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流口水了。”一句话吓醒齐孤。

  “啊啊?”齐孤猛然惊醒,发现一个小孩在他旁边,不过说是小孩,齐孤也和他差不多岁数。

  “你怎么上来的。”齐孤看着周围,还是擂台,没有他想象中的后山。“这里是比赛擂台知道吗,你怎么上来的。”

  “艾搭理你,我看着你挺傻,别人托我来告诉你个事。”小孩还挺牛逼哼哼的说到。“那个萧少叫你去轩靖殿找他。”

  “萧少是谁啊,我不认识,况且我还有事,我怎么去得了什么轩靖殿,又不认识路。”齐孤看着这个比他小的孩子,也不恼怒,笑答。

  “哎呀,你个愚钝木头,萧少都不认识?”那小孩明显很崇敬那萧少。

  “倒是何事,速请君与某细细道来。”齐孤突然蹦出一句古话,连作者都懵逼了。

  “就是萧少找你就是了,不过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去轩靖殿,那可是轩宇宗的总坛,位居中方,乃龙凤呈祥之地,没有特昭是不能进去的。”那小孩小心翼翼的说道。

  u酷匠y网P首WK发

  “那你怎么那么急现在来告诉我。”齐孤问到。

  “卧槽,你丫的事太多了,我闪。”

  “这轩靖殿到底是什么宝地呢。”齐孤看着已经落幕的战斗,也走出了擂台。

  薄雾,淡淡的漂浮于空中,没有一丝阳光,只见一人穿过竹林,来到了一个碧宇轩昂的宫殿,看见两个守卫正把守在大门两侧,实力都是固灵境之上的。此人正是想要想要进入轩靖殿的齐孤,不过这看来根本进不去,到底那个萧少是何方人物,这不是为难他吗。

  “谁?”突然齐孤听到响声,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老头。

  “想必您就是齐孤少爷了吧。”

  “我便是。”

  “那甚好,我家少主有请,请跟随老奴来。”

  齐孤看着这个老头,他笑眯眯的,转身就进入了薄雾之中,齐孤连忙跟上,又是那片竹林,不过齐孤跟着老头走来走去,老头突然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剥开杂草然后出现了一个山洞,但齐孤进去之后发现别有洞天,洞口小而内有乾坤。

  此路十八弯似的,好几个洞口,老者好像很熟悉似的带着齐孤乱转。

  过了差不多半个钟头,终于到底,推开墙壁,别有洞天啊。

  这里金碧辉煌,齐孤踩下去感觉有点不同,原来是金蚕丝做的地毯,满大厅都是各种壁画,连支撑房屋的梁柱都是刻有神兽壁画,不过齐孤却根本不认识这种神兽,不过他的内心不知为何有一丝兴奋和亲近的感觉。

  老者走远了,齐孤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这老者虽一直自称老奴,不过齐孤可从没小看他,以他的灵力波动可寻,非玄灵境之人不可有。

  “少爷,人已带到。”老头恭敬的对一个帘布后的一人说道。

  “嗯,你下去吧。”一道声音从卷帘后传来,齐孤倍感熟悉,就是一直认不出。

  “是。”

  待只剩下两人时,卷帘后面的人居然急忙忙的跑了下来,“齐孤兄弟,可待我等着你了。”

  “原来是你,启邵!”齐孤看见来人顿时明白了,原来萧少就是当初的萧启邵,怪不得堂堂萧少会召见他。

  “孤兄,坐。”萧启邵拉开卷帘,伸手请着齐孤入座。

  “孤兄,我这几日都被父亲禁闭于此,莫怪我没去找你。”萧启邵拱手微歉。

  “哎,哪里的话,当初我也不知您是本宗的少主,一直大大咧咧的,你也没摆什么少爷脾气。”齐孤笑到。

  “您可是我的恩人,我那时性命都是你救的,谈何摆架子。”萧启邵也笑出声来,“最近听说孤兄在淘汰赛逆天击败百多人,我也是深感佩服啊。”

  “萧少,何必见外,有话直说吧,我知道你一定有事找我来着,不必恭维了。”齐孤呡了一口茶,问道。

  “嘿嘿,那我就直说了。”萧启邵笑到。“这轩宇宗乃是方圆几百里的强中之地,最近探知一处宝地……”

  “哦?莫非萧少要和我前去?”齐孤笑到。

  “我上次探寻到的宝物就是在那儿所得,不过那宝物不过一般东西,深入之后更是有大宝,不过里面有一群凶兽,不过需要孤少的紫罗玉可驱赶。”萧启邵笑笑。

  “这紫罗玉你是从何得知有这功能。”齐孤摸出当初黎芷蕊赠换的紫罗玉,看了看。

  “我从古籍所看得呗,去找宝物可是辛密啊,就我和徐老奴知道,可不能让我父亲知道,不然可没有我的份了。”萧启邵看向齐孤,希望答复。

  “这样的好处我怎么可能不去,不过我还要比赛,这……”齐孤也不想放弃冠军的奖品。

  “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众长老殿主都去镇压凶物,没空举行比赛,都延后了,这可是我们的好时机啊。”萧启邵急忙说道。

  “那就说定了,明日辰时轩宇大门见。”萧启邵心情大好。

  “我知,不过为何你堂堂萧少会被禁在此处。”齐孤一直疑惑这个问题。

  “这个,说来话长,不过我已经有这道路,明日不怕出不去。”萧启邵有点心虚。

  “那好,告辞。”齐孤跟着徐老奴走了。

  “父亲,我这样做真的好吗,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萧启邵看着从屏障中走出来的中年人,说道。

  要是齐孤在场,便可认出,这个就是上次黑岩叫他去见过的中年人,原来是轩宇宗殿主。

  “为父也没有办法,最近已经濒临九九宿星日,伏屠兽越来越不安分,只有靠此人才可制服了。要是他能帮我们制服伏屠兽,这整片区域的黎民百姓都会感激他的。”轩宇宗宗主面无表情的说道,仿佛此事与他无关似的。

  “希望不要伤及孤兄的性命,我可不能恩将仇报啊。”萧启邵满是愧疚,他都后悔听从父亲叫齐孤来了。

  轩宇宗齐孤的屋子“那萧启邵这小子有古怪,明日多加小心。”青虫想了想后说道,“这平白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

  “无妨,萧启邵可是萧少,我和莫翎叔曾救过他的性命,我想他不可能是这种人,你也就别乱加猜疑了。”齐孤始终认为萧启邵是好心的。

  “小心多放不是亏,你最好是要提升自己的战斗力,虽然你离固灵境不远了,但遇到一些固灵境的精英强者可不是每时每刻都会有人保你。这青龙符生决可是保命之本,多多修炼。”

  “清楚。”

  齐孤盘坐在床上,修炼起青龙符生决,这一练就是一整天。

  清晨,一缕微光透过窗户照射在齐孤脸上,齐孤一脸清爽的醒来,发现青龙符生决又有所长进,根本不像青虫说的功能好,升级难。

  “该是去找萧启邵了。”齐孤想到,走出房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