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居然会使用风神裂!”地国老脸皮一抖,他身为冷雪国的高层怎么会不清楚这风神裂,这是他们冷雪国最顶尖的功法,都没有存在藏经阁,就是以为国库毕竟安全,没想到还给人掏了个空,最贵重的都给捞去了而且还当他的面施展出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而且还打得啪啪响。

“没错,如果说我已经到了这么高级,你会不会吐血呢。”齐孤笑道,他双手一捏,一道风痕就被他随心应手的捏在手上,这是突破到第二层的巅峰控制才有可能,奈何地国老虽然也有涉略一点,不过那么苦涩难懂的武技,虽然牛逼但是没办法运用到巅峰有什么用,所有才现在也最多是第一层入门,虽然和他没有经常连续有关,不过至少也是练了十几年了,也才刚刚起色,然而齐孤呢,最多不过一年,这已经是第二层的巅峰控制,鬼知道他什么时候第三层,谁都不能保证,这么妖孽的天才一定要扼杀在摇篮里,可恨当初没有亲手追击,不然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你认为你还杀得了我?”齐孤笑道,其实他对于第三层双轩为戟已经摸到门槛了,就是挤不进去,对于风的领悟还是太少了。

“该死,他这个风神裂简直就是克阵的天敌啊。”地国老额头已经流汗。

天雷锁雷阵,顾名思义,利用天雷镇压人雷,就算人控制得多么好的属性,对于天道本元素总是弱上一面的,天国老利用这个原理创造的这个阵法,就是为了死死的克制齐孤的主攻伐,没想到齐孤的风神裂居然能运用到这个程度,他们在天山之内早已经知道齐孤修炼了风神裂,当时也都是讽刺一下齐孤运用得鸡肋,齐孤在别人面前几乎是没有使用这招的,雷霆决才是主要,不过这却很好的隐藏了他的其他武技,他们都看不懂齐孤的恢复武技青龙符生诀,看不懂齐孤的紫翼疾羽,在他们这个阶层,一个好的武技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两个相同实力的人,如果武技的差距过大,那根本是打不起来的,那根本就没有必要比,武技的重要性可见一斑,虽然地国老活了一大岁数,不过遇见齐孤这个小鲜肉,还是毫无办法,无论是力量,灵力雄厚,武技精通,都没有得比,更何况这连他底牌都用出来了,还是无功而返,他哪知道,曾经在自己看不过眼,或者是一个在自己手中的蝼蚁一般,现在却蹦哒到他的头上,这怎么能令他不怒。

“就算知道,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你真的能破得了!”地国老强行给自己信心,毕竟齐孤还没破阵,没破阵就意味他还有机会。

“那可要让你失望了。”齐孤笑容宛若清风一泯,手中的风刃旋转起来,看着这个阵法,齐孤感触良多,雷霆遍布他的周围十米,就算他的雷霆决雷霆都能压制许多,是的,如果他只会雷霆决,那么战斗力最少要降下一般,不过有了风神裂却是解决了一切,地国老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齐孤根本不理那满天爆炸的雷霆,使着风啸就令手中几十柄风刃飞了出去,地国老还忘了一点,齐孤对于阵法可不是新手,他曾经理解了一个大师级的阵法,又亲手破了一个阵法,对于阵法,要破当然要找阵眼。

齐孤的笑容在地国老看起来就满心发毛,这齐孤太可怕了,那几个风刃都好像是受齐孤控制似的,飞出去后还能流畅的转弯穿梭,每一柄都能准确的插上一个阵眼,不到一会,齐孤就破了这个天雷锁雷阵。

说到底还是地国老没有阵法的修为,他只是有这个实力并不懂阵法,如果是天国老在场,那么齐孤就在劫难逃了,不过没有这么多如果。

地国老脸色在阵法破了一瞬间就黑得发白,这已经是第二次被齐孤耍了。

“还有什么手段吗。”齐孤扭了扭手镯,笑容非常阳光。

“哼!”地国老头都不回的走了,这已经是一场对他不利的局面了,所以打下去也毫无意义,本来稳定的局面还是被齐孤破了。

“你不是来拿回你们冷雪国的东西?”齐孤居然在后面讽刺了他一声,“这么没胆,简直毁了冷雪国,没想到堂堂西浮地排名第三的冷雪国地国老居然跑了,真的羞耻到家了。”

“你别得寸进尺!”地国老眼睛发红,他能在冷雪国当上地国老是多么荣耀的事,现在却变成齐孤的笑料,如何不怒。

“老头,活了这么多年,都是在放荡过去吗?这么老还没有一点进展。”齐孤揭短简直就是毒嘴,次次都说道地国老的痛处,地国老也是三大国老年龄最高的一位,别人都对他恭恭敬敬,而齐孤却是以他的老辱骂他没天赋,是渣渣,这差点没把地国老气死倒地。

“汝辈安敢如此,休怪我不客气了。”地国老怒吼一声冲了过来,这已经顾不上颜面了,齐孤已经成了他必杀的一个,不然必定成为魔障。

“来啊,还怕你不成。”

  Db酷匠“网Y正;‘版首“发

齐孤偷笑,地国老要走还真留不下他,不过他敢回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这个威天太凶猛了,听说宗主已经有意思要把他当成关门弟子了。”

“哎,这个早知道了,他的实力已经不低于一般幻灵境强者了,幻灵境强者是什么概念,那是西浮地的顶尖实力,他才几岁啊,这见着你就是要逆天。”

“看,这个威天简直就是我的偶像,挑衅地国老也只有他敢做出来了,连宗主的年龄都要少他一倍,这威天修炼都没他一个零头。”

轩宇宗内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天山一战之后,所有人都认识了这个刚来的新人,听说他还是外门弟子时,所有的人都是一脸不敢相信,这还是外门弟子那他们这些精英和内门那是什么,是饭桶?是废物?

齐孤可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在轩宇宗弟子中留下了完美的形象,他现在只想打败眼前这个老不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