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堂教似是无比的疯狂,强悍的气势让人不禁生畏!堂教此刻所展现的实力恐怕在蕴灵境中也是高级的实力。

  这时候,赵暄儿的爷爷与浩阳族老族长心中无比的惊讶恐惧。那种强大的气息将他们两个锁定。他们想要挣脱,但是身体像是被禁锢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分毫。

  “嘶!师傅的真正实力竟然是这般的可怕。”

  小天冷虽然没有处于堂教的威压之下,但是仍然被堂教所散发出的强悍的气势所惊叹。

  堂教此时浑身曦光点点流转,而灵气氤氲围绕身体周围。此时,他的一举一动似是都与这片空间相连,‘蕴灵境’,可以沟通天地间的灵气为我所用。

  “嗯?那个方向,不好。”

  寒炎族内,一个老头看着堂教的这个方向,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相隔十几里的距离都能感觉的到。

  而那个方向正是寒炎族与浩阳族和天月族的交界处。三族正好成三角之势,而小天冷他们所处的地方正好是这三族交界的地方。

  “哼,天月族,终于忍不住气了。好,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寒炎族真正的实力。”寒炎族内,一个老头看着与天月族和浩阳族交界的地方低声道。不过很快接着一声说道:“来人,快将我族弟请来,就说我有大事找他。”

  吩咐手下将自己族弟请来,这老者眼睛中闪过一丝讥笑之意,似是对那天月族的不屑,应为他的族弟不久前突破到了蕴灵境,对他这个族弟的实力,他很有信心。

  接着又下令集结族中的实力不错的人,前往交界处会会天月族。

  同样,在天月族中,本来在接到赵暄儿的信号后,赵暄儿的爷爷就带着自己的一些手下前来寻赵暄儿,但是赵暄儿的爷爷心中担忧赵暄儿的安危,就独自一人先寻到了赵暄儿。

  但是在知道小天冷拥有空间武器后,便起心尾随浩阳族老族长一路追小天冷到这个地方。在赵暄儿的爷爷离开后,他的手下终于到来寻得了赵暄儿,而赵暄儿没有当即回族,而是一路追着自己爷爷的足迹而朝着小天冷逃走的方向而去。

  但是在天月族的族中,虽然赵暄儿的爷爷是族长,但是一些事情都已经交给了赵暄儿的父亲掌管,赵暄儿的爷爷也是有意让他儿子接任族长之位。

  “来人,立即集结族中的“护族之人”,随我一同前往交界地!”

  ‘护族之人’,是一种荣耀的称号,是指保护族落的一些实力强大的人,他们拥有这称号当之无愧,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卫族落,当族落遇到危险后,他们就会为族落而战,哪怕死亡。

  在感觉到堂教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势之后,心中猜想定是寒炎族来犯,立即下令集结族中的修炼之人前去迎战。

  “嗯,那个地方的气息好像有点不一般,走,我们看一下去。”

  由于地处三族交界,在感觉那里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时,就连与天月族和寒炎族都没有矛盾的浩阳族中,几个实力不错的人都是惊讶于那股强大的气息想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几个人一同前往交界处奔去。

  此刻,三族交界处。

  堂教一张严肃的脸上显出一丝的张狂,多少年了,他都不能忘记那件事情,多少年了,他每每从梦中惊醒。

  那血染的面孔,凄美的笑容!每次想起,他都暗恨自己无能为力,他苟活了下来,他要复仇!

  但是这么多年的隐忍,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消极,他恨自己,恨自己实力太弱小,恨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永远也忘不掉!

  看到小天冷浑身是血隐忍的心终于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眼睛中撇过一丝冷意,强大的气势磅礴,严肃的脸上,无比的狰狞。

  “师傅!”

  =Z酷,‘匠网首m☆发_*

  一旁,小天冷的压力越来越重,是堂教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磅礴强大,远远的,小天冷都能感觉到那强大的威压,本来就伤势严重的他,身上更加的疼痛。

  他发现堂教这一刻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感觉到堂教的异样,小天冷不由喊道。

  但是此时他已经听不到小天冷的喊声了,他现在已经被心中的仇恨完全的淹没,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复仇”!

  一身强大的高级‘蕴灵境’实力完全的爆发出来,强悍的气势碾压这里的一切事物。

  “嘶!这,怎么会这般的强大!”

  赵暄儿的爷爷心中惊讶,眼前的这个中年人竟是这般的强大,此时的他已经后悔,为了一件空间武器而将自己的命丢掉,实在是不值。

  他的内心开始恐惧,被这中年人给禁锢不能动弹分毫,还不是认人宰杀?那双苍老的脸上已是被吓的哆嗦。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害怕了。

  而浩阳族老族长此时更是不堪,被堂教打了三击,早已经是受伤严重倒在地上,蕴灵境沟通天地灵气的一击何曾强大!

  虽然浩阳族老族长是巅峰练虚境,但是终究只是练虚境。要知道一阶之差,差之千里,更何况,练虚境与蕴灵境之间本就是一道分水岭,多少人一辈子处在练虚境直至死亡都无法突破。

  所以蕴灵境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更何况堂教可是高级蕴灵境,每一击都不是他可以消受的起的。

  他心中早就后悔了,后悔没有经受住空间武器的诱惑。

  现在听到这中年人竟要杀了他们,心中不由的害怕,堂堂浩阳族的族长,在族中说一不二的存在,但是在死亡将要来临的时候,他却是无比的恐惧,想要挣扎起来逃走,但是身体被堂教的气势所压,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分毫。

  “大…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和令徒,希…希望您高抬贵手,绕过小人一命吧!”浩阳族老族长心中无比害怕,就连说话都已是磕磕绊绊话不成声,他不想死。

  但是堂教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去。

  “大人,是小的的错,请大人饶命啊!”看着堂教似是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浩阳族心中不由着急,大声的求饶道。若不是现在他身体被禁锢住不能动弹分毫,恐怕他就要磕头饶命了。

  堂教的每一步都震慑着他的内心,对于死亡的来临,他内心无比的恐惧,他不想死!

  终于堂教走到了浩阳族老族长的面前,一种无形的威压将浩阳族老族长笼罩,镇压的他的身体,地面都向下凹出一层。

  死亡就要来临,眼中充满着恐惧!

  堂教一只手上灵力汇聚,满身的灵力全部压缩在了自己的那只手上。他非常的愤怒,他要复仇,现在他的眼中只有仇恨,将浩阳族老族长当成了他的仇人。

  脸上爆筋凸起,无比的狰狞可怕!

  “你们等着我,我给你们报完仇就去找你们。”堂教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无比的狰狞可怕。

  “哈哈,狗杂碎,你给我去死吧!”堂教大声的喊道,像是终于可以大仇的报的样子,脸上再次狂笑起来。

  说着,手上那团无比强大的灵力充斥着狂暴的能量猛地朝着浩阳族老族长拍去。

  “不…不要啊!”

  死亡降临,浩阳族老族长大叫,他不想死。

  但是,就在堂教那强大的一击将要落在浩阳族老族长头上的时候,一道声音缓缓飘来,堂教的那一击戛然止住。

  “痴儿,还不速速醒来!”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苍老柔和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却蕴含着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

  在场的人只有两人可以听的到,一是堂教,二就是小天冷了,就连处在巅峰练虚境的浩阳族老族长和赵暄儿的爷爷都是无法听到。

  堂教听到那道声音是因为那道声音是针对他来说的,但是小天冷为何也可以听的到呢!

  “这道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小天冷心中不由纳闷,但是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正是这道苍老的声音,却让陷入癫狂,被仇恨所掌控的堂教的那强大的一招止住。

  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但是现在梦醒了,像是清醒了一般,堂教身上强大的气势消散。

  堂教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一张脸无比的严肃,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浩阳族老族长。转身,朝着小天冷和白童的方向走去。

  强大的气息消散,没有了威压,在场的人都感觉身上一轻。

  从死亡边缘中走了一遭的浩阳族老族长,心中不明白那中年人为何突然收手,但是心中还是不由后怕,刚才那种死亡的恐惧,让他无比的害怕。

  而一边赵暄儿的爷爷也是松了一口气,感觉到那中年人突然撤去了气势,不由的感叹,这中年人的实力实在是恐怖。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离这中年人越来越远,刚才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无比的害怕。

  虽然现在他可以动弹了,但是他却不敢就此逃走。那中年人的实力恐怖,他的念识更是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他怕自己一有异动,那中年人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他心中祈祷,希望那中年人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快,就在前面,赶紧做好战斗准备,这次一定要好好震慑一下寒炎族,让他们知道我们天月族不是好热的。”天月族,一个中年人带领着自己族中的人马将要来到三族交界的地方。

  另一边,寒炎族。

  “族弟,怎么了,前面就是交界地了,这次一定要让天月族知道我们寒炎族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一个老头对着身旁的另一个老头说道。

  “大哥,我们这次要小心点,对方的实力可能不弱。”那个老头说道,他已经感觉道那强悍的气息,只是不知道为何突然消失了。

  而在另一边,几个实力不错的属于浩阳族的修炼之人也快要到达三族交界的地方,只是有些不结为何那股强大的气息为何突然消失。他们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朝着三族交界地而去。

  三方最强大的力量都朝着一处地方而去,很快他们将要相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