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解决惰霸,把他的宝物抢来。”斐桂然一喝,对着狂毒魔蛛说道,然后自己和两个玄灵境小成的人迅速围上齐孤,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实力打得过他,虽然他也是玄灵境小成,当是太逆天了,这实力简直爆棚。

“你认为你和几个虾兵蟹将就打得过我?”齐孤笑道,他的手还残留着血迹,在他们面前看来,齐孤就是一个魔鬼。

不过那几个玄灵境小成的人顿时内心在怒吼,堂堂玄灵境小成的强者被说成虾兵蟹将,这简直就是耻辱,不过这也是事实,他们根本不够齐孤几下揍的,就算斐桂然都不能说刚才的阵容能一一解决掉,这个至少要十几个玄灵境小成的人啊,都噗噗噗的死掉了,无征兆般就被齐孤虐杀。

“打不打得过,那就要试试了。”斐桂然已经做好应对的姿姿势了。

“兄弟,加油!”惰霸对着狂毒魔蛛,险境虽然还是很危险,不过却是能放松一会了,一个玄灵境大成的人也不是盖的。

“天苍地诛灭,天庭手!”斐桂然大喝一声,然后脸色苍白无比,齐孤可以看出他是使唤了什么招数,吸光了他绝大多数的灵力,不过齐孤也有点兴趣,看看这个天庭手到底是有多厉害。

天空中乌云渐布,齐孤眼孔一缩,他看见一道虚影似的一只手,白皙而修长,上面覆盖着强烈的灵力波动,齐孤看着这只手,表情有点凝重,这怎么这么熟悉,有一种同源的感觉。

“雷霆决!雷霆……”齐孤才准备好对抗时,青虫突然喊到,“别使用雷霆决,跟我一起念。”

“天苍之力,天帝归一,合!”青虫说道,齐孤也照着这样喊,然后一个奇异的事情发生,那只修长的手突破重重障碍,来到齐孤面前,化为一团精纯的灵力消失在齐孤面前。

“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斐桂然怒吼狂啸,他把所有灵力都用在他无往而不利的武技上,居然失效了,而且还被齐孤吸收了。

齐孤吸收了这股灵力之后,感觉有一股奇妙的感觉在内心流动,不痛苦,也没有什么酥爽,只有微微一热的感觉,而且灵力也没有丝毫增长,齐孤把灵力释放出来看了一下,突然感觉这灵力仿佛有了什么特殊的东西,不过就是说不清。

“走!”斐桂然喝了一声,那只狂毒魔蛛击退一下惰霸之后就冲到斐桂然身下,八只脚的速度要是齐孤硬使用紫翼疾羽的话还可以追到,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没必要赶尽杀绝,而且齐孤也不想在这浪费灵力,毕竟这里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阴沟翻船了。

“现在我们给我宝物了吧。”齐孤走过去和惰霸说道。

“不可能。我们的约定是击杀了斐桂然给我一半积分,可是他走了,你也赚了不少积分,难道你认为我会傻傻的给你这个宝物吗。”惰霸怒容。

“我不管,我救了你一命,难道你还想耍赖?”齐孤笑道,他看着惰霸手镯那个宝物,就像个鼎炉,而且非常有神色,异彩连连,鼎身比徐云弑的小火鼎不知道大了几倍,刚才惰霸都拿他砸人了,可见这个鼎炉是有多么的珍贵。

“哼,我敬你救我一命,你就此离开,不然我也不客气了。”惰霸一脸笑意,斐桂然十几人都打不过他,齐孤能耐他何。

“这句话直接让你逼入死路你知道吗。”齐孤笑道,他最讨厌被欺骗了,而且还是合作伙伴。

“那又如何,接招!”惰霸怒吼一声,一米九的身高瞬间拔高道两米三,手臂都粗了一倍,肌肉青筋暴起,这是准备和齐孤硬抗了。

  w看P正$版章vB节oS上A酷Ru匠)网!

“你没有机会了。”齐孤闭上眼,无奈的笑道,这惰霸好歹也是七十几名的人,杀了他应该可以到四十吧。

惰霸的拳头和齐孤的拳头轰击在一起,齐孤没有动,而惰霸退了三步。

“这怎么可能!”惰霸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难怪斐桂然都差点栽在他手里,这人太奇怪了,以玄灵境小成居然可以肉抗玄灵境大成,而且还击退了他,不过惰霸要是知道他曾经击败过一个玄灵境圆满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齐孤都还没使劲呢。

“不和你浪费时间了。”齐孤笑道,“雷霆绝!雷霆爆体!”齐孤的肌肉都爆炸似的凸起,在一米六多的他身上简直非常怪异,不过却不影响他的实力发挥。

“轰!”齐孤冲上去就给了惰霸一拳,没有什么花俏,就是实实在在的一拳,打得惰霸整手臂都软了。

“轰!”齐孤去势不减,又来一拳,惰霸急忙抵挡,又废了一条手臂,惰霸无论如何都想不清楚,这齐孤为什么这么厉害,他都后悔刚才的话了,现在他只想活着。

“我投降,宝物给你,你让我走。”惰霸边退边说,他手臂的乾坤手镯一闪那个黑鼎就朝着齐孤飞去,这一去要是闪避不及都要给撞死。

“哼!”齐孤把鼎接住,还后退了十几步,这鼎的重量根本不是盖的,加上惰霸的力量扔来,一些人还真的是接不住。

“再见!”惰霸趁这个时机跑了出去。

“傻逼,可怜的孩子。”齐孤看越走越远的惰霸,笑了笑。

“啊!”远远就听见惰霸的惨叫,齐孤笑道,“斐桂然根本就没有走远,这惰霸还敢嚣张,真是傻,不过这就不能怪我了,是斐桂然杀死他的,现在帮惰霸杀死斐桂然应该算是帮他报仇吧,我最喜欢做这种事了。”齐孤立马使用紫翼疾羽冲了上去,刚才不杀惰霸就是有点怕树立一个劲敌,惰霸不可怕,而一个叫惰高神的就有点厉害了,玄灵境圆满,排名第四,惰霸一死他一定会知道的。

齐孤到了那里,看见斐桂然惊恐的看着齐孤,就想跑,那只狂毒魔蛛正在咀嚼惰霸,场面有点恶心,不过斐桂然没说什么,立马就骑上魔蛛走了,惰霸好杀,而齐孤根本就是惹不起的。斐桂然还以为那个宝物在惰霸身上,直到查了惰霸的乾坤手镯之后才脸黑了下来,这惰霸太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