她气得大叫:“你干什么啊?士可杀不可辱,头可断发型不能乱!你把我头发都弄乱了!”

  周德馨诧异的看着我,应该是看到我与平时不同寻常的表现感到非常奇怪。

  “章梦萌,你怎么说话呢?糖糖她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头嘛,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么?果然是丑人多作怪啊!”

  周德馨为我打抱不平说道,“某人啊,换一种发型就喜欢臭显摆,被弄乱了也好。”

  我听到这个名字,才想起章梦萌是高中时期最喜欢与我作对的那位,现在看到她的表现竟然感觉挺可爱的。

  章梦萌听完周德馨的话后,不知从哪拿出一把扇子,吊着某个卡通人物,有点不伦不类。但章梦萌丝毫不在意,用这把扇子遮了遮嘴,笑道:“其实是某人羡慕嫉妒恨了吧,没那个资本。”突然又把扇子放下,对着我自信的说道:“既然你都提前那么早交了,那肯定写的不错,我们就来比比成绩。谁的成绩高谁就赢,赢的一方可以要求输的一方做一件事。如何,敢不敢比?”

  其实我很奇怪,明明是周德馨与章梦萌吵架了,为什么会突然拉上我?真奇怪,看不懂这些年轻人的脑回路了。

  我撇了撇嘴,对章梦萌说道:“我什么要跟你赌?”

  章梦萌又拿起她那把扇子,优雅的扇了扇,跟我笑道“你其实是不敢比吧,而且你还有秘密在我的手里呢。难道你忘了某人高一入学时做的糗事,可还是被我拍了照留念呢。”

  我愣了愣,还有这回事?我十六岁那年做了什么事呀?没有印象诶。

  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高一刚入学时,我穿着一双打滑的鞋子,走廊刚被拖了地,地上全是水,我走在走廊上时,打滑。快要摔倒时拉住旁边一位同学的裤子,导致那位同学的裤子被扯到一半,我却还是挡不住地面的吸引力,摔了个狗啃泥。

  这一幕虽然没几个人看见,但看见这一幕的几个人中就有章梦萌,还被她拍了照,嘲笑了好久。

  当时的我可是非常生气,爬了起来就想去教训她,可谁知还没走几步,鞋子又在拖后腿的打滑了,我往前一扑,两只脏手摸在章梦萌那白色的裙子上,一件美丽的连衣裙就被这么被毁了。

  当时章梦萌就以为我是故意的,从此就总喜欢和我作对,一段孽缘就延续到我高中毕业。

  而当时被我扯掉一半的裤子那位男生好像就是我在考试前,看到的那位还在认真看书的小正太,名字好像是叫秦川。

  虽然他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两人相处时尴尬的气氛一直围绕在我们两人之间,造成我们两人在高中三年里都没单独相处过,也没什么交流。

  所以我现在不认得他,还是很正常的嘛!

  “你又在发什么呆?就说你敢不敢应战,不答应那就说明你是一个孬种。”

  章梦萌打断我的回忆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不敢答应的,”

  我被她一激,自信的说道:“好啊!那我们就来比一比谁这次的成绩高。”

  好久没有这么容易被人使用激将法就答应下来了,前世的我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整个人都毫无生气。

  现在却会应下赌约,看来身体本能在影响着我,我享受着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生活。

  只不过我这个已经二十好几的人去欺负一个十七岁的萌妹子真的好么?

  章梦萌鼓掌说:“好,有志气。一言为定,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走,我带你们吃大餐。”

  章梦萌带着她的一群跟班离开,“章姐,这次我们可以好好的让她出一次大丑。”

  “对啊对啊,真是看不惯她那一副嚣张劲。”

  “还是章姐聪明,想出这个好法子。”

  ……

  章梦萌的跟班说得一些话,被风带入我的耳朵里。

  突然,我感觉我的衣角被扯了一下,我回过头望去,原来是周德馨在对我比手势,可我却早就忘了高中时我与她之间的暗号是什么了。

  只好对她说:“怎么了?”我丈二摸不着头脑,周德馨究竟要说些什么。

  “糖糖,你刚刚不是说你没有复习么?怎么现在又应下赌约啊,如果输了,章梦萌肯定会出不容易完成的是让你来做的,又或者是让你做一些出丑的事情。还是不要答应吧,你拉不下脸皮,我来帮你讲。”

  我愣了愣,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你放心吧,我最近感觉像是开了窍,写试卷写得特别顺,而且这次的考试其实很简单的,我都写出来了。”

  周德馨以为我在安慰她,还是很担心,但看着我那么有自信的样子,应该是不想取消赌约,只好说:“不管结果如何,我陪你。”

  一股热流涌进我的心里,感觉暖暖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周德馨的话,只好转移话题说道。

  我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考完试后,饿得我都没有力气了。走走走,快去饭店吃饭啊!”

  我和周德馨坐在饭店大厅里,本来想去包厢里的,只不过周德馨讲在包厢里吃,感受不到饭店里的热闹。

  听她说完后我才想起,周德馨的父母都常年在外地出差,她一人在家里最寂寞了,所以她现在特别喜欢热闹的环境。

  “宫保鸡丁,红烧茄子,水煮鱼金针蘑瓜丝,干煸藕丝,酸辣土豆丝紫菜鸡蛋汤。”一大串菜名从周德馨的嘴里跑出,“就这些吧。”

  我看着她那自然的表现,不经想到就我们两人吃得完这些么?

  “馨儿,你点这么多,吃得完么?”我有点好奇的问道。

  “糖糖,总感觉你最近的表现有点异常,发生什么事了?”周德馨关心的对我说道。

  “没……没有啊。怎么了?”难道我重生的秘密被她发现了?这可怎么办啊?

  “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食量可是非常大的。这么点东西,才刚刚够饱呢。而且人生最大的乐趣不就是吃美食吗?”周德馨松了一口气说道,“总感觉你变得有点陌生了,原先你都不跟章梦萌,打关于成绩的赌的。”

  我也松了一口气,道:“这不是我有信心嘛?你放心好了,肯定是我赢的。”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这一家的菜可是非常好吃的,原先一直错过没有来这家店吃,每次都错过。最近才发现这家店的菜味道还不错的。”

  周德馨向我推荐着这家的美食,而我边听边开始观察这家店的环境。

  这饭店分为两楼,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厢。二楼的包厢用玻璃挡着,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况。大厅里的每张桌子上摆放着花瓶。花瓶里插着的花儿都不同,康乃馨、黄玫瑰、黄素馨、迷迭香、天竺葵……环境清静幽雅,只有零星的几位在吃着饭。会不会这的菜不好吃啊?不然现在到饭点了却没什么人来吃?

  菜被服务员端上桌,我夹了几根土豆丝往嘴里放去,“味道真的不错,厨师手艺不错,味道调制得刚刚好。这土豆丝,也很新鲜。好久都没吃到,这么有味道的土豆丝了。”

  酷?e匠L{网永u久r(免费$.看6小●f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薄虎说:

真的没有人在看么?(。•ˇ‸ˇ•。)伐开心!要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