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刀就是那般的简单,但却逼得叶天冷无处可躲,有种感觉,自己无论向何方向躲闪,都会被那傀儡捕捉而斩中。

  “哼!”

  叶天冷冷哼一声,眼睛中充满无限的冷意。

  这一刻,叶天冷像是再次变了一个人般,眼睛中隐隐泛出淡淡的血丝,脸上却无比痛苦狰狞,像是在克制自己一般,但是身上的那股冷意却不禁让人感到可怕,若对方不是一尊傀儡的话,此时定能感到叶天冷的变化。

  五年的时间里,叶天冷究竟遭遇了什么?好像不在属于他自己了一般,像是在变成另外一个人般。

  最终,叶天冷像是终于克制住了自己,但是脸上却是无比痛苦,眼睛中终究没有出现那诡异的血红之色!

  看着那劈来的一刀,既然无法躲闪,那就战吧!

  双脚一跺地,身上的曦光之力爆发,以那长枪为媒介迎了上去,可以看到,那长枪尖端爆发出无比刺眼的光芒,伴随着空气嗤嗤的响声气势亦是无比强大的斩向那大刀。

  “轰!”

  一声大响,只见到叶天冷硬生生的朝后退去,地面上留下两道清晰的滑痕,以长枪着地止住自己的身形,但是一口鲜血仍是从嘴中吐了出来。

  而观那尊练虚傀儡,只是轻微的一震,但却丝毫没有半点的损伤。

  “哼,自不量力,竟然敢与练虚境傀儡硬拼,得罪本皇子,只有死。”那华服青年心中鄙夷叶天冷敢与自己练虚傀儡硬拼,不过看到叶天冷受伤,心中无比高兴。

  “天冷?”

  白童大喊,心中着急,可是无计可施,那可是练虚境的傀儡啊!但是自己受伤严重,无力再战,过去只能成为叶天冷的累赘!

  这一刻,他懊恼,为什么自己的实力就这么差,他下决心,若是这次平安无事,回去后一定好好努力,将实力提上去。

  而那脸上竟是满脸狂热之色的冷酷青年却是凝重的看着叶天冷。

  而那名漂亮女子脸上亦是无比凝重,并且脸色之上竟然闪现一丝担忧!

  那双胞胎兄弟此时也不在说些什么,静静的看着场中。

  “呵呵……”

  叶天冷以长枪支撑自己站起,脸上痛苦狰狞似是无法克制自己,竟然轻轻一笑,像是来自九幽魔头的狰狞的笑容,让众人心中不禁发冷。

  叶天冷的表情无比痛苦,一股强大的气息蔓延,他头发凌乱,无风自起,他在不停的压制自己,但是眼睛中的血丝却在不停的变多。

  对于这种情况,叶天冷已经见怪不怪了,五年的时间里,尤其是在一年闭关的时间中,这种现象不断的出现,好像自己终将被身体中心脏里的那个东西霸占!

  一年闭关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天冷也慢慢接触了自己身体的诡异,越发的发现自己不同寻常,来自‘灵魄海’中的幻影残忆,身体内那团光团显化的‘无上真功’,难道自己真的存在‘曾经’!

  那曾经的自己到底是谁?经历过什么?

  还有最为重要的是,有时自己竟然可以看到自己的心脏!

  而那心脏的周围竟然存在一滴诡异的血滴,不停的围绕着心脏转动,想要吸附心脏表面的小血滴,但是总会有一层金光闪现阻止!面对阻止,心脏竟然躁动不安,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但最终却被那金光所阻!

  酷$3匠s网#@永w?久X免费vK看小_@说

  每当那个时刻,叶天冷不知不觉中意识都会模糊,有种感觉,那一刻,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于此,叶天冷知道,自己身体的危机很大,他要克制自己,我就是我!

  即便如此,叶天冷的性格也是在不断的变化,像是被心脏中的那个东西所影响,叶天冷的性格竟然不知不觉中会变的冰冷!

  突然间,金芒再次闪现,一股清凉且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叶天冷不禁一震,眼睛中的那些血丝慢慢消失,脸上那痛苦狰狞的表情也随之不见。

  他松了一口气,将嘴角的血迹擦掉,看向那尊朝着自己走来的练虚境傀儡,脸上竟然一笑,像是有着自己的打算般,接着身上一震,强大的气息爆发了出来,身上的曦光环绕,无比的浓厚,此刻的气息尽然较之之前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你果然没有用全力,不过,即便如此,面临练虚境,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就在此刻,那华服青年竟然像是变了一个人般,与之前的表现完全不同,此刻的他倒显得更加的阴深!只是一瞬,他便又转回到原先的嘴脸,看向死人一般看向叶天冷。

  “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究竟有多强!拿你练手我想定会不错。”那冷酷青年轻轻一呵,喃喃自语,像是找到了什么有兴趣的事情。

  至于那漂亮女子与那双胞胎兄弟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静静的看着场中。

  接着小天冷打算不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一身凝曦境巅峰的实力尽显,若非自己‘炼骨’碎裂,他早就突破至练虚境了。

  不过正是没有突破至练虚境,叶天冷的实力不断沉淀,在凝曦境中怕是少有人敌,就是初级的练虚境也敢争锋。

  之所以隐瞒自己的实力,是忌惮其他人都未曾出手,那一行人一道而来,小心点总是没错。

  但是,小天冷的仰仗却并非是此,器阵师的器阵之法,至少为灵器存在的古阁,而且叶天冷感觉那古阁绝对不仅仅是灵器或是简单超越灵器的存在!以及那‘无上真功’!

  不过此时叶天冷却并不想动用这些自己的底牌,他要磨练自己,不以那些为倚仗,只是单纯的凭借自己的实力磨练自己。

  “好,那就让我看看这练虚境傀儡的实力吧!”叶天冷一笑,脸上坚毅的表情充满了自信,接着,他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长枪,竟然丢在了一旁。

  “什么!他打算空手对付那练虚傀儡不成!”众人惊讶,不禁出声。

  接着叶天冷动了,身上的曦光爆发,再次将自己环绕,一点点的曦光充满了力量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裂山拳!”

  一声大呵,出拳,叶天冷迎向了那练虚傀儡。

  这是堂教所教一种低级功法,当年堂教压制自身实力就以此功法斩杀了那为祸叶天冷村落的猛兽。

  这个时候,那练虚傀儡的一刀也已到来。

  “轰……”

  顿时间,空气紊乱,雪花飘飞,地面的深坑再次扩大几分。

  但是小天冷再次被震的后退,只是却不向之前那般狼狈,只是退后了五六步而已,但是那尊练虚傀儡亦是被震退了一步。

  练虚境果然强大,若不是这只是一尊傀儡,没有自己的思想,恐怕更加难缠。

  接着叶天冷没有停留,步伐流行,婉迤龙蛇,不断变化自己的身形,也是堂教传授的功法‘影行步’!顿时间一道道残影出现,速度无比之快,拳法再现,伴随浓郁的曦光之力砸向那傀儡。

  “轰!”

  再次爆发出大响,步伐好像对那练虚傀儡起不到什么作用,像是自己的每一步那傀儡都知道般,二者皆退,当然还是叶天冷落得下风。

  叶天冷单手执地,气喘吁吁,练虚境存在果真强大!还不待叶天冷松口气,那练虚傀儡又是欺身而来。

  “哼,真的以为无法制服你!”叶天冷冷哼。

  紧接着身上的曦光之力竟然慢慢隐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什么!”

  众人再次心惊,曦光之力只有从身体内部而发,而将曦光之力逆行进入体内……

  逆行使用曦光之力,以曦光之力淬炼体魄,这种疯狂的举动不是没有人实炼过,但是没有绝对的把握只会被曦光之力的力量冲击爆体而亡!

  叶天冷此刻身上再无半点的曦光,阳光的照耀下,他那坚毅白皙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砰砰砰……”

  拳头砸在精铁上的声音不断想起,而这次,叶天冷不在狼狈,体魄变强,肉体竟然与那练虚傀儡硬抗,而且竟然不落下风,隐隐间有着占得上风之势。

  不多时,叶天冷的终于战的上风。

  “轰!”

  那尊傀儡被砸了个跟头,那精铁般铸就的头颅上一个深深凹陷的拳印,至此,那尊练虚傀儡在无法动弹,胜负已定。

  但是叶天冷却没有停手,身上的曦光之力再次显现,极冲那傀儡而去,众人多看,不过是叶天冷恼怒想要毁掉那傀儡而已,接着曦光遮掩了二者。

  砸中那傀儡头颅,小天冷自知那傀儡已无法动弹攻击,怕是毁掉了,他当然不会多此一举将那傀儡彻底销毁,而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曦光中,古阁闪现,而那尊练虚傀儡不见,地面上只留下一片破碎的精铁铜片,那是古阁中的杂物。

  但是在祭出古阁的时候身体竟然莫名一热,和之前为救大师兄白童祭出古阁时的感觉一模一样,当时,就是这种感觉。

  “嗯,难道真的……”而这个时候那名美丽的女子身子竟然莫名一颤,之前在叶天冷出现时也是这般,此刻她更加凝重的望向那深坑中被曦光所包围的叶天冷。

  曦光散去,小天冷已然是累的虚脱,无力的样子竟然蹲坐在了地上,但是眼睛中却闪现一丝戏笑。

  “咻!”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极速而来,一杆曦光弥漫的长戟斩向了叶天冷,是那华服青年。

  “嘭!”

  叶天冷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华服青年虽然是一国皇子,虽然也被誉为天才,但是照之连练虚境存在都能斩杀的叶天冷显然是不够看的,只一招便拿下了那华服青年。

  “什么?你是装的?”

  正是那华服青年,趁叶天冷大战虚脱想要就此斩杀叶天冷,真是好不卑鄙。

  但是早在叶天冷的算计之中。

  “哼,我乃夏古皇朝皇子,最好把我放了,否则诛你九族,杀你全家!”华服少年高高在上,竟然以威胁。

  “哼,念在错在我先,就饶你一名,但是你杀我之心尽显,活罪难饶,那就断你一臂吧!”叶天冷冷哼,不为所动,竟然还敢威胁自己,但是错确实是先在自己这方,就饶他一名罢了。

  话罢,手中长枪挥下,斩向华服青年臂膀。

  “不!”

  看着那一枪斩来,那华服青年终于恐惧,大声嘶吼。

  “竖子而敢!”

  正在那一枪将要落下时,一道雷霆般的声音传来,仅凭那声音的气势,就让叶天冷无比震撼,手中长枪竟然一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