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之后“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们学习玄术需要经过练气、筑基、金丹、元神、太虚。清幽。给我站起来!你看的是什么?!”徐夫子拿着尺戒敲着桌子大声的说道。徐夫子是元神五层的高手,很多人到了元神八层就很难突破太虚,所以元神五层已经是很顶尖的了。他是容云鹤花了重金请回来教导清幽和容珞珈学习玄术的夫子,他在江湖上很有名气,因为他教出很多元神境界的玄术高手。

  “夫子,她在看阵法书!”容珞珈冷笑着说道。容珞珈是容阁主的女儿,她就是看不惯一个护法的女儿居然念灵术比她强,灵窍比她通。容云鹤这等高手也才元神八层,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金丹第五层了。容珞珈才在练气第十层,整整高出她一半,而且更令她妒忌的就是鸾清幽的容貌,爹爹和长老们都偏心鸾清幽让她怎么能不气。

  徐夫子背着手从案桌上走到了清幽的面前,“清幽,玄术你都会多少!”

  “夫子,您今天教的我昨天温习过了,所以我今天就看看阵法书!”清幽拿起桌上的竹简回答道,一双柔荑纤长白皙。此时的清幽出落得明眸皓齿、美撼凡尘,头上的发钗举步轻摇,一身浅色镶丝边罗裙,孔雀绿纱带曼佻腰际。

  “很好!那我考考你!”

  “请夫子指教!”清幽朝徐夫子行了个礼。

  “念灵术分系的命玄术掐诀和怎样运行自己的玄气,你来解说解说!”徐夫子捋着白花花的胡子问道。命玄术是进入元神一层才能学习的攻击术,一般比较低级的都还不会学这个的!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H

  “不会就认个错,反正夫子人好不会罚你!”容珞珈也知道命玄术是比较高级的攻击术,一般人的玄识不够强大都只会停留在金丹九层时就无法突破元神,所以这些高级攻击术是很少人会的。

  “命玄术包括:星火神蝶、刺剑术、幻术、驱魔咒、而千里诛杀是绝杀之术。至于怎样运行自己的玄气,那我就用千里诛杀、来做个示范吧!”清幽朝徐夫子拜了拜,就朝门口走了出去!容珞珈和徐夫子一同跟了出去。

  “乾坤一气,善观太和。”清幽在念完术语时右手升起的金色光球越来越大,然后就朝花园里的假山一挥袖,“砰”假山被金色的光芒打中之后就碎成了粉末。

  “千里诛杀要元神五层和强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远程攻击,而且元神五层的高手打出来的千里诸杀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威力!这里到假山的距离大概七十米,清幽你现在不止金丹五层了吧。”徐夫子疑惑的问道。容珞珈则一副惊恐的样子,没想鸾清幽这么厉害。

  “我还在金丹五层啊!好像快突破六层了!手上的还是鱼骨刺纹路啊!”清幽提起袖子。练气是一字纹,筑基是波浪纹,金丹是鱼骨刺纹,元神是柳叶纹,太虚是羽毛纹。

  “这….这是怎么可能!”徐夫子看着清幽手臂上的纹路,不敢相信。

  “夫子,发生什么事了!”容阁主和任飘零还有池吉安,听到爆炸的声音就从麒麟堂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四个护卫。

  “容阁主,借一步说话,老夫有事禀告!”徐夫子看着清幽眼中还是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夫子,里面请。你们两个先回房去!不许乱跑!”容阁主严肃的看着她们两个,然后迈步进了练功房。

  “是,容伯伯!”清幽乖巧福了福身子,“知道了,爹!”容珞珈不屑的看着清幽。

  “幽儿又惹夫子生气了?”任飘零看着清幽问道。

  “爹,我没有!”清幽会开口说话以来就喊任飘零爹,无论任飘零怎么纠正让她喊叔叔,她就是不喊,无奈只能随她去了。他虽然表面上纠正她,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为了清幽能健康长大任飘零耽误了成家立业的年龄,是真的把清幽当作自己的女儿来养。他现在也四十岁了,每天都在刀口上讨生活,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也不想误了人家。

  “没有最好!”任飘零用手指点了点清幽的额头,转身进了练功房。

  “哼!有什么了不起!”此时只剩清幽和容珞珈和晓月和晓含站在台阶上,容珞珈说完一甩袖子就昂头走了。

  清幽看着拂袖而去的容珞珈无奈的撇了撇嘴,转身往藏书阁的方向走去。她现在想学占星术和阵法。有空再请教夫子了,现在只能自己先看看了。

  现在清幽的玄术可以说是炉火纯青的,她看遍了藏书阁里所有关于玄术的书籍,上天真的很不公平,让她一看就能领悟,照着念书籍上的口诀,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她见过任飘零用“飘絮飞羽”之后觉得太厉害了,于是就缠着任飘零要学他独创的腾云之术“飘絮飞羽”。

  飘絮飞羽的要领是要想象自己是根羽毛随风而飘,还要非常迅速,不让敌人有反应的机会!

  学习这个还要非常高的灵敏度和领悟能力,原先任飘零害怕她受伤,所以不让她学,后来被缠的不耐烦以为她学不会就会知难而退才答应教她,没想到告诉了她要领之后七天就学会了,而且经过清幽反复琢磨后竟然比他还要精进几分。清幽死活要学飘絮飞羽那是因为她觉得打不过就跑才是上策,古人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幽静的院落,只见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藏书阁三个大字,清幽推开门,一阵墨香钻进了鼻子里,清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最喜欢这种墨香味了。“晓月,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待会。”她看书时不喜欢有人打扰,双手快速的翻着书架上的竹简。

  “是!小姐!”晓含倒了一杯茶放在书桌上,退出去顺道关上了门。

  “容阁主,这清幽可是个奇才啊!她才金丹五层就能发出元神五层才可以施展的千里诛杀,这太震撼了!老夫教过这么多学生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看她施展时的样子像是刚学的,还不太熟练,如果她操作熟练和再往元神更深修炼那可是又一个了不得起的玄术高手啊!”徐夫子赞叹不已。

  “原来刚才的爆破声是清幽施展千里诛杀,难怪我刚才感觉到了好强大的玄识!还以为有人潜进来了,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容云鹤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哎!但愿不会带来麻烦。

  “清幽已经不需要老夫教了,就连我发出的千里诛杀都没有这等威力和距离,后生真是人才辈出啊!听说螟蛉国现任国主也是一位玄术高手,已经是元神九层了!老咯老咯!跟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了!”说完徐夫子就捶了捶自己的腰。

  “夫子可别这么谦虚,毕竟能修炼到元神期的高手还是在少数的,我的女儿虽然没有清幽这等玄力,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还需要夫子的辛勤教导呢!”容阁主朝徐夫子做个揖。

  “嗯!既然收了你的银子,我自然是会尽力教好大小姐的!”

  “那就先谢谢夫子了!想必夫子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会吧!来人送夫子回厢房。”

  “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夫子慢走!”容云鹤和任飘零、池吉安朝门口行了个礼!修为高和有声望的人总是会让人在潜意识里尊敬的!

  “任护法,你之前有没有发现清幽的这种能力?”容云鹤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就连他都发不出这种威力!

  “没有,之前只觉得她聪明,什么东西一学就会,没想到玄识居然这么强!”任飘零也不知道清幽现在的修为有多高。

  “那你最近多留意一下清幽!如果她对我们不利,至少我们可以提防,虽然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容云鹤为了阴鸠阁上下几百条兄弟的性命不得不考虑的更透彻一点!

  “是!但是这么多年,清幽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她不会做出伤害阴鸠阁的事!”再怎么说任飘零也是做了清幽这么多年的养父,他一直都很疼爱清幽,甚至已经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清幽的性格我也知道,只是为了阁里的弟兄我们不得不考虑的更周全!哎!只希望是我想多了。”容云鹤无奈的看向天边。

  现在天下看起来平静祥和,但是有些事情远远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掩藏在底下的却是波涛汹涌。

  这块大陆分别是东江属于罗曼国、西晋是天烬国,南都是南月国、北冥是螟蛉国。百年之前四国定下了一条和平条约,四国要和平相处,不得打仗,只为生灵不涂炭。但是百年之后四国易主,都是之前国主的子孙。虽然现在看起来表面交好,但是其他三国对螟蛉国的日益强大感到了一丝危机。季舒玄现今二十有二据说从小就是足智多谋,聪明绝顶,容貌更是极其俊美,还是螟蛉国有史以来的天才国主。他勤政爱民、法纪严肃,惩治贪官污吏,深受百姓爱戴!

  今年的年头一过就是和平条约到期的日子,其他三国的国主私下联系派出使臣在南月国秘密商议,想要连手消灭螟蛉国。因为他们惧怕季舒玄这个人得实力,而且螟蛉国远比其他三国要强大,所以他们只能选择连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