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堂中,儒师所在的密室中。

  此刻,儒师的身上霞光缭绕,一身白衣圣洁无比,只看到儒师手中不断变化着指法点击着小天冷身上的个个穴位。

  一丝丝的灵气被儒师灌入到小天冷的体内,此刻的小天冷早被堂教点了穴道昏迷着,压根不知道此刻发生的一切。

  小天冷的身上被一丝丝透明的灵气包围着,霞光映托着小天冷,身上的伤口竟然快速的愈合着。

  身上的鲜血都被儒师的灵气所洗刷,伤口皆都愈合,小天冷的皮肤白如脂玉一般。

  “唉,外伤好治,难就难在你的内伤了!骨头竟然断掉这么多,还有那根…,唉,怕是终要废了。你小子能活下来已是很不错的了,能不能将你内伤治愈,就看你的造化了。”儒师看着小天冷,似是惋惜什么,叹了口气说道。

  对于小天冷,儒师还是有些印象的,就是儒师当时告诉堂教那鞭尾狮的魔核助白童入境凝曦后就将剩余的给小天冷与落斌使用,助其领悟并尽量入境凝曦。

  当时就感觉到这两个孩子不错,但还是看走眼了。自打从堂教那里知道落斌异变的事情后,儒师就对落斌格外的照顾,就像是捡到了宝贝似的!

  村子里的人只知道儒师是一个祥和的老者,在习堂中只负责教导孩子们一些礼仪道德文学知识,在村人们的心目中很是受尊敬。但是却不知道儒师同样拥有着不错的实力,只是儒师从来没有出过手罢了!

  落斌回来之后就被儒师叫去,像是捡到了宝贝似的,对着落斌格外的‘照顾’!儒师给落斌制定了一系列的特训,来训练落斌。每天都让落斌痛苦大叫,直到落斌累的身上没有一丝力气才放过落斌。

  落斌叫苦,去找过堂教,希望堂教求情让儒师‘放过’自己。但是堂教说了一句话让落斌再也不叫苦了。

  “如果你不听从儒师的安排,那以后就不必再叫我师傅了。”

  堂教一脸的严肃嘴上这般说到,但是心中却是无比高兴!他可是知道儒师的实力的,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

  落斌听后,看着堂教一脸严肃坚决的说道。立马听从儒师的安排,再也没有叫过苦了。

  但是在听从儒师的安排后,不断的接受儒师的指导后,落斌发现,儒师的实力亦是非凡,接触的时间越长,落斌心中就越是惊讶!

  “儒师竟然也拥有着这般强大的实力!”

  落斌越来越惊讶儒师所拥有的实力,直到后来落斌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儒师的实力。

  “深不可测”!

  此时,儒师开始治疗小天冷的内伤,控制着一丝丝的灵力导入到小天冷的身体之内,修复着小天冷身体内的每一根断裂的骨头。

  “唉,看来老夫也是无能为力了,没有想到你身上伤势如此的严重,这里的骨头终究是碎裂了!可惜啊,如此好的天赋,今后怕是再也不能修炼了!”突然,像是再次确定自己的判断无误,儒师一声叹息,为小天冷的如此好的天赋而惋惜。

  他将灵气输入到小天冷的身体之中,以修复小天冷断裂的骨骼,但是却发现一根隐蔽的骨头已经碎裂,任凭怎么治疗,也不可能将粉碎的骨头愈合啊!

  而那处隐蔽的骨骼正是修炼之人必须拥有的“炼骨”。

  “炼骨”是修炼之人必不可少的骨骼。

  炼骨炼骨,正如其名,只有达到练虚之境才知道“炼骨”是何其的重要!炼骨碎裂,那么就注定一生只能在练虚之下的境界了!

  “唉,如果我踏入到那个境界的话,相信定能将你治愈。”儒师暂时停下来自语说道。

  “呵呵,如果达到那个境界的话,我也不会在这里隐忍这么多年了。”似是自嘲,儒师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坚决,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我们一定会回去的,祖辈的基业,不能在我这辈断了!”

  虽然脸上经历着时间沧桑的变化满是皱纹,但是此刻他的身躯却显得无比的矫健伟岸。

  身上强大的气势散去,看着小天冷再次惋惜道:“唉,虽然一身修为没有废除,但却只能止步于凝曦境了!十岁入境凝曦,如此天赋,可惜了!”

  “算了,天命不可违,唉,先将你其他的骨骼接上,至于究竟能治愈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儒师自语道。

  接着,儒师再次出手,修复小天冷断裂的骨骼。

  灵雾弥漫,霞光缭绕,这间密室中的灵气浓郁,若非知道这是儒师所在的一件密室中,恐怕真的认为这里是一处洞天福地!

  一丝丝的灵气皆朝着儒师而去,而儒师则控制着灵气一遍遍的洗刷着小天冷的体内,那断裂的古骨骼一根根的被接起。但是仍然有着一根碎裂的骨头无法连接。儒师尝试着接起,但是仍然没有动静。

  “唉,可惜了!”

  再次惋惜一声,儒师已经打算开始收功,能讲将小天冷治愈成这种程度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所有的骨骼皆被接好,身上光滑如玉,所有的伤势都被治疗好,只是那处“炼骨”他却是无能为力。

  正当儒师控制自己的灵力将要收功的时候,突然间,小天冷的身体中像是什么东西在复苏一般,身上的灵力竟然被小天冷吸取,一时之间竟然脱离不开小天冷的身体。

  “咦?这小子的体内有怪!”

  儒师轻咦,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但是儒师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灵力被小天冷强行吸收,因为到了他这个境界,难道还担心一个只有凝曦境的小子吸收自己的灵力不成?

  自己身体中那磅礴的灵力就算是将一个凝曦境界的人吸收撑死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一阶之差,差之千里,更何况,小天冷不知差了儒师多少的境界!

  “唉,算了,便宜你这小子了。”

  儒师叹道,竟然控制着自身的灵力朝着小天冷的身体内而去,他要用灵力为小天冷“洗礼”,排除小天冷体内的杂质。

  霞光氤氲,一丝丝的灵气围绕着小天冷,洗刷着小天冷的每处肌肤。

  此刻,儒师的额头上已经出现汗渍,凭他的实力,给人用灵力洗礼是很吃力的,也许是惋惜小天冷的天赋吧!

  “洗礼”,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就是一种排除体内杂质的方式,将自身的杂质排除出来,以完美之身更好的修炼。

  通常“洗礼”是没有固定方式的,可以自己进行洗礼,以天材地宝,一些珍贵的灵物来进行洗礼,或是以境界高阶的实力来为境界低级阶的人进行洗礼等等。

  此时儒师已经非常的吃力,即使凭他现在的境界,以灵力给别人进行洗礼仍然是非常吃力。

  终于,小天冷体内的杂质被排出,刚才还肤如脂玉的小天冷此刻被一层黑乎乎的东西粘连在身上,那就是排除的杂质。

  此时儒师已经将小天冷的杂质排了出来,正要收回自己的灵力。但是却发现小天冷仍然在吸收着自己的灵力。

  “嗯?”

  儒师惊讶,自己的灵力是何其磅礴,自己都将给他洗礼完成了,他竟然还在吸收自己的灵力!

  虽然缓慢,但是吸收的灵力已然不是一名凝曦境可以承受的了的了。这么多的灵力,足可以将一名凝曦境的人给撑爆了!

  这样下去,小天冷真的会被吸收的灵力所撑爆!

  于是开始强行制止小天冷吸收,但是却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不受自己所控制,源源不断的被小天冷强行所吸收。

  “什么!”

  儒师大惊,自己何等的境界,这小子不过是凝曦境而已,自己的灵力竟然不受控制!

  而这时,像是到了关键时刻,小天冷吸收灵力的速度越来越快,似是不满足儒师的灵力,密室中那浓郁的灵气竟然也朝着小天冷用去涌去,被小天冷吸收。

  速度越来越快,密室中的灵气被吸收,顿时空了起来。小天冷的身体像是一个无底洞般,身体周围竟然形成了一个漩涡。

  “不行,这小子太怪!不能任由他在吸收下去了。”

  儒师心惊,已经担忧起来,想要切断与小天冷的联系,这样下去,自己会被灵力干枯致死的。

  心中无比的困惑,实在搞不透眼前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十岁的一个孩子入境凝曦不说,就凭现在所吸收的灵力就是一百个凝曦境的修炼者也会被活活的撑爆的!

  此时儒师身上大汗淋漓,一张苍老的脸上不禁着急,身上的灵力已经过半被小天冷吸收,但是看样子小天冷却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样子。

  “喝!”

  儒师大急,冷声一喝,想要强行震断与小天冷的联系,终止自己的灵力被小天冷吸收。

  但是儒师那深不可测的实力竟然没有将与小天冷的联系震断!

  儒师心中无比震惊,身上的灵力被吸收的越来越少,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真的会灵力干枯而死。

  此时儒师脸上无比的着急,用力的挣扎摆脱联系,但终究没能成功。

  “难道我竟要折在一个凝曦境小子的手上不成!”

  a酷F(匠`●网永8久t{免)费(看z小说x{

  此时儒师一身的灵力几乎全部被小天冷所吸收,就在儒师的灵力将要全部被小天冷所吸收干枯之时。

  小天冷终于停止了吸收,而儒师一身灵力几乎全部被吸收,身体虚脱竟然一下栽倒在地。

  此时儒师一身冷汗,回想刚才,心中震惊无比!

  而被堂教点住穴道的小天冷此时却睁开了眼睛。一身的实力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过从‘灵魄海’中出来后被打入小天冷体内的光团,小天冷体内多出来的东西终于是浮现出来被小天冷掌控。

  “无上真功”

  以前小天冷认为是由于自己实力太低而不能接触那道多出来的光团,现在凭借儒师灵力的冲击,终究是将那道光团打破显化。

  原来是一部功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