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听了传信人的话,也在愣了愣,缪殇被一个幻灵境高手保护,大摇大摆走了?冷雪国为了击杀他与轩宇宗开战?这两件大事都震得齐孤脑残嗡嗡的响。

不仅是缪殇背后有人,更是他能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令萧天宇无可奈何,萧天宇是西浮地公认的第一高手,现在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就狠狠的扇了轩宇宗一个大耳光,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这么厉害,看来还是小瞧缪殇了。

第二件事说轩宇宗宗主不把他交出来,冷雪国当场开战,还拉了蹦土族一起,这也是齐孤没有预料的事,这两个族都是自己的敌人,没想到还真走到一起去了,齐孤只得苦笑,不过轩宇宗这次还挺仗义的,为了他和他们开战。

“我们走,去见识见识冷雪国的厉害。”齐孤说完,带着所有人奔向轩宇宗。

轩宇宗外——

现在的轩宇宗可以说是千疮百孔,不少无辜居民死伤无数,不过还是有大部分平民及时转移才不免造成更大的伤害,齐孤来到的时候都快发狂了,这冷雪国居然发动战争伤害到无辜的平民老百姓,这是他人都不能忍的底线。

“冷雪国!”齐孤大喊一声,冲上了天空,没错,幻灵境能短暂的停留在半空,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不过齐孤以他雄厚的内力外加实力,就算他还没有突破到幻灵境,他也能凌空了。

“哼,小偷出来了?”一道尖锐的声音传出,齐孤听着耳熟,眨眼一看,那不是渺吗?当初不是已经全部杀死他们了吗。

“你居然没死。”齐孤道,“当初没确定死亡让你逃了真是可惜。”

“哼,偷我冷雪国那么多财物,你以为就这样完了?”渺在这一年来不仅恢复了所有伤势,而且和齐孤对战也提升了不少实力,可以说,她现在已经是玄灵境圆满最强的那一队人了,不过他面对的是齐孤,注定他要落败,一对上渺就发现了不对,齐孤根本就是碾压性的压制自己,自己根本出不了什么反抗,才几招就惨淡落败,这和一年前和齐孤大战那么久根本就是云泥之别,这齐孤的实力提升得太过恐怖了吧,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亏她还提升了那么多实力,不过这早就被人预测好了,齐孤在半年前就有幻灵境实力,你一个小小的玄灵境圆满想要和他打几下,还不是在找死吗。

渺落败后就没有再上来了,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轩宇宗这边也都大声欢呼,这个渺凭借她玄灵境圆满的实力一直碾压这边的人,而且她的实力又是跨越性强的人,两个更根本不够打,他们都觉得,圆满也就这么强了,没想到齐孤横空出现,立刻击败了他们心里的噩梦,而且还是完虐,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不过也不能怪他们,齐孤这个变态妖孽谁能比得上的。

“小子,知道我是谁吗。”一个老头出现扶住了渺,他缓缓的飘上来站在齐孤对面。

“三老之一!”齐孤知道棘手来了。

“不,我是和你渊源最深的那一个。”地国老阴森一笑,“欧若霖是我女儿,提把张录成为隘口首领是我,派人杀他也是我,不过都让他要走了,连国库掏空害我被国王惩罚的也是你,你说呢该不该死!”

地国老桀然一笑,露出不是多白的牙齿,以非常凌厉的身法冲了过来,齐孤知道这根本不容他答不答应都要战了,这是必战的局,退缩就以为死亡。

不过齐孤也是飒然一笑,还当他是当年那个固灵境吗?这整整又是穿越了一个半境界,这是冷雪国的人完全想不到的事情,地国老那些凌厉的攻击虽然都能压制齐孤,不过却奈何不了,这不由得大伙倒吸冷气,这齐孤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才能变得如此强,天才已经不容以形容齐孤了,鬼才,妖孽都有点小看了齐孤。

凭借他那十二岁与几百岁的老幻灵境强者对抗,足以看出齐孤的天赋又多么恐怖,这比他的实力更加令人震惊。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如此厉害,要不是与我冷雪国为敌,必然收你为徒弟。”地国老哈哈大笑,虽然他没有及时的压死齐孤,他好歹也是一个幻灵境巅峰实力的高手,除了天国老略胜他一筹外,没有人敢说他也什么,他的实力就是自信的象征,也就只有齐孤这样不怕死的人在他面前三番两次的坏他好事还把他的计划全部弄掉,所以齐孤才在他的必杀名单里。

“就你这老家伙还要收我为徒,真是不怕闪了舌头。”齐孤鄙视的嘲笑地国老一番,弄得地国老一脸黑气。

“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老实实跟我回冷雪国,归还所有宝物,我们或许还会放过你。”地国老耐心说道,要是能把齐孤说怂,那是再好不过了。

  {酷B"匠)网#唯bW一+正版7U,B其E“他{8都*是.Q盗版

“你是没吃药吗,以为我傻是不是,去了还能回来,笑话。”齐孤早就猜出了地国老的意图,还不忘嘲笑他几声。

“该死!”地国老怒吼一声,这齐孤太不是人了。

“看招!”齐孤拿着浩碎骨枪就迎了上去,与地国老激战得难解难分,齐孤不仅可以拖住地国老,更是想他的天敌,每一次的恐怖袭击都能被齐孤轻易闪过,至于肉身对劲,那地国老是绝对不可能上的,开什么玩笑,你以为天山神水是白吸收的吗,肉身对抗更早死。

“天雷锁雷阵。”地国老大喝一声齐孤周围亮起阵法,原来这地国老还阴他。

“小子你中圈套了,哈哈。”地国老大笑一声,这阵法正是天国老给他镇压齐孤的阵法,能约束齐孤雷霆决的阵法,他们在知道齐孤的战力和技能之后,对齐孤做了很多研究,这也是他们能翻盘的一次,不然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齐孤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吗,笑话。”齐孤双手一比,一阵狂舞,弄得地国老不敢上前,毕竟齐孤还年轻,地国老可经不起这样折腾。

“就算杀不死你,困都能困死你了!”地国老看出齐孤并没有办法离开那个阵法,大笑起来。

“风神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