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山脉,常年覆盖着寒冰,雪花是这里的常客。

  一座座山峰矗立,雪白无垠,点点的花草盛开,树木葱茏,覆盖着积雪,显得这座山脉不同寻常。

  将山脉放大,一个小村落中,一个妇人正在小茅屋内照看一个孩子。妇人的脸色憔悴,一脸的忧心忡忡,眼睛中带着希望望着窗外,但是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而他怀中的那个小孩子不过两岁左右的样子,正在咿呀咿呀说着话,稚嫩的声音说的不清楚,但是可以听的出那几个字是什么“爹,娘,哥哥……”

  那个妇人将孩子楼在怀中,一张苍白的脸上却流下了两行泪。

  夜幕降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终究没有等到自己想见的那身影,憔悴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终于将窗子给关上。

  离这座茅草屋不远处的一处高地上,一个中年人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小男孩正面对着那座茅草屋。

  “你真的不回去看看吗?”那中年人说道,脸上依旧严肃的样子好像从来都没有笑过。

  “我这个样子,回去只会让他们担心。师傅,谢谢你帮我这么多。”中年人抱着的那个小男孩说道,眼睛中带着真实的感谢,要不是师傅,恐怕现在早就死了。

  接着那小男孩朝着那做茅草屋的方向望去,眼睛中带着伤心。“爹,娘,让你们担心了。”他多么想现在就回去,可是他不能,就连在这里远远的望着,还是小天冷坚决要求堂教的。

  因为小天冷身上的伤刻不容缓,以后落下残疾的机率很大,而且被废可能性……!

  “你是我徒弟,我是你师傅。”堂教说道,面无表情,小天冷知道堂教本就如此,但是心中仍是无比感激。

  “走吧,你的伤势很严重,在不急时治疗的话,恐怕…就要废了!我会告诉你爹娘你没事的。”堂教接着开口道。

  虽然表面上看他很很镇定,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无比的着急,从小天冷的身上,他看到一些熟悉的身影。

  “嗯,只是师傅,我…还能好过来吗?”小天冷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忧,自己的伤势只有自己最清楚,如此严重,他很担心自己是否还能彻底好过来。

  “这么不争气!”

  堂教突然大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那怒中确实满含爱意,就像父亲对儿子般的训斥一样。

  盯着堂教的目光,小天冷突然感觉到那目光中满是慈爱,没有敢再说什么。

  接着,堂教抱着小天冷向着习堂的方向走去。

  小天冷望着自己家的那个小茅草屋,眼睛不自觉的竟然湿润了,他多么想现在就回家,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好好的。

  在回来的路上,堂教已经告诉了小天冷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中他家中的情况,在冰雪山脉中突然发生的那场大灾中,村子中只有部分人活了下来,而小天冷正是从那段时间中失散的!

  得知小天冷失散的消息,小天冷的父母无比的担心,每日都过的很不是滋味,父母的爱大过天。

  小天冷听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了泪水。

  现在看到自己的母亲那憔悴的面容,小天冷更是心如刀割“是儿子让你们担心了。”

  那茅草屋在小天冷的眼睛中越来越小,虽然没有看到自己的父亲,按说现在天色已晚,父亲应该该回家了啊!

  但是小天冷心中已经很是满足了,两年多的时间了,看到自己的母亲,心中还是很满足的,回想刚才自己的弟弟叶天悯张牙舞爪的好不可爱的样子,小天冷不自觉的笑了。

  “我一定要变的强大起来!”小天冷按下决心。

  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小天冷终于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残酷,人命草芥,没有强大的实力只能任人鱼肉。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起来,才有可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慢慢的,堂教抱着小天冷消失在黑夜中。

  天上月亮弯弯,星星一闪一闪的,在夜中寂静美丽!月光洒下的光辉,多么的柔和。

  “吱呀!”

  小天冷的母亲突然推开了窗子,向着堂教与小天冷刚才所在的高地方向望去。

  月光很亮,将那处高地照的清清楚楚,除了白净的积雪之外,那里什么再也没有其他。

  小天冷的母亲再次失望,关上窗子,走到床边。

  床上,一个小孩子睡的正香,是小天冷的弟弟叶天悯。看着那可爱的样子,小天冷的母亲那憔悴的脸上终于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

  不过,眼睛中却不自觉的湿润了起来。

  小天冷的母亲轻抚着床上的那个小孩的脸庞,泪水止不住的一颗一颗从眼中滑下来,在烛光的照映之下一闪一闪的,显得格外的美丽。

  “峰,你一定千万不要出事啊!赶快找到冷儿回家。”小天冷的母亲祈祷,心中无比的担心,一张憔悴的脸上无比的忧愁。

  三个月的时间早就已经过去,但是叶峰还没有回来,这让的小天冷的母亲无比的担忧。三个月前,叶峰前去寻找小天冷,说三个月内一定回来,可是三个月的时间早已过去,叶峰仍然没有回来,这让的她很是担心!

  现在自己的儿子小天冷生死不明下落不知,他的丈夫如果再出事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咕咕……”

  突然,小天冷的母亲肚子直响,他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走到锅灶旁,打开乘放粮食的桶盖,发现里面的粮食大约只有一碗左右,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小孩,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终究没有去取那些粮食,将桶盖盖回原来的地方。

  叶峰在出去找小天冷的时候,家里的储粮只够三个月的时间,现在三个月的时间早就过去,储量也早就吃完了。但是好在有着潘虹家与落斌家的接济,他们娘俩才支撑到现在。

  但是总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所以小天冷的母亲就尽量少吃粮食,将粮食留给叶天悯,叶天悯还小,不能被饿着。

  大爱无疆,虽然柔弱,但是总能顶的住起生活带来的重压。

  像清风,抚摸着时间带来的成长,但却不停留奢望回报。

  像细水,滋润着干枯的心灵,用那最后的一丝力量让你遍地花开。

  习堂堂教抱着小天冷来到儒师的住所。

  屋内,儒师一身白衣,一副儒雅的气息很是详和慈蔼让人感觉无比的亲近。

  “嗯?伤势竟然这般严重!”

  看着堂教抱着的小天冷满身的鲜血,伤势无比的严重,儒师问道。

  接着堂教将经过大致的将了一下,凭堂教的猜测竟然和小天冷的经历大致相同。!

  “唉,空间武器!你这小子,看来真是撞了大运了。”在听到空间武器的时候,就连儒师也忍不住的眼睛一亮。

  “只是……唉,伤势如此严重,就连我也不一定可以将这小子治疗好。”只见儒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师…儒师,这小子天赋这般好,不能让他就此折在这里呀!”堂教话突然一停顿接着有说到。

  但是他的心中一沉,别人不知道,但是堂教最清楚儒师的真正实力的。若是连儒师都不能救治好的话,那小天冷恐怕就真的就要废了!

  伤势如此严重就算可以活的下去,但是没有那…碎了,以后恐怕是无法修炼了,沦为废人了!

  “儒师的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道过!对了,想起来了,在堂教为自己出手对付浩阳族老族长与赵暄儿的爷爷的时候,堂教癫狂的时候。就是那句‘痴儿,还不速速醒来!’”小天冷心中突然想到。

  想到自己的伤势就连堂教都无法治疗来求助儒师!真若如此的话,那儒师的实力……,小天冷心中无比的震惊。

  “还请儒师出手救救天冷,天冷…咳咳……感激不尽。”小天冷虚弱的说到。

  深知自己的伤势就连在那古阁中获得的丹药都起不来太大的作用,所以一切的希望都在儒师了,虽然不知堂教为何带自己来求儒师,在小天冷的印象中,儒师是个很儒雅祥和的老者,但实力……。

  D&酷匠‘z网+首+`发#k

  “唉,你这小子。好吧,就看你的命运了!”儒师朝着儒师摆了下手然后对着小天冷说道。

  不过心中惊讶这小子竟然说话如此成熟老道,不过最惊讶的还是小天冷的天赋,这么小就已经入境凝曦踏上真正的修炼了。

  接着儒师示意堂教先将小天冷的穴道封住,小天冷暂时昏迷了过去。

  “随我来。”

  儒师对着堂教说道。

  接着走到墙角的柜子旁边,伸手好像碰了一下什么东西,接着墙上出现了一道门,儒师与堂教则进入那道门中。

  门内的空间好大,里面的各种东西摆设的都很是齐全,最重要的是,这里灵雾缭绕,像是一座洞府一样。

  若是小天冷醒着的话,一定会被这里的气息所震惊!

  接着儒师吩咐堂教将小天冷放到一张石床上。

  “好了,你出去吧。”儒师开口道。

  “嗯,儒师,天冷就拜托您了。”堂教恭敬的说道。接着朝着外面走去。

  “对了,你的心境不稳,好好克制住自己。”儒师又开口道。

  堂教突然停住脚步转身恭敬的朝着儒师说道:“谢谢儒师。”

  在救小天冷时,如果不是儒师将自己唤醒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会被仇恨蒙蔽自己,癫狂下去。

  谢过儒师,堂教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