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楼的外面,傅之瑶不禁被寒风吹的打了一个冷战,但是她知道,如果宫宇爵背后的伤口不及时处理的话,今天晚上他一定会发烧,到那个时候可就更不好办了。

  各种各样的消炎药,退烧药,看着自己的钱包又瘪了很多,傅之瑶就心疼,她真的不想回家和那对陌生人一起生活的!

  “放心,我不会不还你钱的!”宫宇爵担心的抱着四月和其他小动物门静静的坐在楼梯口等待着傅之瑶,当他看到她一副心痛的样子时,说实话,他心里真的失望了!

  酷rR匠/G网…f正版首~发*G

  “真好意思说,明明你的命都应该是我的。”傅之瑶不知道情况的逗趣着,却发现某男已经一脸淡漠的进了屋子。

  “这是药,我大概询问了一下,你的伤今夜很有可能让你发热。所以,一会儿吃完饭一定要吃药。不然,没人照顾你。”细心的嘱咐着,却发现某人跟本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傅之瑶生气的扔下一兜的药,走进了她的房间。

  “四月,你了解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吗?为什么我想信任她的时候,却发现她根本就没有一点……,算了!吃吧!吃吧!吃的胖胖的!等你长大了,我就可以杀了你吃肉了!”四月听到着句话时,停下吃的动作,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宫宇爵。

  “逗你呢。快点吃吧!”宫宇爵轻轻的拍了拍四月的脑袋,目光望向了那房门紧闭的屋子。

  “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换好衣服,调整好心情,傅之瑶迷迷糊糊的走出了房间,盯着桌子上美味的饭菜,突然她感觉并没有多大的食欲。

  “你记得吃药啊!我想睡觉,没事不要打扰我了!还有,麻烦你收拾一下饭桌。”今天,傅之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累……

  宫宇爵看着为傅之瑶留下的饭菜并没有被动过的迹象,不禁有些失望。贴心的他更是把为傅之瑶准备的饭菜又放到了保温箱里,他怕她一觉醒来会饿,会吃凉的饭菜。

  十点多钟,对于夜生活丰富的贵族来说的宫宇爵并不算特别的晚,不过他心里的躁动已经让他坐不住了。

  看着那依旧没有动静的房门,宫宇爵终于还是选择了打开,他不放心傅之瑶就这样不吃饭的睡到明天早上,那样会很伤胃的!

  “醒醒,醒醒。”宫宇爵轻轻的推着傅之瑶,却发现她脸通红,更是不停的向他的手边靠近。不小心触碰到了傅之瑶的额头,让宫宇爵一阵的担忧,合着这个家伙发烧了!

  刚刚是谁担心他发烧了的!他现在倒是好好的,怎么她却倒下了!宫宇爵匆匆忙忙的找到傅之瑶为他买的药,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她能吃哪一种药,又对那一种药过敏。

  无奈,宫宇爵挑选了少量的退烧药和感冒药喂给傅之瑶。他记得小时候外婆总是在他发烧的时候说“多多出汗就好了!”

  宫宇爵红着脸犹豫不决,最后他脱掉了上身的白衬衫和傅之瑶躺在了一张床上,盖着同一个被子,傅之瑶感觉到了热度,更是不停的向宫宇爵的胸膛靠去。

  宫宇爵看着傅之瑶那红红的小脸,心里不停的想着“真是磨人的小妖精。”

  早晨温柔的阳光轻轻的洒在了傅之瑶和宫宇爵的身上。

  “唔。”傅之瑶揉了揉眼睛,看清是怎么回事后,吓得她想逃离,却发现宫宇爵的手很用力的环着她的腰。“喂,大早上的能不能安静一点。”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宫宇爵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

  “起来!!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昨天晚上你说冷,让我抱着你睡。所以,我被迫和你滚了一夜的床单。”宫宇爵说着,看到傅之瑶一副懊悔的模样,嘴角挂上得逞的笑容。

  “对不起啊!对……!!”傅之瑶哭了!

  “小丫头,想什么呢!你昨天发烧了!不得已,我才和你住在了一张床上。”宫宇爵有些心疼的擦拭着傅之瑶不停下流的眼泪。感到心里情绪再次溢出,宫宇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默默的下了床。

  傅之瑶对于突然沉默的宫宇爵也是一愣。她惹他生气了?不对,他生不生气关她什么事。

  傅之瑶烦躁的用被子捂住了头,今天一定是醒来的方式不对,要不怎么会一早上就不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