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冷拥有着凝曦境的实力,快速的飞奔,希望可以摆脱后面的两人。

  但是,任凭小天冷怎么加速,后面两人始终都跟着他,而且他们还在边追边战!

  只是一会的功夫,他们就已经离开了天月族的领地,小天冷只顾一昧的向前奔跑,根本就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现在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被人追上就是大幸了。

  而后面的两个人谁都不希望对方抓住小天冷,毕竟小天冷的古阁是件空间武器,谁都想要得到,所以两人边追边战。速度自然而然就慢了下来,渐渐的都快跟不上小天冷的速度了。

  小天冷心中暗喜,你们接着打,最好打个两败俱伤!

  小天冷已经感觉到赵暄儿的爷爷追着自己不放也是不怀什么好意,不然为何不帮自己反倒追着自己不放!

  自己救了他的孙女,他为什么还对自己不怀好意呢!小天冷中愤怒。

  “难道,是自己收复的古阁!”

  小天冷心中想到,他记得当自己收入体内古阁的时候两人皆是眼放精光,像是看到了绝世宝物似的!

  想到此处,小天冷终是明白,原来是为了自己身上的古阁!不由心中生气,自己为救你的孙女而受伤严重,不谢罢了竟然还贪欲自己的古阁!

  “哼,真是人心险恶!”

  其实赵暄儿的爷爷根本就不知道小天冷是为救赵暄儿而受伤,时间仓促,赵暄儿根本没有时间告诉她爷爷事情的经过。

  但是赵暄儿的爷爷即使知道小天冷救过自己孙女,他依然还是会追过来的,因为一件空间武器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浩阳族的老族长心中着急,本来到手的空间武器现在却将事情弄成这个样子,心中很是愤怒,出手更重了。

  但是赵暄儿爷爷的实力也是不错,将浩阳族老族长的招式一一都化解。两人实力相差无几,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小天冷的身影越来越远,两人现在都在着急,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就被那小子给逃走了!两人心中皆是想到。

  “哼,老家伙,你为何追着我孙儿的杀人凶手不放?”两人谁都奈何不了对方,浩阳族老族长开口怒道。

  “哼,那小子和我孙女在一起,肯定是我孙女的朋友,我绝不允许你伤他分毫。”赵暄儿的爷爷可不知道小天冷到底到底与自己孙儿什么关系,但这话语中却是显露着无比的正义高尚。

  话说的真是好听,但是谁都知道他心中是怎样想的!

  浩阳族老族长心中大骂无耻,但是看到小天冷的身影越来越远,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朝着赵暄儿的爷爷说道:“哼,你我都心知肚明,没有必要将话说的这般虚伪,先将那小子擒住,再决定那小子归谁,如何?”

  赵暄儿的爷爷转念一想,看着将快要消失的小天冷,心中也是担心小天冷会趁此逃脱,于是开口道:“好,就按你说的做。”

  话此,两人停手,朝着小天冷急射而去,速度若雷电般无比快速。

  小天冷只顾向前逃去,心中还暗喜那两个老家伙不对头,但是当他看到两个老家伙像是突然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竟然同时加速朝着自己奔来,心中暗叹不好。

  “这两个老家伙怎么了?怎么不斗了?”小天冷疑惑,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运起自己身上所有的精力,速度又是快上一层。

  但是那两个老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现在全力朝着小天冷追来,只是几个瞬间,与小天冷的距离无比的近了,根本不是一个境界层次,超出小天冷太多了。

  “小子,还敢逃!”

  终于,两人终于追上了小天冷,一前一后将小天冷围住无处可逃,浩阳族老族长大喝一声说道,手中一点曦光之力拍出。

  “噗!”

  小天冷伸手挡住那一击,但是对方的曦光之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只是那般随意的一拍,小天冷就倒飞在了一旁大吐鲜血。

  “哼!”小天冷冷哼一声,转过头望着赵暄儿的爷爷说道:“这位前辈,我救过您孙女的命,还希望前辈出手相救,天冷感激不尽。”

  虽然知道对方是为自己的古阁而来,但是小天冷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猜想的是假的。

  “哈哈,你这小子,莫不是看我眼瞎不成?乳臭未干,真是大言不惭!”赵暄儿的爷爷虽然已经断定小天冷说的是真的,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的目的只有小天冷身上的古阁而已。

  不过心中震惊不已,眼前的这个小孩子竟然是凝曦境,看样子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而且说话什么的都挺稳重成熟,这真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那么天赋未免要逆天了不成!十岁的凝曦境!

  小天冷皱眉,果然,人心都是险恶的!

  “哈哈,好,既然你不想承认,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不过这位前辈,你追着晚辈不放是为了什么?在下不明白什么地方曾得罪过前辈?”小天冷声音冰冷的问到,既然你这般的无耻不要脸,救了你孙女竟然还打自己古阁的主意,那就非让你丑恶的嘴脸露出来!

  果然,被小天冷这般问到,赵暄儿的爷爷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心中不由愤怒,自己这么大的年纪没有想到被这不过十岁左右的小孩子摆了一道。

  “哼,小子,我的事情还需要你管不成!”赵暄儿的爷爷一张老脸似是挂不住,开口怒道,接着手中迸出一丝曦光,朝着小天冷劈去。

  原形毕露啊!

  “哼,就只会欺负我的实力弱吗!”小天冷知道今日很难活着出去,但是却不甘心就此任人宰割,怪只怪自己的实力太弱了。

  小天冷迎了上去,身上曦光点点,接下了赵暄儿爷爷的一招。

  嘭!

  两人的招式相撞,曦光迸散,似是将空气都割裂,嘶嘶直响。以二人为中心,曦光灿烂耀眼,强悍的气势铺散开来,地面上雪石像涟漪一样散开。

  嘭!

  噗!

  接着,曦光弥漫,在空中久久不散,但是却从曦光之中倒飞出一人,正是小天冷,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在同一境界,不是说小天冷的实力弱,而是赵暄儿爷爷的实力太强了。

  小天冷倒在地上大吐鲜血,心中猜想,对方的实力绝对在凝曦境之上!暗叹今日恐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曦光慢慢散去,赵暄儿爷爷心中震惊,这小子竟然还领悟了凝曦之力!而且刚才运用的凝曦之力竟然这般强大!

  一旁,浩阳族的老族长看着这一切,心中同样是无比的惊讶,初级凝曦境,还领悟并可以运用凝曦境!这真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可以做到的吗!

  “哼,真是不自量力!”

  赵暄儿的爷爷走来,冷哼一声,朝着小天冷走来,翻手又是一掌。

  小天冷又被打飞倒在地上,大口鲜血从嘴中涌出,鲜血染红了身体,身上一个血红的掌印特别的醒目。

  “咳…咳……”

  小天冷在嘴中咳着鲜血,挣扎着想要站起开,但是任他如何用力,双手就是不听自己的使唤,哆哆嗦嗦的最终又倒在了地上。

  小天冷身上剧痛,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看u正l版章c节K1上酷;*匠}r网$H

  对于死亡,小天冷不陌生,因为小天冷已经死过一回了。但是,正是从那次以后,小天冷一直迷惑,自己真的存在‘曾经’吗?

  还有‘灵魄海’以及灵魄海中的幻影,为什么自己觉得那些都真真实实的发生过!自己又是谁?‘曾经’又是什么样子?

  自那次后,小天冷知道自己脑海中多出来一些东西,但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了!无法触及?

  这所有的谜团都待?自己去解决,但是今天,好像一切都要结束了!

  小天冷倒在血泊之中,已是无力站起,身上每一处地方都疼痛难忍。

  脑海中,一男一女抱着一个两岁的小孩,满脸的笑容,在烛光下,无比的温馨,他想父母了,还有自己的弟弟,现在恐怕都可以和自己玩耍了吧!

  还有潘虹妹妹,曾经一起拉过的勾,没有忘记,还有落斌,第一次还和他绝斗呢,还有大师兄白童,堂……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不断的从小天冷的脑海中浮现,他不甘心就这般的死去。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啊!”

  突然,一声惨叫,只看到赵暄儿的爷爷突然倒在了地上。

  原来赵暄儿的爷爷看到小天冷已经是跑不掉的了,趁浩阳族的老族长不注意想要偷袭,只要将他杀掉就再也没有人和他争夺小天冷的我古阁了。

  算盘打的不错,但是却没有想到浩阳族的老族长与他的想法一样,不同的是,后者用的是暗器。

  果然,赵暄儿的爷爷中招,被暗器所伤,倒在了一旁。

  “哈哈哈,赵老头,还想和我作对,下辈子吧,那件空间武器是我的了。”浩阳族老族长偷袭得手,大笑不已。

  “卑鄙,竟然偷袭。”

  赵暄儿的爷爷愤怒不已,瞪着浩阳族老族长狠狠说道,眼睛中无比的生气。

  “卑鄙?你说我偷袭,那你刚才不是偷袭又是什么?不过我还真要感谢你,如果你不偷袭的话我的暗器还不一定就能将你伤着,哈哈哈。”浩阳族的老族长开口大笑,似是说这真是你咎由自取,自投罗网。

  “你……咳…咳……”

  赵暄儿的爷爷无比的气愤,被气的哆嗦,手指颤抖的指着浩阳族的老族长,话都不知怎么说了,嘴中咳出两口鲜血。

  “哈哈哈,放心,我现在还不会要你的命,你不是想要得到那小子的空间武器吗?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着我将那空间武器收为己用。哈哈哈哈”浩阳族的老族长继续开口说道,似是要好好的折磨羞辱一下赵暄儿的爷爷。

  “噗!”

  闻言,赵暄儿的我爷爷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一双愤怒的眼睛似乎可以杀人,狠狠的瞪着浩阳族的我老族长。

  “哈哈……”

  看到赵暄儿的爷爷这般,浩阳族的老族长笑的更是开心了。

  一旁,小天冷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暗叹自己猜测的果然不错,正是朝着自己的那件古阁来的。

  同时,小天冷的心中也有丝快意。

  自己救了你孙女不感恩回报罢了,还惦记着自己的古阁,现在好了,被浩阳族的老族长如此羞辱,小天冷不由的心感快意。

  不过还是感叹,人心险恶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