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慢的走向张凯乐,所有人都以为张凯乐会逃跑,但他并没如他们所愿。

  他依然自以为是的说:“你不会杀我的,我们张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但是他错了,错得很离谱,虽然汪雨辰并没有想杀人的冲动,但是他是不会允许对他有危险的人还活着的。

  “呵呵!你还挺讲义气的,我给你一次机会,和我单挑,你若是输了就永远消失在我眼前,反之亦然。”汪雨辰很欣赏他的这份勇气。

  “好!”张凯乐爽朗的答应了。

  j最c新=+章$,节上酷u匠网J

  只见他冲过来一记直拳,虽然其他人也会,但是他的好像有点与众不同。汪雨辰也是一记直拳。

  “碰”

  巨大的声音仿佛将空间撕裂开来。张凯乐被震得连连后退,后退十多步停了下来,喉咙一热,忍不住喷了一口红色液体,汪雨辰也退了几步,满脸的惊讶,虽然早就看出张凯乐这一拳的与众不同,但是还是为此感到震撼,这种纯力量的比拼下,张凯乐的力量极其霸道,汪雨辰也不得不慎重起来了。

  ……………………

  之后的场景就没有多么震撼了,完全是碾压式的,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并没有让张凯乐认输,他依然爬起来继续攻击,他的这种的精神,汪雨辰都有点钦佩了,“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汪雨辰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所以就潇洒的放过他,“或许他会知恩图报也不一定哦!”这是汪雨辰猜想的。

  “你走吧!”汪雨辰不冷不热的说道。

  他看了汪雨辰一眼,走到他前面,“扑通”

  跪在汪前面,“我输了,我这条命是你的,”对于他这样的举动,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周围的人也纷纷过来观看,堂堂张家少爷在一个毫无背景的人面前下跪,说出去恐怕没人信吧。

  汪雨辰并没有说什么,朝着回家的方向走了,走了几步顿了顿脚步依然面无表情的说到“希望有一天你能超越我!”

  汪雨辰本不想说的,但是对于一个自信心很强的少年来说,这样的打击是难以接受的。

  张凯乐看着那孤傲的背影,冷酷的表情,“或许自己跟着他会有更好的前途吧,”此时张凯乐心中对汪雨辰没有一丝豪的恨意,有的只有钦佩和敬仰。对于一位练武的人来说,实力才是他们所崇拜的。当今社会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现在的汪雨辰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只懂得挖地的农民,他不仅实力得到提升,而且心性也变得成熟稳重了。更主要的就是原本懦弱怕事的他,如今变成一个敢作敢为的人!

  汪雨辰回到家里,总是感觉家里怪怪的,好像少了点什么,却又一时说不出来,父亲便叫他过去,本以为父亲会问有没有受伤,等之类的话,但他说了让汪雨辰略有失望却又激动的话。

  “一会儿你就去你李叔叔家,让梦蝶替你补补初中知识,九月份你们就要进入高中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父亲和蔼的说,一副望子成龙的样子。,看着父亲望子成龙的急切心情,汪雨辰只能乖乖的“哦”了一声。

  “去到你李叔叔家要听他的话,其余的我都安排好了!”父亲又说让汪雨辰更加疑惑不解的话,仿佛他要离去一样我带着满头的雾水告别了父母,来到李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李叔叔和穿着淡黄色礼服的李婶婶都站在门口等我,梦蝶穿的则是白色的裙子,我走了过去,“叔叔,婶婶好”。“嗯,好”李叔叔点了点头。

  “梦蝶,一会儿你带雨辰去他房间收拾收拾”李叔叔安排着。

  李梦蝶很开心的想着说“好的”。等雨辰和梦蝶走后,李福龙(梦蝶的爹)默默的念叨着,“那人真的要回去了吗?”“每个人走的路都不同,或许你就是神话般的存在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他的,”

  和李梦蝶走在去房间的路上,李梦蝶专给他介绍各种各样的东西,看着这栋漂亮真他妈的房子,那些装饰,几乎都是纯手工的,汪雨辰默默念叨着,“这些都很贵吧!以后我也要有这么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

  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房间,这间是之前梦蝶特意为他挑选的,可以从窗子那看到日出,他知道汪雨辰喜欢蓝色和白色。还特意将房间装饰了一下。

  李梦蝶问着“还需要些什么尽管说,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汪雨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梦蝶看到他这样,就问:“怎么啦?来我家还不高兴?”

  “没!”不知为何!雨辰总是高兴不起来。感觉将要失去什么似的。

  到了晚上,雨辰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了想今天父亲那些奇怪的动作和让人难以琢磨的话!

  过了一会儿,有猜测着“难道是我想多了?或许吧!”

  ……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来到书房,随便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梦蝶走了进来,“早啊!”

  “早啊”。对我我心中的疑惑我还是放心不下,我便问了一句:“梦蝶,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你家吗?”

  梦蝶说:“我爹跟我说你要和我一起去读高中,让我帮你补补初中知识!”

  “那你不觉得奇怪吗?相对于我们两家来说,我家很穷,你家却是很富有,为什么我来你家,你父母亲还不反对,你应该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借着找你补课来你家待着的,还供吃供住的”

  面对雨辰一时提出来的这么多问题,他还真的一个也答不上来,心里想着:“是啊,父母亲从小都不希望我和太多男生接近,但是对于汪雨辰,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拒绝,反而愿意让他住在我家。”

  “我想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是补课,白天我可以从我家来你家也行啊,毕竟两家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汪雨辰更加觉得此事另有蹊跷的说到。

  “不行,走,陪我回我家一趟”汪雨辰说完就拉着梦蝶的手往外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呼呼……我走不动了”梦蝶气虚的说。“那你慢慢来,我先跑回去看看,”汪雨辰看着梦蝶说。

  汪雨辰跑着跑着,总希望更快些,否则会来不及的样子。

  还没跑到门口,汪雨辰就“爹,妈”的喊着,喊了好几遍都没有回应,汪雨辰开了房门,走了进去,但唯独没有见到那想见的影子。他无力的走到门口的台阶上坐着。

  “雨辰哥哥……雨辰哥哥”梦蝶气喘吁吁的喊着,“怎么啦?叔叔婶婶呢?”

  一般情况下父亲母亲是不会外出的,因为我家没有任何亲戚好友。好友就是这个村只有我家是姓汪的,其他大部分都姓李。

  我一只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天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希望能够看到他们吧!

  梦蝶看着雨辰,也只是静静的在旁边,仿佛画面卡在了这一刻。

  ……

  ……

  汪雨辰站了起来,“我明白了”。

  “走,我们回去问你父亲。”汪雨辰摸了摸她的头,就长辈对晚辈一样。

  和梦蝶一起回到她家,一起来到客厅,叔叔坐在沙发上,“回来了?”仿佛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叔叔,你一定知道我父母的去向,对不对?”汪雨辰声音有些强硬的说。

  李福龙知道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对他的不礼貌也没放在心上。“我只知道他们走了,并且他们将你托付给我,他说:如果有机会或者时机成熟,你有见到他们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