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是真的?”那名弟子喊道,“我答应了。”他怕是黑岩反悔似的直接答应了。

  “不过失败了,你直接降为外门弟子,并扣一个月的供奉给他,这样不过分吧,毕竟他现在也是外门弟子。”黑岩狡诈的说着。

  “好,我答应。”那个弟子根本不在意,一个新来的怎么可能打得过他,毕竟他也是聚灵境巅峰的强者,在内门虽然不是那些强大的前100,但在前500内还是有的,这一点他很有信心打败他。

  #更新F最T快Pb上酷#匠网}、

  “来吧,送钱的小子,好好当你的外门弟子去,记住,叫章钦,输在我的手里不亏,嘿嘿。”章钦从观众台上跳到擂台上和付兰安面对面看,一副很嚣张的气势。

  “你废话太多了。”付兰安说出这句话后身形瞬间无影无踪,而那个章钦周围突然出现了一排列的暗针,都发出凌厉的光芒。

  “嘟嘟嘟。”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命中章钦,而章钦却什么是都没有。

  “什么东西嘛,原来什么伤害都没有,你是来给我挠痒痒的吗?”章钦冷笑,完全不在意那些银针,他一拔就出来了,随手一扔,掉在地上。

  “哦,是吗,可惜你已经输了。”付兰安一身寒碜的衣物,外加扭曲似的脸庞,显得很恐怖,“我的银针可不是谁都可以挡的,里面的毒药已经深入你的经脉之中,哼哼,真是菜鸟。”

  “嗯?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全身无力连灵力都实用不出来,啊啊啊那针有毒?你是毒师?”章钦一出场就倒了,完全不够付兰安一招打,他很正确的履行了龙套的义务。

  “章钦已败,降为外门弟子外口一个月供奉。”黑岩说道,一挥手,几个不知从你那里来的黑衣人就把章钦拉着下去。”

  众人再一次哗然“这是什么招数,居然一招秒了章钦。”

  “我只是看他,发出了几枚银针而已。根本对章钦没有任何伤害,而章钦狂叫几声就倒下了,这是为什么呢?”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用的是毒!”一个内门弟子缓缓的说了出来,众人看见后不得大吃一惊,原来是内门弟子中昊天榜排名第七的萧啸瑞。这些昊天榜的人都是藏头不见龙尾的,行踪一直飘忽不定。几乎要见到的几率很难,除了第一的雷战霸占第一而一直横行霸道之外,其余都是一些对一些小事冷淡的。

  “若是我对上他,也讨不得好。”萧啸瑞也是名动一时的人物,居然这么评价一名新人,也是少见。这次的新人太多强者了,压到众多内门弟子喘不过气来。

  “今天比赛结束,明天决出16强,散会!”黑岩站了出来。“齐孤,跟我来。”

  齐孤疑惑的看了看黑岩,指着自己,“我?”

  “没错,跟我走。”黑岩一个瞬步几下就来到齐孤面前,带着他走了。

  众人都散会了,齐孤跟着黑岩来到了一座中型的房子,屋内毫无装饰之物,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书桌,一张椅子,一些书籍和零零碎碎杂乱不堪的一堆零件。在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赫然就是今天出手压制住了齐孤的那个人。可惜齐孤在恢复神智时他已经走远了。

  “坐吧,今天比赛感觉怎么样。”那个人问道,也没有什么架字就是很平淡的话语,祥和的语气,就像和齐孤聊家常似得。不过齐孤一不认识他,二又紧张,三又不知所以然,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看得出黑岩对这人很尊敬,可能是某位殿主。

  “我的意思是你记得今天发生的事吗?”他看着齐孤毫无反应又问了问。

  “今天不是入选比赛?”齐孤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当时就是坐下修炼,然后感觉自己突然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理智也好像被压制着,直到有一股灵气注入他的灵魂才逐渐恢复清明,不过他根本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他失去理智时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知道自己想杀人,不过已经尽力控制在不杀人的情况下伤人了。

  “记得淘汰赛怎么过的吗?”他继续问道。

  “额……”齐孤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他,青虫低语道,“不要说出来,这件事非同寻常,非亲非故的人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不然要是别人贪图你的特殊,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就是一直打过来的啊。”齐孤这样说没多大说服力,不过却令人找不出毛病来。

  “额?是吗?那好你没事可以下去了。要是记得某些事要来告诉我。”中年人一副你没事你可以走你等死的表情。

  齐孤感应一些中年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比他父亲更是不可预测。而且这个房间有一股令他压抑的气息,不是对他,只是内心有一股受压制的感觉,难道是境界问题,可这中年人也没有释放灵力威压,黑岩也不可能会压制他,根本不是境界问题,那会是什么呢,齐孤草草的走出了这个令他厌恶的房子。

  而在中年人左侧,一张仙人腾云驾雾的捏拿着一张符咒,正在淡淡的发着荧光,涟漪般飘飘忽忽。

  齐孤走后,黑岩问了问,“他一定是有某种凶物,不然不可能引动这满天煞气的,这虽然有伏屠在作祟,不过这孩子很容易让伏屠兽激动啊,莫非是……!!”黑岩越说越激动,脸庞一直在抖动。

  “不,他不是。我感应到伏屠兽不是兴奋,而是恐惧!就在他突然暴起的那一刻,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受控制,伏屠兽也在那时产生了几千年来未从出现的颤栗,它在害怕恐惧!”中年人说出了几乎不敢想象的事情。

  “怎么可能!莫非那击伤我的不是伏屠煞气?”黑岩好像想起什么似得,惊得一身冷汗。

  “多多注意这个孩子,以我之算,必进前三。我将收此子为徒,毕竟天赋异禀不可绝,若是感应到不可控制的方面,那么……”中年人有点严肃的说道,语气很冷,“我将亲手结束他,以绝后患。”

  “是。”黑岩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走了下去。

  “哼,伏屠兽,要是让我得到令你恐惧的神物,我将永远镇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若孤黎说:

七更可不是说说而已,如果真上推荐,立马连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