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红的血液溅在叶天冷的身上,那血红的眼睛,狰狞的脸庞,像是一个九幽恶魔,让人不禁恐惧!

  33酷**匠网首发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巅峰凝曦境的存在!竟然被叶天冷将之生生撕裂了身体。

  所有人都以恐惧般的眼色看着叶天冷。

  正在这个时候,叶天冷朝着那个叫天华的人望来,那双充满血红之色的眼睛竟让的他心底发怵!

  “哼,果然有些门道。”

  那叫做天华的人身后三名随从中那名未出手之人看着叶天冷嘴中说到,眼睛中虽然对此时叶天冷突然的变化有丝吃惊,但是却也只是暂时而已,冷冷的再次开口道:“为了那件‘阁楼’,连老夫都来了,能值得老夫出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那个一直未动的随从是一个老头,立于那天华年轻人身后,此刻却是向前一步,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起,此刻的茅草屋早在叶天冷当时斩杀那巅峰凝曦境随从的时候而被那强烈的气势冲击的摇摇晃晃,而此时在这名老头随从爆发出气势的时候,茅草屋终于四分五裂,被那强悍的气势冲破四散开来。

  “练虚境!”

  茅草屋破败坍塌,众人皆是躲开,璃若在一旁与那名巅峰凝曦境随从对战,观得此处,看那气势,这个一直未动的老头随从竟是练虚境!

  茅草屋的的坍塌,叶天冷却是如同机械般走到田珂儿的身旁,就站在那里,将田珂儿护在自己的身下,任凭那茅屋坍塌砸在他的身上!

  那狰狞的脸上一丝痛苦的挣扎,血红的眼睛虽然冰冷让人可怕,但是却坚毅的看着田珂儿。

  终于因自己的母亲田珂儿被那巅峰凝曦境的随从甩出受伤而愤怒,终于身上的那种情况再次出现,诡异血红的双眼,无比狰狞的脸庞,意识虽然模糊,他所做的一切他自己皆是不知,但是却将田珂儿护住,也许这就是叶天冷所看重的东西吧,亲情!

  “冷儿。”

  田珂儿痛心,她刚才被那巅峰凝曦境甩出,让田珂儿伤势无比严重,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为护住自己而一动不动的被那坍塌的茅屋砸在自己身上,眼睛中两行清泪流出。

  “啊!”

  “噗!”

  茅屋坍塌,那练虚境的老头将身边的叫天华的年轻人护住之后,终于动了,但是他首先做的却不是立即来攻击叶天冷,而是斩杀了一名离他很近的普通人。

  “爹,爹。”

  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就将潘虹吓的不知道动作,只是惊呆的一动不动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叶天冷残忍撕碎那巅峰凝曦境随从的时候,那飞溅的内脏血液让她恶心,但是却被吓的连吐的动作都不知道怎么去做了!

  但是现在却是痛心的大声喊着潘裂,那声音之中夹杂着恐惧,伤痛,以及后悔。

  正是那练虚境界的老头出手,第一个动作将潘裂给杀了,接着扑向了大逃的来这里看热闹的村里人。

  “噗噗噗噗……”

  “啊啊啊……”

  一道道的血柱喷溅,那些村名在惨叫声中被杀,虽然他们都在逃命,但是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也只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当然逃的不太远,练虚境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只是眨眼功夫,这里所有人只剩下了叶天冷,田珂儿,璃若以及对战的巅峰凝曦境随从,还有就是叫天华的年轻人以及那个练虚境老头,还有潘虹!

  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世界的法则就是这般,天道无情,命运无情,谁能逃出这个巨大的手掌!

  命运奈何?生命游录。

  “你还我爹命来。”

  潘虹大声嘶叫,脸上泪水簌簌而泣,朝着那练虚境老头扑去,此刻她无比伤心愤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爹被人所杀,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准男人所杀!

  “哼,若不是少爷要留你玩玩,老夫早就将你给杀了,一点不知羞耻。”那练虚境老头冷哼,随手一挥,潘虹倒在一边,但是却没有受伤,显然那老头并未真正的出手!

  “天华,帮我杀了他,帮我杀了他,他亲手杀了我爹。”潘虹抓住那天华年轻人的衣服,像是疯了一般,不断摇晃着恳求着天华。

  “放开,此事完后,本少爷自会好好让舒服舒服的,让你好好在我胯下快活,哈哈。”那叫天华的人一脸淫邪哈哈大笑,将潘虹甩开,看了眼潘虹,而后望向璃若。

  “哼!”

  璃若无比愤怒,那练虚境老头竟然将这里无辜的村民全部斩杀,她心虽善,但是却无能为力,正在这一刻却感受道那叫天华的我年轻人淫邪的目光,一声冷哼,身上气势又强悍了几分,击向和自己对战的那个巅峰凝曦境随从。

  “陆天华,你……”

  潘虹绝望,声音嘶哑,原来那叫天华的年轻人全名是叫陆天华。

  而潘虹却颓废的倒在了地上,她绝望了,自己这个看重的准男人竟然这般对待自己,那淫邪的笑声,还有倒在血泊中的潘烈,她心中充满后悔与绝望。

  她只不过想要一个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而已!

  命运无情,竟是这般,她那绝望的眼色中空洞,像是讨厌了这世间,她只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女子而已,命运却是给她了无尽的伤痛。

  命运,那无情的大手谁都无法逃过!

  她再次看了眼叶天冷,那血红诡异的眼睛,还有那狰狞的脸庞,她的心在痛!

  “你会想我吗?潘虹妹妹。”

  “我会一直想着你的,直到你回来,天冷哥哥,我们拉钩。”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脑海中,一幅幅的画面浮现,儿时的青梅竹马,她怎么能够忘记!也许,那才是她一生中过的最快乐的事情吧!但是天道无情,命运弄人。

  她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背叛了那拉钩的约定,但现实却给了她无情的伤痛!

  “别了,天冷哥哥,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如果有来世,我还要和你青梅竹马。”

  她心中后悔,最后一眼看向叶天冷。

  “噗!”

  一道刺痛血肉的响声,潘虹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她倒在了地上,那一张白皙的脸上微笑着,像是在后悔,还有解脱,望着叶天冷的方向,笑容终是被定格!

  “哼,不知好歹。”

  那叫做天华的男子看见潘虹竟然自杀,冷声哼到,眼睛中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继续看向那个漂亮女子璃若,一脸淫邪从未减若半分。

  “上,那小子有些门道,不要活的了,杀了他,那‘阁楼’定会在他身上。”陆天华朝着那个练虚境老头吩咐。

  “是,少爷。”

  那老头应到,他这次是奉命而来,务必全然听陆天华的吩咐。

  那老头是练虚境存在,身上气势无比强大,曦光点点爆发,照之当初那个夏皇朝皇子华服青年的练虚战傀不知强了多少!当然那只是战傀,没有自己的思想而已,无法使用曦光之力!

  并不是所有的凝曦境的修炼之人都可以使用‘曦光之力’,那是需要自身的感悟才能够触摸并使用。

  那练虚境老头身上曦光点点,一掌拍向叶天冷。那一掌无波无澜,只是伴随着点点曦光而已,但是那一掌的威力,却是要一击必杀叶天冷。

  “冷儿,小心。”

  强悍的气息直扑叶天冷而来,身后的田珂儿担忧喊道。

  “天冷,小心。”

  璃若在一旁也是担心喊道,她与那巅峰凝曦境随从的战斗也已经到了尾声,当然是她占尽上风,她此行是为了‘百墓冢’,当然不可轻易暴露身上的底牌,否则怎会让那巅峰凝曦境随从战这么久!

  虽然叶天冷是收复‘古阁’之人!

  叶天冷血目狰狞,那诡异飞血色眼睛中充斥着残忍嗜血,无形冰冷的气息看着那练虚境老头,一拳轰出,迎向了那老头的一掌。

  “轰!”

  曦光乱散,木屑杂草乱飞,强大的气势如同水波涟漪荡开。

  “什么?”

  那老头惊呼,但是身体却不由自己控制朝后倒飞出去,刚才的一击,那可是他尽全力想要击叶天冷,但是此刻却被击退!

  “噗!”

  那练虚境老头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喷出,刚才的一击,显然他已经受伤。

  要知道,他可是练虚境存在,并且是高级练虚境,但是却在叶天冷的一击之下受伤,刚才他为了速速解决这里事情,那一掌他可是用出全力了的!

  但是受伤的却是自己,他看着叶天冷,那血红的眼睛,狰狞的脸庞,像是一个地狱恶魔在瞪着他,心底竟然莫名的恐慌,观那叶天冷不过凝曦境而已,却让他这个高级练虚境受伤!

  受到那练虚境老头的攻击,但此时叶天冷却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脸上显现挣扎痛苦之色,他不希望自己的意识磨灭被掌控,他在挣扎!

  “娘。”

  突然间,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中充满了着急与担心。

  接着一道幼小的身影满脸泪痕跑向田珂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