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血脉落斌

  “吼!”

  那只巨大的猛兽的金芒独角竟被那少年抓住,那只猛兽不由的大吼,想要摆脱,但是却被那少年死死抓住,不能动的分毫。

  即便是兽类,那猛兽却是从那少年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中感到无比的恐慌!

  “轰!”

  只看到那少年竟然抓住那猛兽的独角将那猛兽轮动了起来,重重的摔了出去,将一面山壁砸出一个坑洞。

  “嘶!”

  此时那少年的实力好像是爆发出了无数倍,只是那少年此时无论是身形还是那双血红的眼睛都让人感到诡异无比。

  那少年朝着那只猛兽走去,身形虽然在那猛兽面前显得无比渺小,但是此刻在那猛兽的眼睛中却是变得强大,那猛兽的眼睛之中竟然闪现着恐惧!

  那猛兽此刻站起,背后那因被甩出砸在山壁上的巨大伤口不断的留着鲜红的血液。它不断的向后退去,看着眼前那少年那双诡异血红的眼睛,它恐惧,想要逃走。

  但是那少年岂会就此让它逃走!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那少年照之之前都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速度极快,截断了那猛兽的后路,虬然隆起的手臂朝着那猛兽狠狠的砸去。

  那猛兽好像是不能动弹了一般,眼睁睁看着那少年强大的拳头砸来。其实不是那猛兽不想动弹,实在是那少年的速度太快了,来不及反应。

  “轰!”

  “吼…”

  巨大的响声中伴随着那猛兽凄惨的吼叫。那只猛兽飞了出去。

  此刻战斗完全是一边倒的现象,那少年血红的眼睛让人无比恐怖,除此外,看不到脸上有任何的表情,他慢慢走向那被砸飞了出去的猛兽。

  那只猛兽的身上凹陷出一个大大的坑洞,从中鲜血直流,而那巨大的眼睛中则满是恐惧。

  那少年终于走到了猛兽的面前,血红的眼睛没有任何表情,那隆起的肌肉,挥拳砸去,鲜血横飞,此刻竟是无比残酷!

  “吼……”

  凄惨声越来越小,最终完全泯灭。

  那只巨大的猛兽终于是死掉了,但是此刻那少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般,身体无比虚弱,像是要倒下一般,摇摇欲坠。

  “嘭!”

  那少年将要倒地,但是却被另外一只手撑住了,将他扶起。

  “师…师傅,孺师,你们来了。”少年无比虚弱,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无力的开口说道。

  那双诡异的血色双眼慢慢转变为黑色,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身上那虬然隆起的肌肉渐渐消退,除身体比较虚弱外,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

  那突然帮少年扶起的人一身黑衣,面无表情,正是在一旁几度欲出手之人,正是堂教,而旁边哪位白衣老者一脸祥和的样子则正是儒师。

  “五年了,你那血脉的力量终是没有能够掌握的住啊。”儒师开口说到,像是叹息,但是脸上仍然充满着喜色。

  少年惭愧,低下了头,确实,五年的时间,自从被儒师发现自己身体中竟然拥有强大的血脉的力量后,这五年被堂教与儒师倾囊相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将自己血脉之力得以控制。

  最重要的是,五年的时间,不对,加上成为堂教的徒弟后的时间,整整八年的时间了,他至今还没有突破‘凝曦境’!

  “好了,落斌。你需要一个契机而已。”堂教似是看透少年心思,开口说到,虽然语气生硬,面无表情,但是那种关怀却可以看的出。

  那少年竟然是落斌!

  五年的时光过去,他的变化还是蛮大的,身上那股坚韧执着都在透露着他这这五年的成果。

  他们都知道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等落斌都超出了凝曦境的实力,但是凝曦境是为修炼第一步,可以说是简单的,但又是至关重要的。而落斌则像是卡在了这一临水界般,迟迟无法突破。

  虽还未到凝曦境,但是其自身的实力却是无比强大,没有将自身血脉之力激发的情况下都可以硬憾晋级失败的那只快要堪比‘练虚境’的猛兽!

  堂教将那猛兽的头颅抛开,遗憾的是,没有发现魔核,要知道魔核出现的几率是非常小的,接着,堂教将那只猛兽的独角收起,那独角之上仍然有着淡淡金芒围绕,可以看出不凡。

  “好了,走吧,天冷也要出关了。”儒师淡淡开口道,一双老眼之中伴随着期待。

  一年之前叶天冷就闭关了,但是在这五年之中的前四年里,谁都知道,叶天冷的天赋超人,早已达到凝曦境巅峰,只是没有‘炼骨’,终究无法踏入练虚境,所以一年之前,他选择了闭关。

  “五年了,天冷,现在你的实力恐怕又是更进一步了吧,呵呵,这次让你看看我的实力。”落斌轻握拳,五年的时光里,他由儒师单独教导,五年了未与天冷见面,好战的他很是想念与期待。

  整整五年的时间,为了可以重生自己的炼骨,叶天冷可是无比努力,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可以摆脱蝼蚁的命运!

  时间过得好快,像是流水般,涓涓而逝。五年了,整整五年得时间过去了,无论是落斌还是其他人,都在改变着。

  一处山下,一个白衣青年盘坐于一块大石之上,一丝丝的白芒从他的身上不停的显现,一阵风吹来,将他一缕长发吹起,越发衬托着他飘逸灵动。

  仔细看,样子很是熟悉。不正是堂教的大徒弟,叶天冷与落斌的大师兄白童吗!

  这里很是安静,不像山脉其他地方般充满着野兽的兽吟之声。白雪与绿叶相映,越发的感觉这里清静自然。

  “嗖!”

  突然间,一道破空之声传来,只看到一道流光从白童的后方划空而去,速度极快,冲向了远方。

  在这一刻,白童一直闭着的双眼终于睁开,看着那道流光,眼睛虽然充满了期待与惊讶,但是却又好像不以为然般,显然,对于这种现象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他朝着后方看了一眼,原来在他后方不远的地方竟然有着一处很是隐秘的山洞,但是洞前好像有着一层无形的膜般,如水纹般,不断的激荡着涟漪。

  白童站起身,从大石后面拿出了两件东西,竟然是两件武器,一把匕首,一把长枪,其身上面都刻满了一些奇怪的符文,样子虽然看起来有点钝厚,但是却给人一种钝极而锋的感觉,拿起这两件武器,接着他朝着那道流光追去。

  …………

  而离这里不远处,一行人正在向着山脉外围深处前进。

  “璃若,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渴了吧?给你,喝点水吧。”一位华服青年手中拿着一个水袋朝前急走了两步追赶上了一位女子说道。

  只见那女子一身青装无比的清纯丽质,一头长发及腰随风轻轻扬起,给人一种恍若从天而降的真灵玄女一般。只是脸上围着一块丝纱看不见其面容,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她绝对无比的漂亮。

  “多谢皇子殿下,璃若不渴。”

  声音若天籁,无比灵动,没有多语,那女子婉拒,继续朝前走去。只留下那个华服青年还在原地手中水袋还没有放下。

  “哼,早晚都是本皇子玩物!”

  华服青年眼中闪现一丝狠色,接着脸上的欲望之色让人无比的恶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一行人共有五人,走在最前方的亦是一个青年,只是看起来好像有点冷酷,好像不合人群般,走在最前方无人与他说话,他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而最后面则是两个少年,年纪好像只有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他们的样子长的实在是太像了,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般。

  莫不成他们是双胞胎兄弟!

  他们着装鲜艳华丽,打扮也与山脉中人不同,显然不是山脉中人。

  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来,要知道山脉中可是非常的危险,凶禽猛兽无数,不小心便成了它们口中的食物。何况他们看样子都不大,好像都没有超过二十岁。

  “嗖!”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流光朝着这一行人冲来,流光速度极快,在其前端闪现着白色光芒,像是可以割裂空气般,带着嘶嘶的响声而来。

  正在走着的一行人,丝毫没有防备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最前方那个冷酷青年猝不及防只是轻轻一闪,将那流光堪堪躲了过去。

  J酷匠q网$永久Q免f)费JW看小说

  而在其后则是那个面带丝纱的美丽女子,也是猝不及防轻轻一跃,虽然将那道流光躲了过去,但是脸上的丝纱却被那道流光打中,滑落了下来。

  一张无暇美的不似凡间的面容展现出来,一双澄澈无比的眼睛,樱桃般的小嘴,琼鼻一点点,眉间一粒红砂,真的是无比美丽。

  青衣飞舞,她从空中缓缓而落,像是不是人间烟火,如同九天上的真灵玄女一般,无比的美丽。

  真的难以想象人间竟然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就是上天恐怕也会嫉妒她的容貌吧,真的不知如何来形容他的美丽。

  三千墨笔书画扇,

  朱砂一点绛红唇。

  九天真灵玄女舞,

  落得人间天妒颜。

  衣发飞扬,清纯丽质,脚步轻点,落在地上,那种清纯高贵的气质让人美到窒息。

  这一刻,一行人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就连那个最前方的冷酷少年脸上也是不禁痴醉。

  “嘭!”

  处在第三的位置,那个华服青年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刚才本身就陷入到自己的幻想之中,面对这猝不及防的变故,来不及防御,被那道流光打中。

  但是那华服青年的身上却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身前竟然形成了一道光罩,硬生生的将那道流光打偏落在了一旁。

  但是自身仍然被那流光所带来的冲击力给打的一个趔趄趴倒在地上,样子真的是狼狈不堪。

  而那道流光被阻打落,终于看的清楚它的样子,是一把长戟,戟身亦是布满了符文,样子看起来朴实无华,但是戟刃之上却闪现着摄人的寒芒。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出现,亦是极速奔来,眨眼间便来到一行人之前,正是白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