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今天有集会呢,去不去?”说实话要是以前我听到集会,早就屁颠屁颠的约上几个小时候的玩伴玩去了,想想,那时候那时候的生活真的挺美妙的。不过...自从抑郁症之后,再热闹的的集市也诱惑不了我那日渐消瘦的身体。

  “妈,你自己去吧,我出去自己骑会车!”我真的很喜欢骑行,特别享受那种在路上挥洒汗水的感觉,也就那一段时间,我才感觉到一点点的快乐。

  “那行吧,你自己出去小心点。”其实我知道我妈妈是挺爱我的,可是我却不想听到她关心我的话,哦。我就是一个神经病。得不到关心的时候心里不爽,可是有人关心的时候心情也也不爽!真想一死了之。

  “行吧,行吧,你快走吧,烦不烦?”我几乎是吼道对我妈妈说道。

  妈妈看着我,无奈的摇摇头。转头关上了家里的门走了出去,我似乎从我妈妈的眼角看到了一滴晶莹。我知道我自己已经无可救药,我并非是得了不治之症,只是当我失去父亲的时候患上了抑郁症。哦对,我并没有失去他,他还在人世,只是在我心里已经死了....我不想把我那些该死的经历告诉你,为什么要说?说出来让更多的人嘲笑我?还是.....“叮铃铃”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从我面前的茶几上面传了过来,生硬的声音刺的我耳朵生疼。“喂?您好,请问一下您是哪位?”每次跟陌生人说话我都会很温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有时候扪心自问,为什么对陌生人温柔,对自己的妈妈却像个仇人,对不起。我无法解释,我什么要解释这种该死的问题?

  最新章;节-\上K酷AZ匠{网

  “请问一下,您是安然先生么?我是一个同城单车俱乐部的创始人,我想邀请安先生您进驻我们车队,您看可以么?”原来是车队的,我很爱骑单车,以至于我的黑鸟单车的成绩在全国之中也是名列前茅,曾经也有过很多车队,自行车厂家找过我,要么是想赞助骑自己厂子的单车去参加黑鸟线下活动的,要么就是跟这次一样想要跟这一次一样拉着我进驻车队,提升车队档次的。可是,一切都是异想天开,我会有事没事跑出去就为了试你一辆单车,老子缺钱?还是跑那么远时不时的参加你们那些倒霉的活动?哎,说这一切都跑题了。

  “你是海安本地的车队?是的话,那就下午三点,带上自行车在海安软件园前面的晓星集团集合。”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我知道了他们是拉我进车队的,也没有跟他们废话,其实有些时候我还是比较希望能跟一个团队一起外出骑行,可是.....也没有可是。

  我挂断了电话,在沙发上躺了一会,边磨蹭的去卫生间走去,老子要洗个澡才出去,我也不知道其他抑郁症是不是这样,好像有时候邋遢的没命,可是有时候却又有很严重的洁癖。反正我就是这样.....洗完,再打理打理自己发型,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快到两点的时候,我才穿上了我的骑行服,头盔,背包....跨上了单车赶去软件园。其实我家离软件园挺远的,差不多有二十几公里,靠近三十公里。一路上,我基本上都是在用全力去踩脚踏板,闪电山地车的极限几乎快要被我逼了出来,慢慢的,好像一头欲挣脱的游蛇,几乎不受我的控制。

  “呲....”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刚刚还在快速滚动的车轮在摩擦力的作用下,很快就停止了转动。脑门上的汗早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我还没有到软件园,但是我心知肚明,我已经快要接近奔溃的边缘。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但是我还没有到轻易想要自杀的地步。平复了一阵,我又踩动起脚踏板,向着软件园出发。快要到软件园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到一把帮子骑着五花八门单车的骑友。

  “你们好。”我很有礼貌的对着他们所有人打招呼。

  “安先生您好,我就是刚才给您打电话的人,哈哈,我是蜂鸟单车俱乐部的发起人林泽,我们所有人也有期待能看到安先生您,所以就冒昧给您打电话了,对不起呀。”林泽很有礼貌,嘴角也带着微笑,好像这个人就不会哭一样,不过,我对他的印象很好,我感觉这个团队还是挺不错的。

  “哈哈,今天终于见到安然本尊了,好帅啊。”车队中也有几个女孩子。见到我之后感觉很花痴,不过不影响我对他们的好感。不过我还是害羞红了脸,因为我好像好长时间没跟陌生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行了,行了,哈哈,安先生今天过来跟我们一起去骑行,想要联系方式的可以骑行完了之后再要嘛。”林泽好像看到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开始帮我圆场。而我也默认了林泽的要求。林泽对我说了此次骑行的线路,是从海安的立发到如皋的人民公园,全场20KM,来回40KM,属于短途的,其实,林泽的打算是想让车队的人跟我熟悉熟悉,我虽然抑郁症晚期,但是智商不低。车队的人说说笑笑的出发了,而我则故意骑得很慢,落在车队的最后面,长时间的不跟陌生人打交道,以至于,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开头引起话题,倒是我引起了不少的话题,因为我骑的很慢,整个车队也都开始了观光模式。哦,我最害怕这种情况。我开始加快的速度,闪电的山地车性能很好,碳纤维的车架,680的车把...即使是2.1的大颗粒轮胎骑行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吃力,可能我是经常骑这个车的原因吧...不知不觉中,我又开始了全力催动单车,从一闪而过的车队队员的脸上,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惊讶,以及深深的战意,路上路过的人基本都在惊讶这一群像疯子一样的车手,我是猜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前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可是,我就像机器一样,依旧猛踩着脚踏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蜂鳥说:

抑郁症正在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疾病,而几乎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一特殊的群体。每年大约有一百多万人死于抑郁症,抑郁症的世界充满了悲观,负能量...而这本书就是想让更多人关注这一群体,了解抑郁症的世界,以及自我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