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龙等人逃出毒火宗后,也没有回到齐府,在野外留宿。

  “说吧,怎么惹的祸。”齐龙也没看齐孤,淡淡的说到。

  “是他们绑的我,我才和莫翎叔……”齐孤说到一半就嘀嘀咕咕没声了。

  (酷=a匠网S唯pI一d正v版!J,4其?他都{t是w盗版

  “你真的是找死是吧,都逃出来了你还要重新进去,真不知道死怎么写的是吧。”齐龙一通大骂,根本不留情面。

  “都怪我,我不该让他任性的。”莫翎也在自责,他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齐孤看起来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完全没有一点伤痕,那稚嫩的脸庞,自责惭愧的表情,也使得齐龙有点消气,便一声不吭的在那一旁吹着冷风,篝火也不敢打,怕被发现。三人就在这冷天露宿下来。

  一夜无事——第二天他们就急急忙忙的回到齐府,发现一片狼藉,三人大惊。

  齐龙一进门,就看见房子一片片倒塌,屋里的人也没有一个,他们人数都不够30人,房子里只发现几个下人横七八竖的躺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人呢,所有人呢,又惨招灭门?”齐龙发了疯一样的乱吼,破门而出,目标就是毒火宗。

  齐孤跟在齐龙后面,也怒气冲天,三人才刚回来就又冲回去。

  毒火宗——“居然给人跑了,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是谁。居然比我还厉害。所有齐家人都跑了。”说话的赫然就是黑衣人。

  “大哥,那个齐家就这样不理了?”潘崔湖在黑衣人旁边说道。

  “我知道怎么办,我想想看他们在哪,那个齐孤小子手里的冷孤绝对我们可是有大用,不然也不用叫二火长老去抓了,没想到这是个隐藏的高手世家,居然给反咬一口。我不杀了他们我……嘿嘿,居然又来了,走出去看看。”黑衣人说到一半突然感应出什么,走了出去。

  “毒火宗的老狗滚出来!”齐孤大喊,齐龙在一旁已经眼神发红,面色发青,脸庞边腮一直在抖,可想而知他是有多气。

  “嘿嘿,让你们跑了居然还敢回来,这次就不用回去了。”黑衣人宛若比潘崔湖位置还要高,说话权一直在他手里。

  “我的家人呢!”齐龙吼了一下,就和黑衣人大战在一起,以他不要命的打法,又打了个措手不及,黑衣人居然落了下风。

  “家人?我可没有抓你家人,信不信由你。”黑衣人想到了是另一波人救走了齐家众人,不由脸色发黑,居然诬陷怀疑到他这了,够憋屈。

  “我已经感应出,这毒火宗,除了你们三,没别的齐家人了。”青虫消失很久居然又出现,告诉齐孤后又隐匿起来。

  “哎,帮帮我爸啊,你不是很厉害吗。”齐孤用孕力沟通起了青虫。

  “不行,我不能暴露我自己,而且我现在也没有那个实力,看着这个茧,等它破了里面的东西给我吃了后,我就有实力帮助你了,现在还只能在你体内,帮助也只能精神帮助,实力帮不了。”青虫无奈的扭了扭身子,又窝在齐孤体内了。

  莫翎齐孤又和毒火宗众人厮杀在一起。毒火宗弟子都被杀了个通透。潘崔湖看着不妙,大喊:“众弟子听令,施展毒火大阵!”

  一个个毒火中弟子排列有序的站成一个玄妙的阵型,不够人数都是一些外门弟子充数,围成了一个圆,他们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骷髅火焰,源源不断的灵力聚集在潘崔湖这个阵眼身上。毒火宗的众弟子都是修炼不合法的邪恶功法,都是需要吸人精力的,功法的优劣之比和青龙符生决查了不止一段,青龙符生决是和生灵互相沟通,互惠互利,吸收生灵精力却也能反馈,而毒火宗的功法一看就清楚是利用人的精力举行修炼,乃邪之又邪。

  “不好,老爸有危险。”齐孤看着潘崔湖凝聚了好久的能量,半空中已经有了一个大型黑暗火焰的雏形了,令齐孤大呼不妙。

  而,齐龙与黑衣人的战斗还在继续,齐龙的雷霆决比齐孤强了不止一半,已经雷霆兽身幻化出一直银白色的威武麒麟,就像齐龙身上表面漂浮着淡淡荧光。齐龙一拳好像代表麒麟的一拳,威力不止一下,黑衣人就在这个地方落入下风。黑衣人舞动一下铁剑,挡了一下齐龙一拳,双手一直颤抖不想,力量上黑衣人不比如齐龙,突然黑衣人后退好几十步,双手猛然结印,一道巨大的火焰从他背后升起,正是刚才已经快要完成的火焰雏形,完整版的黑暗火焰深邃的令人揪心,仿佛会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齐龙丝毫不感到害怕似的,突然转过来看了齐孤很久,一脸慈祥,他扔下一个卷轴,闭上眼睛,一团团土灰色夹杂银白色的气体从身体中漂浮出来,金光大闪,“不,齐龙大哥,不要。这禁术不能用啊,想想齐孤还需要你这个父亲,怎么可以这样抛弃他而去。”莫翎看出端详,有点惊恐。“莫翎,齐孤我托付给你了,孩子他娘也不在了,我先走一步。”齐龙青筋暴涨,身体越来越璀璨,是的,就是璀璨,只能用璀璨来形容齐龙的状况了。满身裂纹,却没有流出一滴血,金光都是从缝里闪出,与那个黑暗火焰接触时,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光芒覆盖毒火宗方圆10公里,许多老百姓都看到这样美丽的景光,看在毒火宗众人眼中却是毁灭,齐孤眼睁睁的看着齐龙消失在空中,眼睛一滴清脆的眼泪滴落,他不相信这个事实,然而却没有办法。莫翎抱着还在还在发愣的齐孤,跑出了毒火宗,毒火宗也尽是满目疮痍,破烂不堪,没一处好地方。

  齐家也毁了,莫翎和齐孤也不知道何去何从,齐孤问莫翎什么禁术。莫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齐孤,这孩子小小年纪就要面对残酷的事实。“当年你爷爷,就是齐家老家主,在龙族入侵后,已经快要抵挡不住,才使用了这个禁术,几位太上长老都在一起使用了这禁术,阻止了大部分龙族强者,才使得我们几个当年年轻一代的逃出,现在……你父亲,重蹈覆辙,我。”莫翎悲伤的和齐孤诉说之当年的情景。“少主,现在只有你才担当起复兴家族的重任了。”

  “父亲~父亲~父亲!!”齐孤痛哭了起来,虽然他已经实力超过一般的成年人,但却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失去父亲会有何感触,齐孤趴在树桩上哭了好久。他不仅憎恨龙族,更是憎恨所有人,孤独之旅也从此开始,齐孤,孤,永恒的孤寂,一世的悲伤,若是天辉炬,遗憾告此终,人生在世何愁短,亲人陪伴才是暖,一壶浊酒滴泪裳,世间万物尽沧桑。微微风,青青草,奈何天殇血苦恼,泪花敷颜心冷照!

  “你父亲没有死!”一道沧桑的话从体内传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