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上的士说了句要去的地点,就再也没有讲话,有可能司机看到我不想交谈的表情后,也没有开口。一路无语,到达小区门口给钱后就快步的走回家。因为刚刚小玥玥突然说z4955号位面申请视频聊天,应该是有急事,不然也不会申请了好多次。可惜小玥玥的等级太低,不能帮我处理这种事。但是我才得到因为成功与位面商人交易的一百积分,虽然可以让小玥玥升一级,可想到妈妈体内的病毒,就舍不得使用。

  回到家后跟妈妈打了声招呼,就进入自己的房间对小玥玥说“同意连接。”

  “糖糖,我的族人丹中了神的诅咒,你有办法救救他么?我的管家银说你有办法救他,拜托了!”查都还没等系统连接好视频,就疯狂的说着。只见一位大汉全身满是汗珠,围着一件未知动物的皮毛,神色很是焦急。

  “神的诅咒,我……我不知道哇,你快把症状详细地说给我听,我想一想有没有办法帮你。”我听了查的话后很是迷茫,为什么是可以治疗丹的病。但还是对着查说道,“你别急,既然你的管家说我可以治疗那肯定可以的。”

  查想了想说:“丹的额头滚烫、对他说话他竟然还看错我说话时的位置,问他时他讲‘有些头晕’。后来更加严重了,不仅一直再讲着好痛,甚至意识还不清楚、发生抽搐、有时还会喊着‘好冷’。”

  我想了想,这不就是高烧嘛。但为了谨慎,就从角落把家庭医疗箱找到,从里面把体温计和阿司匹林与扑热息痛这两种退烧药拿出来。甩了几下体温计后,对着查说:“你先把这个放在丹的腋下,等我叫你拿出来你在拿出来给我。”说完,就把体温计交易过去。

  8酷@‘匠网JR永,!久){免FY费看jI小S说WS

  “四十一度,高烧!快,告诉我丹有多少岁?”我接过体温计看了看后说道。原先想着把阿司匹林直接给查的,但想到原先看过的一个新闻说18岁以下的青少年,千万不要服用阿司匹林。因为阿司匹林可能使发高烧的儿童爆发雷氏症候群,这是一种致命性的神经疾病。

  “二十五岁。”听着因为着急而把话变得简短许多的查说道。我也不不废话,直接把阿司匹林与扑热息痛扯开包装后交易给查说道:“服用2片阿司匹林及2片扑热息痛。也就是这两种药片各服用两片。”

  交易过去的同时还听见系统提示“此药品对交易位面无影响,已继续交易……”想到要是当时也能有这样的提示,那我还会让妈妈受那样的威胁么?

  查拿到药片后就连忙跑到丹身边,给丹喂下。都忘记关闭视频,透过视频我看到漆黑一片的山洞里因为系统自带的紫色光线,把山洞里的一切照着幽暗且神秘。崎岖的岩石上长满了类似青苔,野蒿和茅草的植物。各种各样的怪石堆积着,曲曲折折,阴森恐怖。不知道查为什么都不需要灯光也能视物,难道兽人位面的人(或兽?)眼睛进化了可以在黑暗中看物体?

  因为太过无聊,就开始在东想西想,最终感觉实在没意思,就主动断开连接。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不要这么容易就想放弃就像我说的

  追不到的梦想换个梦不就得了

  为自己的人生鲜艳上色

  先把爱涂上喜欢的颜色

  笑一个吧功成名就不是目的

  让自己快乐快乐这才叫做意义……”

  我呆了一会儿,还没想起这声音从哪传来的。眼睛一瞄,才发现是电话响了,这才想起这是我那时最喜欢听的一首歌,还特地把他设置为手机铃声。可因为在被赶出门后,手机找不到了,应该是没拿出来,但又拉不下面子从回去拿。没办法只好重新买了部手机用。可那部手机的彩铃已经被取消很久了,因为当时连彩铃的十元费也交不起。

  “喂?请问你是?”我奇怪的问到,最近也没跟以前的狗肉朋友们胡混啦。

  “唐小姐么?我听从包姐的吩咐,让我送这些东西给你,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帮你送到你说的金苑小区。”

  “哦,好的。我明天过去拿,谢谢了。”包大姐办事,真有效率。那也就不怕工厂会出什么乱子了,我要让工厂成为我踏上顶级位面商人最结实的基石。

  走下楼我看见一位即使已经到达中年,但岁月的流逝却让他更加迷人。戴着一副看上去和眼睛差不多大的金色边框的眼镜,显得很有书卷气。正在跟妈妈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偶尔还让妈妈开怀大笑。

  却让我的心里涌出一大波怨气,如果眼睛能瞪死人,那么他早就死了一百遍。

  他应该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笑道:“糖糖,过来坐啊。怎么总呆在房间里面呢,对身体不好。”

  “寒珊,你看糖糖天天呆在家里,其实是因为没有人陪她玩,才会无聊得呆在家里。我有一朋友,出去外面旅游时搭乘的飞机意外坠落,他离奇失踪了。就剩下他的妻子和女儿,他的女儿就比糖糖小一岁,正好可以接她过来陪糖糖玩。”蒋瑾泉面目悲伤的对着妈妈说,“寒珊,你看怎么样?”

  我听后,感觉有些奇怪。前世根本就没有这事,难道我重生回来后事情都发生了改变?“谁吖?以前怎么没见你讲起过啊?”

  蒋瑾泉完全没有感到我的变化,没有再叫他一声父亲,也没有像原先一见到他就飞扑进他的怀里,还常常被他笑道“怎么也长不大。”但他却没发现,只是笑了笑说:“也是最近才联系的,你不知道也正常。怎么样要不要多个妹妹来陪你玩啊!”

  我听后也没什么在意,“好吧,看在她那么可怜的份上。”

  “那好,那就这么定了。我打电话给冰冰,告诉她这个好消息。”蒋瑾泉说完就要拨打电话。

  我听到‘冰冰’这两个字,突然感觉心神不宁,“冰冰?全名是什么?”

  “蒋丝冰,怎么了糖糖?”,蒋瑾泉奇怪的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但发现我没有想开口的解释,就又继续打电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薄虎说:

梦想一定要有,万一见鬼了呢!

虽然是个段考,但能考到前三也还是不错的啦(๑•̀ㅂ•́)و✧有人留言么?今天只要有人留言!!!!!!

我就就再发一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