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小子,此事亦非灾难亦或造化,如果你运用得当,不仅能成功逃脱,更能化茧为碟,这是个机会,就靠你能不能把握住了。”青虫凝重的对齐孤说道。

  “我试试吧。”齐孤看着青虫,生死在此,已不容考虑。

  “捘捘佐屠兽,出来吧!”青虫不管齐孤,盯着虚空,漂浮在半空,直呼伏屠兽。

  “哼,世人乃叫我伏屠兽,居然能有个认为本兽祖宗这本名?若是助我逃离此地,本尊可让尔等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一声沧桑话语忽远忽近,突然在齐孤面前凝聚起了一个人影。

  咋一看,不过五岁儿童,不过眼眸颇为凌厉,一双三层撅角却深藏不得,披露在首。

  “呵呵,捘捘佐屠兽,上天遗弃之族,乃天之灾难,还妄称至尊,岂不可笑至极,哈哈哈。”青虫大笑,一副我看你奈我何的姿势。

  “大胆,气煞我也,你莫非是找死?”捘捘佐屠兽大怒,挥手便一道极光向齐孤两人而来。

  “哼,劣虚,休得猖狂。”青虫大喝,一股五彩之气凝聚在身前,便无形般抵挡住了伏屠兽这一击。

  “你你你,居然知道我尊名!”劣虚几万年来几乎无人谈话,语言也将生锈。他能化此形乃是方才突破封印的瞬间极力吸收灵力才方有此,不管是人还是兽,只要生活在神兽大陆上,灵力便如空气一般,一时不吸久将必死。如果不是捘捘佐屠兽身有吞天浩地之势,不然以他被封近万年,有一直没有吸收灵力,早将枯竭了。

  “我知道又如何,你如今不过幻灵实力,何来与我相斗。”青虫冷笑,他看了一眼真正盘坐修炼齐孤,他们两人的命运就系在他身上了,可千万别有失啊。

  “哼,尔等渣渣,你们的血肉精神想必会很美味吧,哈哈。”劣虚大笑,目光锁定青虫,齐孤不过聚灵境而已,撑死了也不过固灵境而已,只要解决了青虫这个硬茬,齐孤根本不要介意,劣虚心中根本就没把齐孤放在眼里,不过是小小的聚灵境罢了。

  “桀桀,浩荡手!”劣虚虽然此时只是一个小孩模样,一双粉嫩小手向前一推,一股黑暗之气就顺着衣袖席卷而出,凝聚成一双黑暗大手,对着青虫就拍了过去。

  “四象复元阵,玄武神盾!”青虫大喝,五彩之气凝聚在身前,变成一个奇异的龟盾,其身形厚重令人感到有不可阻挡的压迫感。

  “轰!”一个以能量团似的爆炸开来,一阵阵涟漪般的灵力波动向玄武盾外覆灭而去,在玄武盾里的青虫和青虫后面的齐孤无损外,周围方圆十里尽毁。

  “咔嚓。”玄武盾居然裂开了一条缝隙,“咔咔……”裂缝蔓延开来,逐渐覆盖整个玄武盾。

  “嘣!”玄武盾悲鸣一声咋然爆开,化成一团团五彩灵气,归聚与青虫头顶上。

  青虫毫无表情,仿佛刚才与他无关似的。

  “咦?居然没死。”劣虚看着自己一招根本没有对青虫造成伤害很不满意。

  他也逐渐卸去轻敌之意。

  “覆天掌,幽罗之光。”劣虚冷眸一泯,一双小手向天支撑一下,一股更比刚才的黑暗之气倾泻而来,顿时弥漫着这整个空间。和刚才的浩荡手不同,黑暗之气凝聚起来居然不是黑的,而是紫色的!

  所有的黑暗之气凝聚起来,化作无数只黑掌,而且每一只黑掌各有特异,足足几万多只手。

  “我看你如何抵挡!”劣虚使出这招后也不由得小脸苍白,这也不尽然是如此轻松,劣虚想要一招解决青虫,不想再拖延了,在这封印之地,灵气根本不由得补充,也不由得他拖延,两人都是打着这样的打算,不管如何,速战速决!

  “四象复元阵,庚金神罗刀!”青虫大吼一声,他头顶上的四象复元阵中的五彩之气弥漫出来,在青虫面前凝聚成一柄金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漫天的黑掌暴轰而去。

  金刀接触黑掌,摧枯拉朽般湮灭。就像蜡烛遇烛火,一碰就消融了。

  虽然庚金金刀来势凶猛,不过奈何覆天掌的数量之多,在金刀接近劣虚时,也即将濒临破碎。在覆天掌的重重覆盖下,庚金金刀也不由得裂缝缠身,在最后一掌下,悄然破碎。

  酷匠:网v:永、久$免费7看小说

  “呼呼,呼呼。”青虫对视着劣虚,体内的灵力翻滚都不停震动。

  “唰!”劣虚一跃,对着青虫就是一个手刀轰了下去,此时已经不适合灵力功法对斗了,贴身肉搏更为合理。

  青虫也豪不逊色,青虫在四象复元阵的加持下,凝聚出一匹肉体出来。

  捘捘佐屠兽可是以肉身强壮为著,不过以他本体来计,都是以一个山脉一个山脉的算,虽然此时的捘捘佐屠兽劣虚不过只是一个小孩,但在青虫和齐孤看来,不免是庞然大物,更何况成年的捘捘佐屠兽呢,此兽不除,必有后患。

  劣虚化身成小孩,力量可是没有改变。青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不是四象复元阵和青龙符生决在化解着这股力量,早就落败于此。

  青虫在和劣虚的战斗中逐渐落入下风,青虫可是把希望都托付给齐孤了,就看他能不能破这个僵局了。

  “哈哈,受死吧。你撑不了多久。”劣虚一双小手打得玄妙,如果是有人以意念观测,就可以看到,他双手都是残影,速度快得令人惊讶。

  “该死,齐孤到底好了没有。”青虫一边打着一边看向齐孤,而就在这时露出破绽被劣虚一掌轰住胸口,青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五彩灵气也都尽然融入四象复元阵中,相比刚才的四象复元阵,就可见出此时的阵法已经有点暗淡,青虫也受了重伤,正眼勾勾的盯着劣虚。

  劣虚一步一步的向青虫走来,准备结束他的挣扎,而青虫也准备放开一切,使用禁术。

  而齐孤呢,他却正在一个奇异的地方,而且他面前,也有巨大的一只和劣虚差不多模样的凶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孤黎说:

六更献上,求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