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和莫翎一行走到了广场,这里又是热闹非凡,不仅内门弟子众多,也能偶尔看见一些精英弟子的身影。不过最特别的还是那个高台,被六殿主一改,高台焕然一新,现在更是有许多高座,不过都空无一人。高人总要等最后出场,才显得自己毕竟牛逼,而在场的众多弟子都等这比赛等得摇摇欲坠了,都快没砸墙了,这都日上三竿了,还没开始?

  “我们好像还来得及耶。”齐孤以为迟到了,和莫翎急急忙忙赶来,没想到居然还没开始。

  “大家早上好。”黑岩出现在高台上,其实他一直都在,就是没等着众殿主。

  “好你妹啊,都什么时辰了。”

  “到底还比不比赛的,劳资砸场了。”

  众多弟子在下面瞎bb,不过没卵用,不敢大声骂出的,都是在下面嘀嘀咕咕。

  “嗖嗖。”在高台上差不多有十八个位置,上面本来只有第六殿主在,不过一瞬间都满了。

  “好,众多弟子们,比赛准备开始。”黑岩也不介意,继续说道,“现在请剩下的两百四十名晋级弟子上场。”

  现在的广场可不止那么简陋的几个擂台了,因为人数的关系,上次才会那么随意。现在人数变成两百四十人,也就是说只需要一百二十个擂台,所以这装饰和一些辅助限制的都设计好了。第六殿主不仅弄得高档些,而且还扩大广场范围,以前的一个擂台方圆二十米变成现在的方圆五十米,大家都不会有些束手束脚的,可以使劲使出自己的风采,而不会地方不够而害怕过界。

  地基完整坚固,齐孤上次就把那个淘汰赛的地基毁得凹陷几十个,这下可是按照玄灵境制造的,没有玄灵境实力根本难以在地面上留下一些凹陷,最多只是一点摩擦痕迹。而头顶上居然有一个防护罩,可以隔绝整个战斗的余波扫入观众席。

  “好像很牛逼的样子啊。”齐孤站在一个擂台上,也不见他怎么活动,他能看见一层透明的似泡泡的半圆气泡,只能进不能出,似褶皱,又光滑如镜,整个防护罩都发出淡蓝色的荧光,这些居然是需要灵力支持的,每个擂台都有一块血晶石,连齐孤也不由得感叹这宗门的富有,这一百二十个擂台就要一百二十个血晶石来支持,莫翎获得的,都只有不多于五百颗,不过仔细一看,这血晶石居然没有那强大血脉的灵力波动,这可能是残缺的血晶石,根本没有多少血脉的能量,也只能用来支持法阵的这一种用途了。

  “这次比赛修改一点规则,本来的规则修改了,现在再一次比赛决出前一百二十,再来决出前十六强。”黑岩也不准备啰嗦多少,“现在都准备好,开始比赛!”

  “我投降。”齐孤面前的那个人居然直接投降了,他可是知道齐孤的战绩,连聚灵境大成都没办法取胜,而他这小小筑灵境巅峰哪能在齐孤一招过的,果断投降。

  “…………”齐孤无奈的笑笑,又要看别人打看好久了。

  “这齐孤是不是有点意外性啊,主。”黑岩和那个齐孤去见过的那个中年人对话。

  “以后安排点有实力的人,这样检测不出那小孩的根底,如果真的有无法控制的邪物或者神物,我想,当这孩子出现生命危险时,那令伏屠兽的东西一定会再次浮现的。”中年人一脸凝重,自从上次齐孤的事件后,伏屠兽一直静悄悄的,这令众人都很怪异,这伏屠兽到底在打什么念头来着。

  Qi酷}a匠网。s首“1发,/

  “岩子知道,这十六强的选拔可是由雨荒殿主把管设立,您也知道雨荒殿主的性格,本来就会使本次选拔很难过,要是我们在和他提一下他,那他就更难上加难了。”黑岩一脸恭敬。

  “清楚了,最近伏屠兽有点奇怪,要加大力度看管监视,那灵通付阵加紧吸收,轩宇宗可就靠他了。”黑岩笑笑。

  齐孤目观慕容峰旬,此人真正恢复灵力,他刚才可是大战了一场,和一名聚灵境圆满的人斗了个天昏地暗,齐孤几次都是见着他和聚灵境圆满打斗,目测他也有聚灵圆满的实力,自己和他必有一战。

  就在齐孤看头时,慕容峰旬也睁开眼睛忘了过来,一双剑眸忽闭忽睁,根本不在意齐孤的窥视。

  ——————————————————一一柄长剑舞遍天,遍目叶理薛入地,影风尘之炫舞,倾四方之列颠,何人睥睨!

  ————————————————————在齐孤不在注意他时,突然感到背后针芒毕露,转身一看却见一人,原是鬼才殿中与齐孤有语辩的那个高铁穆,不过齐孤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瞪着他,以前又不是与他有什么交集,也没什么仇恨,当看见尹若熙一直向他挤眉弄眼后,就明白了些什么,这是羡慕还是嫉妒呢。

  齐孤无奈的笑笑,这对一个十岁小孩来说,还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齐孤内心却有点小愉悦,毕竟有个漂亮姐姐一直想念着他也是福啊。齐孤不禁想起了当初在齐家后山时见过的黎芷蕊,虽然尹若熙也很漂亮,但是那时的黎芷蕊却是给了齐孤无限的想象,一但有点迷茫的美妙,是人都会幻化出各种想象。

  “喂,你流口水了。”一句话惊醒齐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孤黎说:

加油努力,求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