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一路上可是遭到不少指指点点,毕竟那疯魔秒人的事迹可是人尽皆知的,不仅击败几十个聚灵境,筑灵境更是百多个,一个有这样的战绩简直是神人也,众人也是不敢在他面前言语,只敢在背后说说,毕竟这可是一人击败几百人的传奇啊。

  “到底怎么回事呢。”齐孤一脸茫然,他真的一点都不清楚淘汰赛怎么回事,问了下青虫。

  “你,差点毙命!”青虫语出惊人,“你体内有一股连我全盛时期都无法控制的力量,不过却不是你的,只是寄托在你身上,就像我一样,不过那团力量没有灵智,只是力量强大得令人无法表示,一旦它突破了你的身体,它必定是祸害一方的凶物,并且,你会死!”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齐孤顿时被说得有些冷汗,他摸摸自己的胸口,这真的有我不可控制的凶物?

  “这可是大事,那凶物必然是有受压制的,毕竟在那个时刻,已经有快要控制你身体的迹象,不过你胸口的紫晶石居然发出淡淡波光,以我之见,此石乃是紫罗玉,而且是上等的,不过只剩下空壳,能量必定是被那个小女孩用光了,虽然这空壳有着镇守邪物的能力,但你当初用你的冷孤绝和她换也是亏了的,虽然那麒麟精血对你有巨大的好处,但如果没有此时的紫罗玉,你早已毙命啊,这真的天注定。”青虫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不过提起黎芷蕊的时候,齐孤居然羞涩了一下。

  “你也要学会运用这紫罗玉了,以前我觉得没什么用就让它放着,现在你体内可是有不可预测的凶物,镇压它刻不容缓,现在你年龄还太小,如若在过几年,到了束发年,你若无固灵之境,必定镇压不过凶物,并且身体将会体验那般撕心裂肺之感。”青虫已经有点紧张了,这齐孤可是他寄托的人,要是死了那他可就没有再复活的可能了。

  “束发年……剩下两年多啊。”齐孤居然毫不紧张,还在算手指。

  “你现在先完成青龙符生决第一重再说吧,这可是神作,连我全盛时期都不是圆满,你要是能在两年之内练成,也可以拖延一点时间。不过根本还是你的实力,如果你有我全盛时期加上圆满青龙符生决,应该可以炼化凶物,这东西可利可弊,若是你炼化他,也会有巨大的回馈。”青虫说道。

  “那现在先把太阳果炼化把,已经到时候了,如果你能直接升到固灵境,那就轻松多了。”

  齐孤想想也是这样是正确的选择。

  他这时已到自己院子,在把自己房间弄个封闭式,盘坐在床上,当齐孤拿起太阳果时,眼前浮现一幅幅图画,父亲对他的关爱,众多齐家人的种种,蛮横的齐淮,大姐大的齐琪,还有失踪的母亲,令齐孤泪珠不由得滚动起来,毕竟齐孤还是一名10岁的孩子,不仅要面对那么多事,虽然家族被灭与齐孤有关,但毕竟他没有体会到当时的宏伟家族变成快破灭的样子,所以这个比起父亲受伤严重被人救走,和母亲失踪了无音讯,小小家庭也无影无踪,一大堆事积累到一定时间在这时有点控制不住,不过齐孤还是坚强的,他看着太阳果,这个保留了他很多回忆,为了父母,他要坚强活下去!

  “我要崛起!”齐孤暗声怒吼,立即把太阳果和冰蚕蛹一起吞了下去,这冰蚕蛹是青虫拿给他中和太阳果的。

  这太阳果一下肚,一股火辣之气翻涌起来,在齐孤五脏中肆虐。

  “啊啊啊啊!”齐孤全身都像在撕咬般,这太阳果本来是不会这样的,是一种温和的果子,不过加了冰蚕蛹就不同了,这并不像上次的花胚丹和葵花草叶那样只是辅助,这次是狂暴,冰蚕蛹的寒冷与太阳果几乎不相上下,两种属性冲突后,形成的风暴可就令人难以想象了。

  青虫在一旁冷眼旁观,不这样哪能成就强者,如果天赋好,而不利用起来那也是废物,没有经过痛苦哪有成功的果实。

  齐孤在一声声惨叫中度过了一天。

  在清晨,浑身学迹斑斑的齐孤,衣服残破,脸色苍白如发糕,他的身体在太阳果和冰蚕蛹的摧残,而青龙符生决却在无时无刻的回复,就形成这样一直半残废的状态,不仅毫无脸色,神智也迷迷糊糊。

  “定,血凝术。”青虫吹了口气,齐孤体内的太阳果居然暂停散发能量了,在齐孤的丹田出隐藏起来,这是剩下的药力,这一天齐孤的炼化,连太阳果的三分之一都没有吸收完,不过可喜的是,聚灵境已经突破到圆满境界了,孕力也越发的凝固。

  “额~。”齐孤睁开眼,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那残破的衣服却提醒着他那惨痛的经历不是幻觉。

  “我突破了?”齐孤捏拿着自己的手,越发的有劲了。他一拳轰在墙壁上,居然在厚半米的墙上打了一个凹陷。

  他激动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又粗壮了一点,在手镯中取出一副衣服换上之后,走出这房子。

  “今天就是决出16强的比赛了,你会成为其中一个。”青虫也心情大好。

  “我这靠肉身都可以打败那个昊天榜第一了,这昊天榜根本对我没意思。”齐孤边走边说。

  “你就是齐孤吧,你昨天的事应该算算了。”突然一个人从旁边墙角走了过来,身边跟着几个人。

  “你是谁,昨天我又干什么呢。”齐孤笑了笑,这一定是来找茬的。

  “哼,昨天伤了我弟,你还敢说没有?”其中一个人怒气冲冲,不过他却是一直看着旁边的人。

  “小子,我叫何溱,可是精英弟子哦。”那个明显是老大的人开口了,衣着潇洒,手里拿着一把极为邪异的扇子,这还是一个很帅的年轻人。“这样吧,赔偿他弟弟3000金币就算了,毕竟我精英弟子也不想搞大。”

  “哦,宗门不是规定精英弟子不得攻击内门弟子的么,你还敢堵我讹诈我?”齐孤就看着他们想干嘛。

  “哈哈哈,你是不是傻子,精英弟子就算打你又能怎样,你去告啊。”他们明显是有所凭借,根本不把齐孤放在眼里。

  “这齐孤是不是才进来的新人啊,这下遇到了何溱,可要惨了。”

  “你是不是傻,我看是这何溱要惨了。”这是昨天有看比赛的人,“这齐孤都能把黑岩执法给震后退,会输给这何溱?”

  “怎么可能,莫非这就是昨天在淘汰赛击败几百人的那个?”

  不过何溱还没听到众人的谈话,就一起冲上去向齐孤发起了攻击。要是他知道这是可以把黑岩都震到吐血的人,那他可就不会这样了。

  齐孤没想到这都会横生意外,他一拳升起,对着一个人就轰了过去,这人也是聚灵境圆满的,根本毫不犹豫的和齐孤轰在一起,不过在接触的一瞬间就变脸了,瞬间骨折!

  “风痕三重斩。”何溱立即就分辨出这不是个好整的货。

  三重风痕从何溱的扇中扫了出来。

  齐孤左闪右闪,还是被一道扫到,立即在手臂出现了一条若鞭痕的伤痕。

  “居然没怎么有事?”何溱看着齐孤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又捏起一个印法,“风羽极速裂!”

  最新章4…节$+上酷zg匠#网u√

  何溱手里的扇子居然脱离手然后转了起来,引起了一个高五米的龙卷风,被卷过的地方都粉碎起来,这是要自己杀死齐孤的意思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孤黎说:

告白小朋友,多谢一直追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