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那叫做火王的中年人大惊,仅凭一道声音就将自己的那一指震散,虽然自己那一指只是随意点出,没有用力,因为他要对付的只是个凝曦境的小子而已,但凭借自己王者境的实力,虽然没有用力,但那一指的威力亦是无比的恐怖。

  但是就是那道苍老的声音,平淡无波,却硬是将那火红的一指震散。

  “终于出来了吗?”

  而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在华服青年旁边的夜王眼睛中终于闪过一丝凝重,喃喃自语,看向发出那道声音的的方向。

  这时,那个方向走出一个白衣老者,一身儒雅的气息显得无比圣洁,虽然脸上亦满是皱纹,但那和蔼的样子不禁让人很亲近,来人正是儒师!

  只感觉到他慢慢的走来,但是每一步都不知跨越了多少丈的距离,只是一瞬间就来到了场中!

  “儒师。”

  “儒师。”

  叶天冷与白童同时喊道,但奈何此时二人身上皆是有伤,慢慢朝着儒师聚拢而来。

  叶天冷本就知道儒师的实力深不可测,无论是五年之前还是在那五年里,儒师的实力越发的让小天冷感觉无法估量!

  皇者境才能逆天重生自己炼骨,而儒师却无法帮助自己治疗,显然儒师不是皇者境,而当时堂教已然是高级蕴灵境,但却带着当时受伤无比严重的小天冷来找儒师治疗,可见儒师当时的实力绝对高于高级蕴灵境,但这皆五年之前的事情。

  当时儒师曾自语:“唉,如果我踏入到那个境界的话,相信定能将你治愈。”而且刚才仅凭他那一道声音就能将那火王的一指震散,儒师的实力不言而喻,绝对是王者之境!

  “哼,小小凝曦境,无视本王,死!”

  空中,火王虽然震惊那突然出现的白衣老者的实力,但是看到叶天冷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无视自己朝着那老者走去,一声冷哼,再次一指点出。

  只看到一根巨大的手指散发着熊熊的火焰,照映的整个山峰都变成了红色,一股散发着无比恐怖的炎热之息让这里的这座山峰都变灼热了起来,这座冰山上的冰雪只是一瞬间就皆被融化,露出那青黑的石质!

  显然,这一指与上一指根本不同而语!

  那一指所过之处,空气嗤嗤作响,似乎空气都被磨灭一般,直冲叶天冷而去。

  “哼,当我不存在吗?”

  只听得儒师冷哼一声,带着白童凌空一跃,来到叶天冷的身旁,只看到儒师一挥手,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透明的光罩,泛着涟漪,将白童与叶天冷同时护住!

  食指轻弹,一个小小的光团而出,击向那火王发出的那一指。

  此刻夜王也是随手一挥,一道光罩将他们那一行人皆护住。

  “轰!”

  那一指与那光团终于碰撞,强大的气息扩散,火红的光芒与那白光四散,发出的雷霆声音,震响整座山峰都在振动。

  “咔嚓……”

  虽然是在空中碰撞,但是那种余威却是险些将这座山脉折断,山峰之上,一道百丈大小的深坑就是这一击最明显的证明!

  “嘶!”

  处于光罩之内的叶天冷与白童显然安然无恙,但是心中却无比激动震惊,这就是王者境的实力吗,甚至山峰都能被折断!

  叶天冷在自己的灵魄海中曾看到过这般出手,不对,应该比这厉害百倍,千倍,但那终究是意识里,亲眼看到这般,心中无比的震惊!

  “嘭!”

  一声炸响,一道人影被打进那座山壁之内,一个深深的人型坑洞出现,原来儒师的那一弹指并非只是与那火王的一指碰撞那么简单,剧烈的碰撞只是表面的现象,而真正的事实是儒师的那一弹指撞散了火王的那一指,击飞火王砸进了山壁之内。

  而火王那一指的威力造成了山峰出现一个百丈大小的深坑。

  “轰……”

  乱石纷飞,那面山壁炸裂,从中出现一道人影,披头散发,身上满是血迹,好不狼狈,正是火王。

  望向儒师,满脸的恐惧写在脸上,真正受了儒师那一弹指他才知道儒师到底是何等的恐怖!

  火王虽然凌空,但此时却是摇摇不稳,似是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掉落!

  仅仅一弹指就将王者境的火王击的如此狼狈!

  “咻!”

  一道身影闪现,来到火王身边,将火王扶下,落于地面,正是夜王。

  “阁下好实力,只是那小子将我夏皇朝皇子殿下断下一臂,此事就此罢休怕是说不过去,不若这样吧,我与阁下一招为赌,我若侥幸,那小子也自断一臂算是弥补之失,若是我不如人,此时就此罢休,如何?”夜王开口。

  他知道这白衣老者实力虽然恐怖,但自己身为王者境强者,自是不甘不战而败,先将夏皇朝抬出,以有保障。

  当时在叶天冷将古阁祭出以阻火王的随意一挥之时,夜王就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这边赶来,所以面对叶天冷的空间武器古阁自是没有动作,而火王却被叶天冷的古阁丹药诱惑,兴奋的同时哪里有注意!

  而儒师来到时,叶天冷已经将古阁祭出,空间武器,怀璧其罪,既然已经暴露,儒师也就想着借火王的威压看看叶天冷这一年的闭关的成果。

  “夏皇朝,皇子!”

  但是当儒师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儒雅祥和的慈祥脸上却闪现一丝狰狞,望向那夏皇朝的皇子那华服青年,冰冷的眼睛中充满了无比的杀意!

  %最Z新V章Y节$9上酷{0匠6I网

  一向儒雅平和的儒师竟然失态,但也只是一瞬而已,接着开口道:“好。”

  紧接着一掌拍出,镇向夜王。

  但是那一掌无论力道还是什么皆被控制的无比完美,轻幽而去,所过之处皆是一切如常,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是儒师刻意为之,他真要出手,怕是这座山峰将会崩塌,他身后还有叶天冷与白童,不仅如此,他念识查到堂教与落斌也已经赶到。

  当时儒师堂教落斌一道敢来叶天冷闭关之处,但是儒师却感觉到叶天冷闭关之处不远的地方却存在着两股强大的气息,并且其中一股气息已然有所动作,儒师自然担心叶天冷与白童有什么不测,所以就先堂教与落斌一步而来,没有想到真的是他们遇到了危险。

  “哼!”

  夜王冷哼一声,似是对儒师不屑自己那一拍愤怒,一拳击向了那一拍,两人的力道皆是掌控的无比完美,只是相击,没有多余的力量分散,完全没有一丝的力量破坏周围一切,显然,夜王也是为他身后的一行人着想。

  “啵…”

  相撞,没有什么巨大的响声,也没有什么山崩地裂,只有一声轻微的响声而已。

  那相撞的灵力无形四散,而夜王眼睛中却是充满了震惊,嘴口一甜,那相撞的无形灵力被儒师掌握的无比精准,一丝已是打进夜王的身体里,但他强忍着那口鲜血没有吐出。

  “走。”

  只一个字,夜王带着火王还有一行五个年轻人而走。

  儒师实力到底如何恐怖?竟让两个王者境强者吃瘪!

  叶天冷一直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王者境!自己凝曦境终究蝼蚁,他越发的向往那百年方见的‘百墓冢’了!

  “百年段,墓冢见,机遇现,可夺造化。”这是儒师所说,也是叶天冷重生炼骨的机会!

  正当这时,一道狠毒的目光看向叶天冷,是那个夏皇朝的华服青年,那幽毒的目光望着叶天冷,似是在说,这件事没完!

  叶天冷眼睛冰冷,似是不屑,当时不应该只断他一臂,反正怎样都是与他不死不休!

  正当夜王一行人走的时候,那个一直无比冷酷的青年走来对着叶天冷说道:“你很不错,下次见面我们切磋一下?”

  果然和他性格一样,就连声音也是冷酷酷的。

  “怎么?想欺负我兄弟呀,下次我来陪你切磋,保准打的你屁滚尿流!”一道狂傲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坚毅的身影出现,黝黑的皮肤无比强壮。

  正是落斌,一旁堂教面无表情的望着叶天冷与白童,但那目光中分明存在着一丝慈爱。

  那冷酷青年看了眼落斌,没有多说什么,和夜王一行人走了。

  “呵,夏皇朝!好好好。”儒师看着那一行人远去,喃喃自语,从未有过的失态再次出现。

  紧接着,像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般,看向一旁的白童,那眼色之中充满了无限的寄望,接着望向叶天冷与落斌,一脸的希望之意蔓延。

  抬头望向天空,这一刻,孺师似是很悲伤!

  儒师出手,绝对碾压那火王夜王,而且他们将白童打伤,那王者境的火王更是对只有凝曦境的叶天冷出手,此事竟然就如此了结?

  难道真的是怕了那一行人是夏皇朝的人!

  那一行人走后,儒师他们也走了,百墓冢将现,他们还要为百墓冢的事情做准备!

  “咔嚓…咔嚓……”

  而当他们走后,这座山峰似是没有了外力的镇压,竟然出现一道道裂纹,整个山顶都在蔓延,但最终没有崩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