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突然,一声娇喊。一道倩影出现,朝着赵暄儿的爷爷跑去。

  只见到那倩影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白衣,长发飘飘,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好不漂亮。

  没错,这道倩影正是赵暄儿,终于是追了上来,看到他的爷爷嘴上似有血迹,心中担心于是赶紧问到:“爷爷,你怎么了?没事吧?”

  这时,又有五六人出现,走到赵暄儿爷爷的身旁,正是与赵暄儿同来的几位族人,还是赵暄儿爷爷带出来的,当时赵暄儿发出信号,赵暄儿爷爷带着几人就来寻了,但是赵暄儿爷爷担心赵暄儿怕赵暄儿出什么事情,于是先一步而行。这几人就留在了后面。

  这几人看到自己的族长竟然受伤了,赶紧做出戒备的防御之势,将赵暄儿与赵暄儿的爷爷保护了起来。

  “族长,您没事吧?”其中一人说道。

  “暄儿,你怎么来了?快走,你们几个赶紧保护小姐回族。”赵暄儿爷爷的话语中很是着急,他生怕惹怒那个中年人而大开杀戒,刚才的那一幕他可是历历在目,现在想起还有些后怕。

  “不,爷爷,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是那个小弟弟救……”赵暄儿想告诉她的爷爷正是小天冷救下的他,可是转身看到小天冷浑身是血的靠在一棵树旁,声音嘎然而止。

  她看到小天冷身上浑身是血,伤势惨重,一个如此幼小的身体上怎会出现如此严重的伤势呢!

  小天冷只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已,谁会下如此重的手呢!赵暄儿心中担心,虽然小天冷只是个孩子而已,但是却给赵暄儿一种成熟老道的感觉,尤其是在救自己的时候,突然给了她一种安全感。正是因为这,虽然两人接触时间不长,但是她挺喜欢这个小弟弟的。

  但是此时看到小天冷竟然这般模样,心中暗恨是谁下此很手,无比担心小天冷的伤势,于是大步跑了过去。

  “暄儿。”

  赵暄儿的爷爷见赵暄儿竟然朝着小天冷跑去,心中大急,因为堂教正在小天冷的身旁。

  “你们几个,赶紧去保护小姐。”赵暄儿的爷爷大声说道,生怕赵暄儿出事,他可是很疼爱这个孙女的。但是他忘记了堂教恐怖的实力,就凭这几个凝曦境实力的人,是根本不够看的。

  堂教没有阻拦赵暄儿,可以看的出赵暄儿是没有恶意的,但是剩下的几人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砰砰砰……”

  几道响声,几人横飞了出去,只不过是凝曦境的实力,堂教一拳一个将其都砸飞后,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没有了动作,谁也不知道堂教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从三个方向各出现一队人马,终于,三族的人马都赶到了。

  天月族与寒炎族的人马立即对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马上攻击。

  天月族的人马由赵暄儿的父亲带领而来,但看到了赵暄儿爷爷在此,立马上前汇合。

  而浩阳族的几个实力不错的人看到自己的族长竟然受伤严重倒在地上,立马围了上去。他们想不透,自己的族长可是练虚巅峰的实力,谁有能力可以将其打伤!

  难道是天月族的族长?也就是赵暄儿的爷爷,因为场中只有他和一名中年人有这个可能,但是他们可不认为那个中年人有这能力!

  而寒炎族这边,看到场中这般情况,一个小孩子浑身是血伤势无比严重,惨不忍睹的样子,还有一个稍大点的少年躺在一边昏迷不醒,还有一个中年人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浩阳族老族长受伤严重,只有天月族族长身上还算是完好,但是似是也受了伤,这种情况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到底发生了什么!

  寒炎族的族长想要对天月族进攻,但是却被自己的那个族弟给拦下了,他似乎感觉到场中有点不同寻常。

  天月族赵暄儿的爷爷也是下令没有立马进攻寒炎族,有那中年人在,凭借高级蕴灵境的实力,若是将他惹怒,在场所有的人也不够人家杀的。但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孙女了。

  “小弟弟,你怎么了?”

  赵暄儿走到小天冷的身旁,朝着小天冷说到,声音如铃,清澈动听,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子竟然受伤如此严重,赵暄儿很是担忧小天冷是否还能活下去!

  小天冷现在像是有气无力一般,因为身上的伤势真的很严重。

  “还死不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小天冷声答到,心中很是生气,自己救了赵暄儿,赵暄儿的爷爷不感激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惦记自己的古阁,甚至还对自己出手!这一切,小天冷是无比的生气,看到赵暄儿到来,正好将赵暄儿成了发泄的对象。

  “嗯?”

  赵暄儿一头雾水,不知道小天冷到底为何对自己这般。

  这时堂教走了过来,赵暄儿刚才看到了堂教的实力很强大,刚才出手将自己的几个族人打飞,赵暄儿就怀疑是这人将小天冷打成这般的。

  “我不允许你再伤害小弟弟!”

  于是将小天冷护在身后,坚决不让堂教过去,生怕堂教再伤害小天冷。虽然知道眼前这人的实力很强,但是想到小天冷当时奋不顾身的救下自己,心中不知哪来的勇气让她竟然没有退缩。

  “他是我师傅。”

  身后,小天开口说道。但是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冷意,他知道事情怨不得她。

  赵暄儿脸上露出一丝尴尬,闪到了一旁。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小天冷的师傅,刚才还认为是他将小天冷打成重伤的呢!

  这时白童醒了过来,刚才堂教已经用灵力将他唤醒,没有多说什么,他站在了一旁。

  “师傅,我想回家。”

  小天冷说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于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小天冷累了。

  他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回家,在他的心里,只有家才是自己真正的一个归宿,这么长的时间,他,想家了。

  堂教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眼睛中却闪现一丝波动,没有人可以看到。

  堂教向前走了几步,将小天冷身上几处穴道点住,小天冷只感觉道一阵麻木,身上的疼痛立马减轻了不少。堂教将小天冷抱起迈步朝前走去。

  白童自然跟在堂教的后面。

  “小弟弟,我叫赵暄儿,是天月族的族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看到小天冷被抱着越走越远,赵暄儿不知道为何,大声的喊道。

  酷匠◇。网唯一=v正版@,)其e他都*◇是5盗版:E

  “叶天冷。”

  小天冷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而已,显然还是有一些生气的,毕竟造成自己身上这一切的可是有赵暄儿的爷爷出手。

  堂教抱着小天冷越走越远,直到在赵暄儿的眼睛中完全的消失。

  “叶天冷。”

  赵暄儿心中将这个名字深深的记住,不知为何,小天冷的离去,她的心里竟然有着一丝失落!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

  堂教的离去,让赵暄儿的爷爷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他深知堂教恐怖的实力。

  为了那件空间武器,自己差点将自己的姓名搭了进去。

  看到赵暄儿安然无事的回来,赵暄儿的爷爷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眼睛中朝着寒炎族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带着自己天月族的人马离开了。

  而浩阳族这边,浩阳族老族长受伤无比的严重,看到堂教已经离开,眼睛中一丝不甘,狠狠的瞪着堂教离开的地方,自己孙子的仇未抱,空间武器也没有得到,反而落的一身伤。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狠色,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哼!”

  浩阳族老族长朝着堂教离开的方向冷哼一声,最后带着自己族中的几人也是离开了。

  “这人的实力很强!”

  寒炎族中一个老头朝着堂教离开的方向说道,正是寒炎族族长的族弟,刚刚突破练虚境进入蕴灵境。

  虽然堂教已经再次将自己的实力隐藏,但是场中那种强烈的气势还没有消散,凭借蕴灵境对灵力得掌控,可以看得出之前所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势正是由堂教身上所散发出来的。

  此时只剩下了寒炎族的人。

  寒炎族与天月族有矛盾,本来是为了迎战天月族而来,好好震慑一下天月族,没有想到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最终竟这般冷清收场。

  另一边,堂教抱着小天冷赶路,虽然脸上依旧是那般的严肃,但是眼睛中看着喜爱天冷竟然出现一种疼痛之色。

  小天冷浑身是血勾起了堂教曾经的往事。现在,他担心的是小天冷的伤势,如此严重的伤势,怕是要废了!

  他很担心自己的这个徒弟今后会被废,再也不能修炼,他要尽快赶回去。

  也许,会有办法!

  虽然被堂教封住了自己的穴道,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但是小天冷仍然很是痛苦,毕竟自己身上的伤势太严重了,就连自己从古阁中获取的丹药都不成。

  小天冷不知道,那毕竟是普通的疗伤丹药,那位器阵师当时修炼出现问题,高级的丹药早就被他用掉了。

  小天冷虽然受伤严重,但是心中仍然是很是激动。

  终于,要回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