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扔下地国老之后就站在那一句话不说了,他刚才在外面已经听到,有些人为了一时的和平,居然要把他推出去给冷雪国处置,这是齐孤忍都忍不了的事,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齐孤可还是记得当初封印他的事,这个仇还没报呢。

“威天过来,这里给你坐。”萧天宇很看好齐孤,把一个离他很近的位置给了他,众殿长都皱了皱眉头,这位置是他老婆的,可是他老婆没来,这位置可以说是萧天宇最亲近的人才有资格,然而他居然叫这个众人还在决议要不要推出去的人一个那么好的位置,这给了众殿长一个危险的信号。

这个迹象说明,宗主看好齐孤!

这是不得了的事,宗主的决定可以说是一半的几率已经不可能推出齐孤了,而且他还很霸气的扔个人下来。

“谁允许你随便抓个人进来的,来历不明是准备恶心宗主的吗。”一个太上长老骂了出来,他就是那队推齐孤出去的一波人,这下子他第一个站了出来,不过有一句话叫做枪打出头鸟,等等他就知道他是有多么后悔说这一句话了。

“赵舒俊,你TMb不认识我吗!”突然一句话让那个太上长老震惊的看着地上的那个人,刚才他的脸是朝低的,所以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不过听着语气还声音,看起来是……

赵舒俊不敢想象,这怎么可能……不过事实总是在戏弄他,没错他已经猜出这个人是西浮地的地国老了,他曾经和地国老有过交易所以都认识对方,不过当初他还是个玄灵境,而地国老却已经做了很久的地国老了,直到现在。

他现在的实力堪堪也就幻灵境像小成,突破这个境界使他花费了大量精神,如果说对上幻灵境小成他能打个不相上下的话,那么幻灵境大成就是他不敢奢侈打败的事了,但是幻灵境巅峰那就是他根本都不敢想象的事了,能在幻灵境逃走他搜有资本炫耀了。然而看见地国老这个幻灵境巅峰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扒在他们面前,他们还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瞎了,还是在做梦。

“国…国老!”赵舒俊喊了一声,他不敢确定是不是。

“那个傻B就是那个冷雪国的地国老,这么,太上长老您和他有交情?我扔他进来您不满意?不满意可以到外面切磋一下。”齐孤冷冷的回了他一句。

赵舒俊当场就准备翻脸,不过想了想,这好像不是那个随便他揉捏的弟子,而是可以随便揉捏他的弟子,连地国老在他手上都被活抓了,那他上去岂不是被秒杀,赵舒俊不敢相信,他咽了口水,没有那么有底气的回了一句。

“那倒没有,我怎么可能和冷雪国的人有什么交集,他们敢发动战争就是在找死,这是我们的敌人。”赵舒俊已经变形认怂了,所有人也都注意了到这一点,不过更重要的是地上的地国老,居然就这样被扔在他们面前,这齐孤的实力难道已经到达幻灵境圆满了吗,可他还没突破幻灵境啊,这是众殿长最疑惑的事情,本来齐孤是没办法打赢那些幻灵境巅峰强者的,不过奈何这是个意外,地国老岁数已高耐不住持久,况且齐孤走的是克制他的路子,一身气血方刚的气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就好,我是想说说,把这个傻帽来换取东西,不过要争得大伙的同意。”齐孤把话撂倒这了,所有人都不能说不的意思,看起来有了实力才是根本啊。

“同意威天的说法,这冷雪国太可笑了,居然还想联盟崩土族来作恶,不知道害死多少无辜平民,这个仇一定要报回去。”萧天宇站了起来,下了一道指令。“对外宣布地国老已被我轩宇宗俘虏,要换人得给一百颗灵石和真诚的道歉,并退兵,不然就当场杀死地国老,限时十天!”

在座的人都震惊的看着萧天宇的决定,这匪夷所思的决定是非要和冷雪国决裂啊,他们虽然是战争,不过顶尖实力根本就没有较量过,只不过在外面宣称战争而内门的人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舆论的局势而已,冷雪国打的牌也正合所有人的意料,不过齐孤抓住地国老这件事可就捣了马蜂窝,可以说是真正战争的开始,非常恐怖的导火线,那些高层越老越是更加珍惜生命,开什么玩笑,大宗之间的战争一定不有所陨落的,而他们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反对!”

“反对!”

  c更o新◎最T快、$上pa酷匠)'网

几乎好多太上长老和几个殿长都站起来抗议萧天宇的做法,萧天宇也没办法代表整个轩宇宗的意愿,那个护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站在那。

不过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齐孤的脚踩在地国老的头上,说了一句,“不这样做我直接杀了他就完事了。”

“你!”多少人被齐孤气得差点吐血,齐孤根本不在他们的利益纠葛之中,这么随意他们也毫无办法,只能无奈的答应了,这是阳谋,也是无解的句,地国老注定要背负骂名。

“小子,有种就杀了我,这种小伎俩对我堂堂冷雪国根本没什么用处,迟早死心吧。”地国老撕心裂肺的大喊,在这么多人面前,而且还都是小辈(地国老辈分大)被齐孤踩在地下真的是羞耻到家了,如果有个地洞他都要装进去了。

“有没有用,试试就知道了。”齐孤的每一个笑容都是地国老的噩梦,这已经是第三次被齐孤坑了,虽然看似毫无关系,不过如果一环节出错或者丢失,那都不可能导致地国老现在这个样子,这都是齐孤所导致的。

齐孤也没有在理地国老这件事,把目光投向几大殿长和太上长老。

现在他们的目光多少都有点躲闪的意思,曾经的高高在上的那些人,现在在自己眼中已经没有威胁甚至一只手都可以打得过来,齐孤轻轻一笑,说出当初的仇就没意思了,他看了看所有人,兴趣索然,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