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孤发现屋顶有人后,也不发出声音。静静的摸出一把匕首,正是当初一刀杀了那只野猪的那柄。

  齐孤若无其事的坐到床上,假装冥想,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捣鬼,居然打主意打到他身上了。齐孤也没通知人,就在床上静静冥想,突然房间飘进一丝异味。

  “屏住呼吸,那是迷魂香,注意点,你吸入一点就会昏死在这里的。你假装昏倒,看他想要干什么?”青虫在齐孤体内传出话来。

  “明白,我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捣乱,给我捉住要揍他屁屁。”齐孤与青虫的交流是通过精神交流,根本不需要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齐孤像模像样的倒了下去,这演技,可以当演员了,居然装头晕,扶着额头,摇摇晃晃,倒下还直挺挺的砸在地上,咣当一声居然齐孤一声不吭。姿势够奇特,上半身都在下面,下半身都在床上,脸颊都和地面对吻,姿势相当暧昧。

  “咔哒。”齐孤明显听到有人从房顶上跳了下来,虽然很小声,但齐孤趴在地上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来着,况且齐孤本来就已经知道。

  “快把他装进口袋,已经探查清楚了,二火长老就是被他爸杀的,帮了他向他爸逼威,不过不可杀了他,不然会有灭宗之灾。”一个人明显是在向另一个人说。

  “噗嗤。”齐孤尽力在忍笑,什么瞎逼名字。“不过居然不止一人,硬抗不是好计划。”齐孤想了想,反正有神秘青虫怕什么。

  齐孤没有反抗的就被套进口袋,从他们的话里得知,二火长老就是齐龙当日杀了的红发男人,他们是毒火宗的人,一个小小的宗门,依附于轩宇宗。这里是神兽大陆西方,靠近边缘一带,方圆几千里都隶属轩宇宗,轩宇宗是一个大宗门,齐聚广大英才豪杰,一些有潜力有天赋的人都会被挖走带入轩宇宗,几乎在这个地方人人都希望进入轩宇宗,不仅可以扬眉吐气,更是光宗耀祖,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神兽大陆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东西南北各有一族伫立,中辽为各大家族,这里乃是麒麟家族的领地,后被龙族攻破,麒麟灭族,剩下寥寥无几的几脉,苟延残喘的逃出核心位置,来到兵荒马乱的战争地带存活下去。齐孤当年还没出生,就慌慌忙忙的逃到这个偏僻地带,齐孤根本就没见过当年麒麟家族的辉煌,导致现在眼界过低,不然像这些轩宇宗寻常角色根本注意都不会。

  齐孤在口袋里颠颠簸簸,虽然齐孤是被抓走了,但他很清醒,他已经在他房间留下字条,在里面有着齐孤的灵力,齐龙等人就可以查看灵力波动从而找寻齐孤,过了好久,齐孤只察觉被扔到了地上,一个人在讲话,“潘少,已经到了清晨,眼前就是毒火宗了。现在要怎么把这小子处理。可不能让宗主发现,不然我等就死定了。”

  “你迅速把他拉进树丛里,绑结实了。可不要让这小子跑了。我父亲我自有解说,不劳你费心,这件事要是办好了,奖赏少不了你。”齐孤刚出口袋里被拉出来,就看见一个白绸缎长袍,黑色紧身裤,鲜艳夺目。头发飘逸着,算上是衣冠楚楚,斜眉剑眼,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是,属下这就去办。”那个手下人一把拉齐孤进入小树林,呸,进入小树丛。

  “这下没人了吧,就剩这一个傻货了吧。”齐孤看着远去的潘少,手里准备已久的匕首正在阳光下闪耀,翻身一划,那个下人根本就不知道齐孤是清醒的,目瞪口呆看着齐孤一刀划来。他的手还在拉着齐孤的脚,“噗呲。”那个下人一刀被砍中喉咙,蹦跶几下就没声音了。齐孤第一次杀人,看着不经有点后怕,不过他还是躲藏着跟住这个潘少,看看那个毒火宗到底有多吊。

  眼前就是毒火宗了,此时是白天,一个巨大的城堡屹立在这郊外,周围的几乎都是一些想要过此处的行人或者进入此处买东西的商人,齐孤看着潘少走了过去,守卫都是很尊敬,都是很熟悉的人自然不检查,一些陌生人直接就粗鲁的克扣金币,齐孤一摸口袋,“卧槽,剩下100块?谁偷的!”齐孤存的几千块都没了,剩下一块在角落的一百块金币。“哪个杀千刀的不要让我知道。”齐孤一边唠叨一边走向门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齐孤打消了偷跑进去的想法,乖乖的排队进入,两个守门的,一边检查东西一边收金币,没钱准备混进去都被抓出来了。这里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来的,普通平民一个金币就够吃一天饱饭了,进门都要交个10金币,不是经常来往的人是不会来这里挥霍的。过了一会儿,轮到齐孤时,齐孤在远远就看见这两个守门护卫,对一些强者、富人就点头哈腰,对一些普通百姓就飞扬跋扈,不仅不尊重,而且有些还辱骂,羞辱,令很多人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齐孤对这种人本身就不感冒,多看一眼都感到恶心,交了10金币就准备走走了事。不成想,居然还有人想打他便宜的念头。

  “小子第一次来,要交20金币,不然不准进去。”一个瘦得皮包骨的护卫用手抓了齐孤肩头,眼神凶狠,照他所想,一个好欺负的料。

  F$酷匠(!网¤3正}i版cf首/发

  “大哥,不是没有这规矩吗。为什么要收?”另一个护卫傻楞傻楞的,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笨蛋,我说有就有,给我闭嘴。”瘦护卫立马就有点尴尬起来,恼羞成怒怒骂另一个护卫。

  齐孤可算看出来了,原来是有人要坑他钱。

  “小子,快加交钱,不然不能进去。”瘦护卫一只脏手晃了晃。

  “钱还我,我不进去了。”齐孤想了想,还是想别的办法进入好了。

  “哼,不交不进去,交了我们你以为还有还回去的道理。”瘦护卫哈哈大笑,非常嚣张。

  “哦?呵呵。”齐孤微微一笑,突然一发怒,瘦护卫搭在齐孤肩膀上的手臂就被齐孤拧了个弯。

  “哎呦哎呦,居然敢打我,死愣子帮我啊。”瘦护卫叫喊着。

  齐孤不等傻楞过来,一个回旋,瘦护卫的手臂立马就断了,以齐孤这身体强度,一般聚灵境根本不是对手,何况这小小筑灵境,不堪一击,根本不算齐孤一合之众。

  围观的人大多叫好,一些被欺负久的还用蔬菜砸,这一砸可就是导火线啊,一堆堆食物抛物线都死命砸来,顿时瘦护卫就一脸糊了。

  “都准备造反吗。”瘦护卫大吼一声,顿时吓到一堆人,这些人多少都被瘦护卫欺负过,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齐孤可不管什么瘦的胖的,齐孤的手还拧着他的手,齐孤一时不爽,另一只手又拧了下去,这下两只都断了。傻楞护卫冲过来就被齐孤踢开了。瘦护卫被拧得一点反抗都没办法,直接晕死过去,傻楞子护卫直接吓跑了,整个一傻,没跑几步脚拌腿,自个摔下去,这可够无奈的,齐孤拍拍手,直接走向城内,也不管后面的人这么想了,反正都干了。

  一个小插曲——齐孤这下子在城门浪费那么多时间,那个潘少早已不见了踪影,正愁去哪找时,一个人在后面摁住了他的肩膀,“莫翎叔!”齐孤转身一看,就看见从小带他到大的老熟人。

  “你不是被抓了吗?害得你爸急死了,才一转身你就不见,要不是你留的灵力波动,还真难发现在这里。”莫翎很溺爱齐孤,莫翎没有妻子,从小就把齐孤当亲生儿子看待,不仅没有齐龙的威严,也没有齐孤母亲的宠爱,但他母亲在他7岁那年,就已经不在了。莫翎代表的是慈爱的一方,所以齐孤最喜欢的还是莫翎大叔。

  “嘿嘿,那群笨蛋想抓我。”齐孤从开始到结尾就解释了个透。

  “那我们要回去还是去找那个潘少?”莫翎喜欢给齐孤主见。

  “当然是去找那个潘少咯,不然我这么麻烦来这里干什么。对了,我父亲没来吧。”

  “你猜。”莫翎头发飘逸,脸上几处刀疤显示出不是好惹的货,他笑呵呵的说了句调皮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