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以为对这个忘恩负义的父亲早已没有了一丝的感情,有的也只是恨,可今天蒋瑾泉简单的几句话语让我知道,我还是爱着他的,并且是如此之深,然而蒋瑾泉话毕之时我的心彻底碎了,碎成了一粒粒肉眼难辨的粉末。

  ‘蒋丝冰,那不是他的那个白莲花外表,毒蝎子心肠的私生女的名字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蒋丝冰提前登堂入室。’我的内心满是慌张,因为想到前世,他们母女两个把这个家庭弄得支离破碎。给妈妈下药,还买通了给妈妈检查的医生,让妈妈以为自己得了绝症,已经是癌症后期。恍恍惚惚的走在回家路上,被一辆开货车的司机撞飞。道路上全是妈妈那鲜红的血,刺瞎了赶来接妈妈的我。却因为是妈妈自己闯的红灯,司机根本不需要付全责。

  要不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那小三母女的谈话,我还一直以为她们是无辜的。可当时被赶出家门,又被她们打压的只能在贫民区里打些杂工,根本没有力量去报复她们。

  “糖糖,糖糖,怎么了?想什么呢,这么伤心?”妈妈看到我呆在那里,浑身散发出悲伤绝望的气息,感到不安,立刻拉了拉我的手,说道。

  我被妈妈的温暖而清醒,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半跪着身抱住母亲的腰说道“没事,只是想到刚刚看到的一本小说情节,有所感悟。”

  我在心里想到“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还有改变的机会。而且我还得到位面交易系统这个作弊器,肯定不会再走原来的老路的。蒋丝冰,方柔,放马过来吧。这一世,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蒋瑾泉才用电话跟那对母女聊完,挂后跟还在一旁坐着的我和妈妈说:“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亲自去接她们过来。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妈,爸最近怎么总是出差啊?会不会是有小三……”我想着不能再让妈妈被蒙在鼓里,得先试探试探她的想法。

  “瞎说什么呢?你爸知道肯定会要打你的,有可能你爸的公司太忙啊。他身为总裁,总是要管理公司大大小小的事物的,不能再瞎说了!不然我也要生气了。”妈妈被我说的话吓了一跳,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道。

  看来妈妈还是对蒋瑾泉太信任了,都是蒋瑾泉演技太好。哼,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站起来跟妈妈说:“我想到我还有作业没写,先去写作业啦!”说到底还是,我太弱了。空有位面交易系统,却没有把它好好的利用起来。要去问问查他那个位面有没有好东西,不然还没有到一个星期(占星区一个星期才能使用一次),那么这个位面交易系统,就算等于是浪费。

  回到房间后,对着小玥玥说:“申请与查通话。对了,小玥玥,你一个人在系统空间里孤不孤单啊?你可以出来玩吗?”

  “滴,正在申请与z4955位面通话,请等待……”

  “姐姐,我一个人在这里面好闷啊!你都不进来陪我聊天,我现在等级还太低,不能出去。你也不帮我升级,到现在了,也才仅仅是一级。”唐玥眼含幽怨的对我说。

  .酷A)匠'L网√.唯W一s…正j《版.,d其6T他J4都J是!b盗S版F

  “滴,z4955位面已同意通话,正在连接……”

  “糖糖,找我什么事?刚刚一直在照顾丹,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呢。糖糖,你想要什么啊?”查一只手抓了抓头说。

  “查大哥,你们那个世界有什么好东西吖?有没有可以自保的东西?”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看向查说道。

  “这个嘛……石刀?是我们这最锋利武器!这可是我们的祭司在祭祀时,被神提点后费了一年时间找了五位部落里有名的勇士辛苦制成的。”查从腰旁抽出一块有点刀的模样的石头,骄傲的说道。

  我看后,感觉依靠查能拿出自保的武器就是个笑话。查所在的位面比我这儿的还落后,简直就是相当于原始社会。

  我笑了笑对查说道:“那我就不强人所爱啦,你好好收下吧。还有其他的么?可以加强自身的。”我差点就要对查说我有比那把石刀更锋利的了,还好想到现在在的国家对管制刀具的监管很严格。而我要是想要的话,以我现在的人脉,肯定会被妈妈或者舅舅他们知道,还是等我有些实力了再说这个吧。

  “要加强自身的啊,,,对了,在我们部落里,每位雌性小时候都必须吃一株叫晶莲的植物。这种植物可以增强雌性的体质,要不是有了它,我们部落在这种寒冷的季节要死多少个雌性啊!”查沉思了一会儿道。

  我听后顿时一喜:“那你现在还有这种植物吗?能不能给我两株。”

  “可以啊,现在正是晶莲生长的季节,我等会儿就去帮你摘。”查爽快的说道,“对了,在我们居住的洞穴深处有一个奇怪的景色,上面布满了奇怪的石头,会滴下一些液体,那液体非常好喝。我去拿一些来给你品尝,喝下后感觉全身都轻松了。”

  查说完就像洞穴深处走去,我借着系统视频的功能,同步看到洞穴里的景象。四面都是钟乳石,水滴顺着钟乳石滴下来,滴在地上。洞内不仅有钟乳石,还有形态各异的大小石柱、石笋数以千计,宛如雨后春笋,错落林立。尤其是一根高40多米的“直通云霄”的巨大石柱,壮观绮丽,实属罕见。我第一眼没有仔细看,再看一眼时,发现那是一条巨大的飞龙盘旋在这棵柱子上。正张着血盆大嘴,一滴又一滴的液体滴进下方的一汪泉水里。

  我有点迟疑的问道:“你说的……很好喝的液体……就是这个?”从龙的嘴巴里流出来的液体……该不会就是人们常说的龙诞吧?想到这我顿时有了心里阴影。

  “对啊,听老一辈的讲在最开始的大陆上是没有任何开了灵智的动物,有一位神龙,路过这时看到这一片苍茫,就剥离出他的一个分身降下甘露。一些幸运的兽们喝下那些甘露,开启了灵智,开始聚集在一起成为部落,一起捕猎,一起生活,逐代繁衍,才有了我们现在的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薄虎说:

追书,撸一发,签到,看到的点一下吧。

当然啦,我猜想应该也没人会点,都没人看啊?

C( °△ °)C【|||】来包辣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