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是在一个叫做‘雪村’的村落,附属‘寒炎族’,只是由于一些原因,不小心在这山脉之中迷了路。不知老爷爷是否知道怎样去‘寒炎族’的路线?”小天冷终于是将自己的目的问了出来。

  冰雪山脉广袤无际,里面生活的人们则是由各个部落组成。

  一个大的部落是被称为‘族落’,而冰雪山脉之中,有着百多个较大的部落,有着‘百族’之称。而一些小的村落则依附着这些族落生存着。

  一个族落之中拥有着自己的种族,他们的实力强大,且人口众多,在这危险的冰雪山脉之中更容易生存下去,而那些小的村落则是依附这些强大的族落,得到这些强大族落的庇佑而更容易在这危险的大山脉之中生存下去。

  而小天冷的雪村就是依附于‘寒炎族’的一个小村落。

  那老者听后,眉头依旧是皱着,不知道那老者是怎么了,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伤心了起来。

  “罢了,罢了,小力,你现在也算是长大了,也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你父母的事情了。”只听到那老者竟然很是伤心的说道,不知那老者说这又是何意!

  “什么,爷爷,你终于要告诉我我的爹娘是谁了吗?”一旁的那少年激动的说道,眼睛竟然慢慢的红了起来。

  原来这少年是叫小力。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正在问这老者路线的事情吗,怎么好像扯远了的样子,小天冷不知道那老者为什么将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小兄弟不要着急,我说的这件事情就是在回答你的问题。你听我仔细说来。”那老者怕小天冷着急,于是开口希望小天冷不要着急。

  “没事的,老爷爷,你说就可以了。”小天冷也是开口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小力,我一直不告诉你父母的事情,其实你的父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那老者说者脸上是无比的伤心,难怪,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的儿子儿媳死了,当父亲的怎么会不伤心吧!

  “什么,我···我的爹娘都不在世了吗?为什么?我的爹娘到底是怎么死的?”那少年的眼睛中早已满是泪水,大声的哭道。

  “你们有所不知,其实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其实很是诡异,方圆好几十里的地方看似像是普通的地方一样,实际上这里是一个结界,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唉!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像是被一层无形的东西给围住了,我们现在身处其中只有这么大的空间是出不去的。”那老者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方圆几十里的地方与外界是相隔着的?我们出不去!”小天冷开始着急了,没有问道回家的路线,反倒被告知困到了一个与外界相隔的地方出不去!

  本来就归心似箭的小天冷还不知道父母现在的安危,到底怎么样了。现在被告知出不去了,小天冷怎么不着急啊!

  “小兄弟,你听我说,当时我和小力的父母误入了这里,才发现,这里有着结界与外界相隔。这个地方与外界无异,像什么山禽还有猛兽的都有,如果不是我们一直在这方圆几十里打转一直走不出去,我们还不知道这里与外界相隔有着结界呢。”老者继续说道。

  “我们知道这里拥有结界后就想着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毕竟我们可不想被困在这个地方直到老死,于是我们将这个地方都踏足寻了个遍,看是否能找出离开这个地方的出口,可是我们将所有的地方都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可以离开这里的出口。”

  “但是有一处地方我们还没有去过,就是东边不远处的那座山,这里大部分的地方都没有强大的山禽野兽,唯独那座山上,像是这里强大的凶禽猛兽都汇聚到了那座山上,那里有着好多的猛兽。我们不甘心就这样被困在这个地方,于是我们决定冒险,看是否可以在那座山上寻到出去的路。”

  “可是就是在那次,小力的父母为了保护幼小的小力被那群狼咬死。而我则抱着小力躲艰难的躲过那群畜生的攻击从山上跑了回来,而我,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被那群畜生咬死的啊!”老者的嘴角不停的在颤抖着,一字一句的说着,眼泪滑过他那满是皱纹的老脸。

  “啊!爹,娘······”少年一声大叫,满脸的泪水已是泣不成声。

  “老爷爷,大哥哥,你们要节哀顺变啊,我相信大哥哥的父母也不希望你们会这么伤心的。”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小天冷也只能这样安慰道。

  可是该怎样出去呢,真的要被困到这里了吗!小天冷很是很着急。

  这里竟然会有结界,那就说明这个地方肯定有大问题,想来要出去的话也肯定不会容易了。

  自从小天冷从自己的‘灵魄海’出来后,自己的脑海中好像多出了一段模糊的记忆,像这种可以与外界相隔的结界小天冷竟然模糊的有点印象,是一种被人所刻画的阵法所致,只要将阵法解除,结界就会消失!

  虽然只是模糊的记忆,但是却清晰的感觉到那种似是曾经所知之事,只是却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存在这种感觉!

  对了,那老者不是说那座还没有去那座山找过的吗!想来那座山上绝对有问题,也许阵法的根基就在那座山上也说不定,看来那座山上是定要去的了,小天冷心中这般想着。

  而对于自己那模糊的感觉以及莫名其妙的知道结界的破解之法,似是曾经早就经历过,所知道的,但是小天冷从未有过那样的经历,但是自己却又感觉到那模糊的记忆真实的存在过。总之,小天冷对此感到是浑浑噩噩的,很是迷惑不解。

  难道,自己真的有段‘曾经’的存在!

  难道自己真的还有一段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曾经’不成!

  小天冷承认这种想发太过不符实际,毕竟自己从生下来到现在还没有十年的时间呢,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才十岁而已。又哪里存在‘过去’呢!

  可是现在的小天冷的脑子之中偏偏就是多了一些模糊的记忆般,而且还感觉到那些记忆曾经真的可能发生过!小天冷对此很是迷惑,自己在自己的‘灵魄海’中的一段经历,从而自己的死而复生,转危为安!

  一切的一切,小天冷都感觉那么的不真实,但是事情毕竟是真实的发生了,容不得小天冷不相信。

  看着眼前的爷孙俩,小天冷也是为他们伤心,那少年从小就没了父母,连父母已经死了都不知道,直到今天才知道真相,而那老者则是白发送黑发,儿子和儿媳都死了,怎能不让他伤心,以后只有他们爷孙俩相依为命,实在是很可怜啊!

  “好了,小力,不要在哭了,你爹娘在天上看到你这样伤心也是会不高兴的。只有你能好好的生活,才是你父母真正希望看到的啊。”那老者眼睛通红,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口安慰少年说道。

  可是那少年仍然在哭着,从未见过爹娘的他,第一次听到爹娘的消息发现真相竟然是这个样子,怎能会不伤心!

  那少年突然跑了出去,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大哥哥。”

  酷UM匠}‘网68正U}版首发

  小天冷喊道,怕那少年要出什么事情,小天冷正要追出去。可是却被那老者拦下。

  “小兄弟,让小力一个人好好静静吧。”那老者说道。

  “嗯,老爷爷,你也别伤心了。”小天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老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张脸无比的苍白,显然心里很是不好受。

  “小兄弟,看样子,你也出不去了啊。”好久,那老者撇过那个话题,开口说道。

  “老爷爷,你不试试说还有那座山上没有好好的探查一下吗?说不定那座山中整的会有出去的路呢?”听那老者说着,小天冷开口说道。

  “小兄弟万万不可去那座山上呀!那座山上的猛兽无数,你去了的话只怕是有去无回的啊,白白丢了自己的性命啊。”听到小天冷竟然想要打算去那座山上,那老者大急,开口劝小天冷道。

  虽然听自己的孙子说小天冷的的实力很强大,要不然也不能从那山猪的攻击下救了他们爷孙俩。但是要去那满是猛兽的山上去只能是送死。那老者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小孩子有那么强大的本事。只是这孩子这么小竟然说话这么懂事。对此那老者还是有点惊讶的!

  “嗯,可是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啊。”小天冷说道。

  本想快快的回家,小天冷着实担心自己的父母现在如何了,还有自己的弟弟,潘虹妹妹,落斌,还有大师兄白童,他们现在应该会去了吧。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会去,堂教他会不会生气不再认自己为徒了啊。想到这里,小天冷真的想现在立马可以回去。所以那座山上自己一定是要去的。

  那老者看到小天冷的性子很是执着的样子,又是不停的开口劝小天冷千万不要白白送了性命。在这里虽然被困,但是生活和外界一样,没什么差别,只是,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而已!

  小天冷自然是不甘心就被困在这里,但是那老者也是好心,小天冷只能先应着。

  然后小天冷有和那老者谈了好久时间,小天冷询问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什么的后就出去了。

  看那一老一少很是普通的样子,根本没有要骗自己的理由,再说了好不容易碰到才碰到了他们,小天冷选择相信他们,决定探探那座山。

  出了屋门,没有看到那少年的身影,不知道那少年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抬头看了看天气,阳光明媚,时间还早,小天冷按照那老者说的,向那座山的方向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