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真功”!

  小天冷惊讶!从脑海中多出来的那道光团竟然是一部功法!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部功法!竟然需要儒师那几乎一身磅礴的灵力冲击才将那道光团冲破彻底显化!

  而且竟然称之为“无上”!

  此时那道光团完全显化了出来,印在了小天冷的脑海之中。

  此刻小天冷已经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儒师倒在地上,小天冷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刚才的事情,小天冷知道的清清楚楚,在自己强行吸收儒师灵力的时候,小天冷已然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只是当时就连他自己也不能控制,所以只能任由体内的那道光芒吸收儒师的灵力,不过好在快将儒师的一身灵力给吸收干枯的之前,那团光团似是吸收饱了般终于停止住了吸收。

  “儒师,您没事吧?”

  小天冷面带担忧,向儒师问道。

  将儒师一身的灵力几乎全部吸收,小天冷心中担忧儒师会不会因此而影响自己的身体。

  但是同时惊讶于儒师的实力,一直认为儒师只是一个祥和的老人,教教村子中孩子们礼仪道德文学知识,却不曾想儒师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一身的灵力磅礴,而且竟然运用的如此灵活。

  虽然堂教没有具体的告诉自己个个境界所拥有的特性,但是在从古阁中获取的那位器阵师的传承中,却留下了更多的宝贵的‘知识’!从而小天冷也基本了解了修炼之道的一些必要的常识。

  要知道“灵力”可是‘蕴灵境’以上境界的专属!这么说来儒师至少拥有着蕴灵境的实力,凭那对灵力的运用,甚至会更高!

  儒师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小天冷,似乎在看着一个怪胎般。

  “没事,只是有点虚脱而已,无妨事。”

  儒师说道,只是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小天冷,似是想将小天冷给看个透彻。

  “儒师?”

  小天冷被儒师盯的发毛,不由向儒师喊道。

  “哦,对了,你的伤势基本好了,只是……”

  被小天冷提醒,儒师终于不在盯着小天冷了,将话题正转,朝着小天冷说到,只是说了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惋惜,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都已经知道了,谢谢你,儒师,将我身上的伤势给治愈。”小天冷的脸上完全没有因自己的“炼骨”碎裂,只能被困在凝曦境再也不能迈向更高的境界而表现的难过,似是向对待一般事情一样坦然对之。

  看到小天冷竟然这般说到,没有想象中的难过,这样更加让儒师不忍心,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儒师有种错觉,这真的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吗?无论说话还是心境上都是这般的成熟老道!

  “唉!”

  儒师一生叹息没有再说话。

  接着小天冷再次谢过儒师,便想着回家了,在儒师这里已经待了好几天了,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

  上次由于身上的伤势太过严重,只能远远的看看自己的母亲,脑海中那张憔悴的面庞,小天冷的心如刀绞,似乎不想再耽搁一秒钟的时间,要立即回家!

  之后儒师交代了小天冷一些事情,让小天冷不要泄露有关于儒师自己的一切事情,包括自己是一个修炼之人以及这件密室之后,小天冷再次谢过儒师,便离开了这里,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家’!

  看着小天冷离开密室,儒师像是突然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喃喃自语:“罢了,童儿的师弟,也算是我的徒孙吧!五年后,就看你的机缘了!”

  接着儒师盘膝走到一张冰床之上,密室中的灵气又变的浓郁了起来,一丝丝的灵力被儒师纳入到体内。

  出了密室,小天冷立即展开自己凝曦境的实力,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奔去。

  此刻,他的心中无比的激动,自被堂教外出磨练自己和落斌提升实力,已经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回过家了。

  而且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让小天冷更加的思家,毕竟小天冷也是个孩子啊!这段时间中在生死边缘徘徊,人心的险恶,让他身心疲惫。

  累了,家,就是归宿!

  凝曦境的实力展开,速度果然不一般,只是一会儿的时间,终于是看到了那个阔别多年家了。

  一座小茅草屋呈现在小天冷的眼睛中,还是那个枯木围城的院子,院子中那些简单的农具四处散放着。多么熟悉的画面,虽然破败,但是却让小天冷勾起无数的回忆,轻轻的触摸着那些枯木,小天冷的眼睛中不禁湿润了。

  “吱呀。”

  依旧是这个熟悉的声音,枯木围城的大门被小天冷打开,小天冷朝着茅草屋中走去。

  U.更NY新/最C快\上酷匠网}

  一步一步,小天冷朝着房门走去。房门开着,小天冷轻轻的走了进去。

  接着一道柔弱却又无比坚强的身影映入到小天冷的眼睛中,看着那道身影,小天冷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簌簌瑟掉落了下来。

  “铛!”

  那道柔弱的身影手中的瓦盆滑落,怔怔的愣住,眼泪像是决堤般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他擦了擦眼睛中的泪水仔细的看着眼前这幼小的身影,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娘。”

  小天冷喊道,扑倒了田珂儿的怀中,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小天冷这段时间所受的一切,全部都释放了出来,只有在母亲的怀抱里,小天冷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的孩子。”

  田珂儿温柔的喊道,轻轻的抚摸着小天冷的头,一张憔悴的脸上虽然还挂着泪水,但是终于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虽然前些小天冷的大师兄白童来告诉自己小天冷已经找到回来的消息,田珂儿无比的惊喜,但是等了这么多天却迟迟不见小天冷的身影,现在看到小天冷终于是回来了,田珂儿的心中无比的激动。

  小天冷看着母亲那张无比憔悴的脸,心中很不是滋味。

  “娘,儿子让你们担心了。”

  说着将母亲抱得更紧了。此刻,母子之间的爱全部都融入道了泪水之中。大爱无疆,田珂儿将小天冷紧紧的搂住,再也不让自己的儿子从自己身边逃走!

  “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田珂儿温柔的擦拭掉小天冷的眼泪,看着那张稚嫩的脸庞,田珂儿连续重复着自己的话。

  虽然小天冷不是田珂儿亲生的,但是却更似亲生,从来都没有当小天冷是外人看待。无论是她,还是叶峰都是无比的喜欢这个孩子。

  从小小天冷就很懂事,从来都不给他们惹麻烦,就连他们都惊讶小天冷的懂事,但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没有仔细的注意到。

  “好了,孩子,不哭了,回来了就好。对了,冷儿,还没有吃饭吧?我现在就给你做饭吃去。”田珂儿拍了一下额头说道。

  “嗯嗯,娘,我还真饿了呢。”小天冷擦干自己的眼泪,稚嫩的小脸上露笑容开口说道。

  田珂儿看着小天冷,脸上也是露出会心的笑容,朝着盛放粮食的木桶走去,她要为儿子做顿好饭。可是却发现桶中的粮食又快没有了。

  这是前些时日落斌给送来的一些粮,叶峰一直没有回来,家中的粮食早就没有了,田珂儿一个妇道人家,还要照顾两岁的叶天悯,只能凭借闲暇时间做活换些粮食,但是却换来的粮食根本就不够他们吃饱的,省吃俭用加上潘虹家与落斌不时的送来一些粮食,才堪堪维持道现在。

  想道三个月已经早早的归去,到现在叶峰还是没有回来,田珂儿的脸上又是露出担忧。

  “娘,弟弟睡着了。”

  小天冷朝着里屋走去,看到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在床上睡的正香,正是小天冷的弟弟叶天悯。看着那可爱的样子,小天冷不由的走近。

  “嗯,冷儿,你弟弟刚刚睡着,别吵醒他喽。”田珂儿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口说道。

  小天冷从里屋走出来,看着正在忙活着的田珂儿,走上前去笑着说到:“娘,我也来帮忙。”

  说着将袖口挽起,一副要出力帮忙的样子,只是那幼小的样子却显得很是滑稽一样很是可爱。

  看着儿子这般的懂事,田珂儿很是满足。“冷儿真懂事,娘做就可以了,你先出去玩会吧,等一会饭就做好了。”

  但是小天冷坚持要帮忙,无奈,田珂儿只能答应。

  母子俩一起忙活,多么温馨的一副画面。

  “对了,娘,爹呢?”小天冷问道。

  听到这,田珂儿手中突然一顿,脸上一副担忧的表情,不过随即露出一副别扭的笑容,开口说道:“你爹有事,出了趟远门,现在还没有回来。”

  田珂儿没有将叶峰的事情说出来,怕小天冷担心。

  为了寻找小天冷,叶峰现在还没有回来,说好的三个月的时间,无论找到与否都要回来的,毕竟家中他还需要照料。

  但是现在三个月的时间早已过去,可是叶峰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田珂儿的心中无比的担心。

  儿子已经回来,可是自己的丈夫现在却又不知怎样,田珂的心中只能祈祷,保佑叶峰千万不要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