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没有回过家了,看着眼前的村落,叶天冷眼睛中充满了兴奋,但是在那兴奋的眼睛中却夹杂着一丝担心!

  他的手中紧紧的握住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那是他娘亲田珂儿拿出的‘命魂石’!

  在五年前叶天冷离家被儒师堂教特训的时候,叶天冷的娘亲田珂儿将这命魂石交给了叶天冷,因为只有蕴灵境或其上高阶境界才可以以灵力催发,然而,在整个村落,她所知只有叶天冷的师傅堂教才拥有这般能力,无他,堂教曾经激发过这块命魂石!

  他在担心,五年了,爹,你回来了吗?

  ‘命魂石’,可以知道一个人的生命情况,在一定的距离内甚至可以找出方向以及位置。

  在回来的路上,叶天冷请求堂教再次激发了命魂石,和五年前一样,命魂石显示生命安好,但是却依旧无法测之其位置!

  叶天冷将那块命魂石紧紧的握在手中,他希望堂教失误,没有测清楚,因为他希望父亲已经安然回家了。

  “呵呵,看你当时那自信却又无比坚毅的样子,还以为是个男子汉呢,现在看来,好像还是个黏家的孩子哦。”旁边,一个女子发笑,声音无比动听,再一看,青衣长发,恍恍如天上玄女落得人间,虽然脸遮巾纱,但是仍然难以掩饰她那绝世的容姿。

  正是那华服青年一行人中那名叫做璃若的漂亮女子。

  正处于兴奋中的叶天冷被那道动听的声音叫醒,转眼看了一眼,只是一眼,那澄澈的目光,浅浅相望,叶天冷顿时间有种难以言明的感觉,因为那个漂亮女子实在是太美了,在这一刻,竟有种痴醉于她的感觉!

  “我美吗?”

  感觉到叶天冷呆呆的目光,那漂亮女子嘴角轻笑,但有着巾纱遮掩无法看到,但是她左手却轻抚一缕长发,无比的妩媚。

  “嗯。”

  叶天冷不禁痴呆,下意识的回答道。

  “咯咯……”

  那漂亮女子轻笑,打破了叶天冷呆醉,叶天冷不由一摇头,我这是怎么了!

  刚才的叶天冷虽然无比震惊那漂亮女子的美貌,甚至回忆起当时她没有遮掩巾纱的绝世的容姿,但是刚才自己的意识分明有着一丝短暂的模糊,所以才下意识的回答。

  叶天冷再次望向那美丽的女子,但是却发现那漂亮女子眼睛中除了那浅浅的澄明无垢,再无其它。

  “这女子不简单!”叶天冷心中评价。

  “喂,我要回家了,你还跟着我!”丝毫没有为自己下意识回答的话尴尬,叶天冷冷声问到。

  “我说过的,我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和我一起见我的爷爷为止,告诉你,不要想着将我甩开哦,你逃不出我的掌心的。”那漂亮女子微微一笑,竟然伸出他那洁白凝脂的玉手,攥拳扬手打趣道,那种可爱的样子不禁让人心生爱怜之意。

  “我家地方小,晚上睡觉可没有你的地方!”叶天冷淡淡说道。

  “没事的,晚上睡觉我自会找地方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快点走吧!”那漂亮女答到,丝毫不在意叶天冷的话里话。

  “喂,你真的要随我一同回家啊!”叶天冷再次说道,她的实力绝对不简单,虽然不知道儒师为何允许她可以跟着,但是他担心这漂亮女子会有什么企图,所以不希望她接触自己的家人。

  “喂,我叫璃若,不叫喂。你别想甩开我,我说过我会一直跟到你见我爷爷为止。”那漂亮女子轻怒,但是那种生气的样子越是越发的使人爱怜,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好吧,璃若,你姓什么?”叶天冷知道已经无法摆脱这个漂亮女子了,看着她那美丽的身影,只好转移话题。

  “我就叫璃若,爷爷说过,我们没有姓氏。”漂亮女子答到。

  “嗯?怎么会没有姓呢?”

  叶天冷反问,但却疑惑,难道连姓氏都不轻易透漏!

  叶天冷知道这名女子不简单,无论是这短短时间的接触,还是她可以跟着华服青年一行人来冰雪山脉,当然是为了参加‘百墓冢’而来,但是要知道那华服青年可是夏皇朝的皇子!由此,这女子的身份必然不会简单,而且身后包括那个她说可以知道‘古阁’的爷爷,定然都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爷爷说的,我们没有姓氏。”那女子随意答到。

  “哦。”

  …………

  两道身影就这样随意边走边说,儒师堂教带着白童回习堂了,而落斌五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也回家去了,此刻就只有他们二人而已。

  那做小茅草屋越来越近,叶天冷的脸上无比兴奋,终于到家了。

  “嗯?”

  终于是来到了那座小茅草屋前,叶天冷轻咦,透过那用枯木围城的院墙,发现自己家中竟然围着好多人。

  那外围的一层显然都是村上的人,叶天冷知道,邻里人都爱看热闹,莫非,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由木头做成的木门大开,叶天冷急忙走了进去。

  而一旁的漂亮女子亦是美目轻俏,急忙跟了上去。

  “潘烈兄弟,这件事情你也答应吗?”茅草屋内,一位女子说道,正是叶天冷的母亲,田珂儿。

  她的脸上甚至有些怒意,她一脸的憔悴,脸上有些苍白,但是那话语之中却分明有着一种威势!那种感觉好像一位实力高深的人物对着一个普通人般!

  “叶大嫂,对不起,是我潘裂的错,只怪我当时不该草率下决定。”一旁,一位强壮男子说道,脸上虽是惭愧之色,但是却一脸的铿锵有词,虽在道歉,但却将那歉意歉下去!

  “哼,草率?当时你怎么不这么说?潘裂,算我和峰看错你了。”草率!田珂儿怒,冷哼说道,那声音中竟含着一直威势,直逼潘裂,那是一种常年处于一种状态下所养成的一种威势!

  田珂儿和叶峰在一起后一直生活在这个小村落里,平时也是那种妇随夫行的那种妇人之道,哪里会养成这种威势!难道在这之前……

  “这位叶大婶,还望成全我和虹儿吧?感情的事情不是可以勉强的,我和虹儿是真心相爱的,虹儿的父亲也已经答应我们了,只是我们心中愧疚,一定要来这里当面向您赔个不是,这一切错都在我,不愿潘伯父和虹儿,只要你答应我和虹儿的事情,我愿打愿罚,并且我答应一定会给你们好好补偿的。”

  突然,在一旁一个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一个少爷模样的人大义凛然开口说道,看其面貌,不过十八九样子,不过他虽这般说道,但是眼睛之中却充满了藐视与不屑!

  “天华,谢谢你。”

  那少爷模样的人一副愿打愿罚的样子,而其身旁,一位女子听后满心的知足投入那少爷模样的男子的怀抱。

  那名女子高挑动人,不能说多么多么的漂亮,但是也绝对是个美人,正是和叶天冷曾定下亲的潘虹,她真是的年龄不过只有十四岁而已,但是五年的时间真的变化非常,现在的她,真的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好不漂亮!

  “虹儿,为了你,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你高兴就好。”那叫天华的少爷模样的人轻搂住那个女子,虽然嘴上无比温柔的说道,但是脸上却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让人鄙夷。

  “哼,潘裂,你就是这么来我家和我冷儿退婚的!带着你家闺女和其他人,滚出我家。”田珂儿大怒,来悔婚也就罢了,没有想到连相中的女婿也给带来了!而且在自己的家中竟然还上演一场你情我爱的戏!

  “叶大婶,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天冷,请您不要怪我爹,也不要怪天华。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们来此就是希望您能够原谅我们,天华知道后,心中也有歉意,也非常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原谅,叶大婶,您就原谅我们吧?”潘虹满脸的愧疚对着田珂儿说道,说完后望向那那个叫做天华的少爷模样的人,满脸的幸福。

  #看正版S~章b节。上g酷:G匠x网3

  而那叫做天华的年青人则是满脸的笑容,望着怀中的潘虹,那眼睛中满是色咪咪的兴奋之色,好像马上就可以……

  接着,那叫天华的身后三个随从中一个中年人随从手中拿出一张纸放于桌上,上面两个字却是异常明显,赫然是“悔婚”二字!

  “叶大嫂,我尊您一声大嫂,是看在当年叶峰救我一命的份上,还请您不要太过分了。今日,这悔婚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一旁的潘烈终于不在伪装自己的虚伪了,撕开了自己的脸皮,当时他确实是因为天冷成为堂教的徒弟才决定将自己女儿潘虹与天冷定下娃娃亲的!

  其实这悔婚是可以私下单独解决的,只不过那叫天华的这个准女婿却非要搞出这一番,实在搞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呵,真是好大的口气,只是不知道你这底气来自那里,就是那个小白脸吗?”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门口突然多出一位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