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一般,两个人没有在互相打扰,各有所思的呆在属于自己的地方。而慵懒的四月则是很享受宫宇爵的触摸般,眯起了眼睛。

  “叮叮……。”“喂!哪位?”“算了,拗不过你们,我去就是了!”傅之瑶也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这次同学之间的小型聚会。家里的空气实在是让她感觉到憋闷,不如就借此机会出去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个,我学校里有事情,先出去了,你看一下家好吗?”傅之瑶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有些难为情的对宫宇爵说。

  “我不是你的看家人,你也没有给我什么钱,我凭什么不能出去,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要求我。”听到宫宇爵这样的回答,傅之瑶愣住了,他现在让她感觉好陌生,说话时他都不愿意看她一眼的。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如此的生气,如此的对待她。

  “我知道我有些勉强你,你不愿意在我这个小地方受苦,你随时都可以走的,何必对我发脾气。”傅之瑶红着眼睛,声音哽咽。虽然她知道她现在说的话很伤人,但是话已出口她不想解释的太多,她想宫宇爵可以理解,但是她错了!

  宫宇爵看着站在他不远处的傅之瑶,心里一阵烦躁,他不想看到她的眼泪。穿好已经干了的白衬衫,扔下昨天傅之瑶刚刚给他的钥匙,离开了。

  但是没有人会知道他心里有多苦,傅之瑶也不会例外。他不想伤害她,不想明明知道结局还去试探,冒险。“对不起”

  傅之瑶快速的转身,却发现宫宇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傅之瑶心里耻笑,她高估了他们之间的理解与信任,她以为他们已经是朋友了的!

  泪水,轻轻的流下。四月贴心的舔了舔傅之瑶的脚踝,仿佛它也心痛般的叫了几声。

  “四月,四月。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朋友。”傅之瑶抱着四月,不停的哭泣,不是她太懦弱,而是她的身边从来不曾出现过朋友,她以为他们之间可以的!却没有想到还是如此的结果。

  “爵少爷,请你跟我们回去,老夫人已经很担心您了!”

  “担心我,府官你别逗我了!她是担心帝国的财产吧!担心没有人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结婚而要去强迫哥哥吧!”宫宇爵气馁的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爵少爷,你应该知道老夫人她是很疼您的。您和凤少爷可都是她老人家养大的啊!”

  “滚。”宫宇爵暴怒,快速的向门的方向走去。

  一个人就算武艺在高强也终究抵挡不住人多力量大。就算在不甘心,也只能听之任之……

  “姐,你终于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怎么还吓哭了!”这就是傅之瑶死也不想回家的原因,她的同夫异母的妹妹菱之寒。

  小时候的那一天,傅之瑶永远也记得,那是她的妈妈去世的忌日,可是父亲却领了一个小女孩进了家门,这个女孩子就是菱之寒。

  当她知道她还有一个妹妹时是格外的开心,可是傅之瑶那时候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不把她的妹妹介绍给家族里的其他人。

  渐渐的长大了,傅之瑶也终于明白了一些什么,她才知道妈妈死的蹊跷,明明病情好转为什么又会突然逝世。她也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不过傅之瑶并没有怪罪菱之寒,可是当妈妈忌日还不满一年的时候,他的爸爸终于按捺不住了,竟然找她讨论后妈的问题。傅之瑶犹豫了,最终也同意了!

  既然他们那么想结婚,她就一定要给他们一个难忘的婚礼。可是一切过后,她快活了没错,为妈妈报仇了也没错,但是她却并没有感觉到解脱,不如说生活在那个家里让她感觉到了压抑,那慈祥的后妈对她的好,总会让她感觉她的妈妈才是第三者……

  ●酷cD匠网)永\7久免n费=看@小》说☆(

  “你都敢来,我又有什么不敢的!什么叫我吓哭了,明明是喜悦的泪水你感觉不到吗?要不你尝尝,是咸的还是甜的。”

  从容的转身离开,拿起桌子上的酒水,傅之瑶一饮而尽。今天她不想多废话。凡事不来招惹她的,她定不会去招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