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在旁边,一个两岁的小孩在正在有稚嫩的声音喊着。正是小天冷的弟弟叶天悯。

  转眼的时间已经是两年的时间了,听从堂教的安排,两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可是两年后的今天,小天冷还不知道在那里。

  “悯儿”叶峰爱溺的摸着叶天悯的头,看着叶天悯,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小天冷,小天冷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是在叶峰夫妇的心中,小天冷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叶大叔,叶大婶。”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酷匠F…网`正◎"版)首R-发

  “原来是虹儿啊。”田珂而笑着说道。

  “叶大婶,这是我爹让我送来的一些糕点,说让你们尝尝好不好吃。嘻嘻。来,小天悯,给你好吃的。”只看到潘虹的手中拿着一些糕点,说着将手中的一些糕点递给小天悯。

  “你爹真是的,有什么都拿来让我们尝尝,替我谢谢你爹啊,呵呵。”叶峰忙是笑着说道。

  “叶大叔客气啦。”潘虹笑着回道,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潘虹经常来小天冷家玩,也许是定了亲吧,两家的关系是越来越好,就像是一家人家是的。

  “对了,叶大叔,天冷哥哥有消息了吗?”潘虹有开口问道,虽然知道小天能没有回来,大事她仍然开口问道。

  顿时间,这里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担心的气息。一颗小心脏咚咚的在跳动。

  “天冷还没有消息。”开口的是田珂儿,他明白叶峰说的一切都是在安慰自己,现在小天冷没有任何的消息,作为母亲的她,怎会不担心呢。

  “叶大婶,天冷哥哥是堂教的徒弟,堂教这么厉害,天冷哥哥也一定会没事的,现在也许是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等些时间,堂教一定会找到他的。”潘虹也只是个孩子,还没有小天冷大呢,心里面也是很担心小天冷。

  迷路了,也许只有小孩子的心里才会这样想吧!

  夜幕降临,灯光下,鬓间几缕白发,田珂儿缝制之兽皮衣服,床上,小天悯睡的正香。而叶峰正在擦拭着自己的石箭。一个月都没有小天冷的消息,他决定亲自去寻找小天冷,这是与田珂儿商量好的。

  夜,几颗残星,弯弯的月,曾经温馨的一家唯独少了一人!

  ············天微微亮,天气异常的寒冷。

  窗外还飘着点点的雪花,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生活在这冰雪覆盖的冰雪山脉之中,常年的天气如此严峻,不过人们好在习惯了那里严峻的天气,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人们也因为这环境而变的强壮。

  茅草屋子里,叶峰将打猎用的器物都挂在自己的身上,带了一个简单的包袱,里面装着一些食物干粮,弓箭背负在肩上,腰中别着一把宽厚的刀,这是叶峰平时打猎时的东西,这一次,他不是去打猎,而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儿子。

  小天冷与落斌他们走失的时间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虽然堂教已经去寻找小天冷的下落,但是叶峰与田珂儿不想就在家中干等着,对于小天冷的安危,他们是无比的担忧,即使听说小天冷的实力大增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做父母的可不会就那样安心的坐以待毙。

  于是叶峰与田珂而商量,决定让叶峰出去寻找小天冷。

  可是家中还有小天悯需要照顾,于是由田珂儿在家照顾小天悯,叶峰出去寻找,寻找的时间先是定为三个月,家中的食物也只能够维持三个月的时间,所以三个月的时间内,无论是否找到小天冷,叶峰都必须回来。

  毕竟,这个家主要还是要靠叶峰,叶峰就是家中的顶梁柱,是他撑起了这个家,他是个男人,无论以后小天冷与小天悯的成就将会是如何,叶峰都是他们的父亲,他要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峰,你要小心,山脉深处到处都是危险,一定要小心那些那些凶禽猛兽······”叶峰将要出发,一旁的田珂而不停地提醒说道,要注意这要注意那的的,总之,对于叶峰的这次出行,田珂儿是担心与紧张的。最后深深的看着叶峰说道:“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安全的回来。”

  叶峰轻轻的抓着田珂而的双手,眼睛中满满的爱,叶峰轻轻拂过田珂儿的头发:“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冷儿的。”

  静静的看着田珂,没有再说什么,让着温馨的一刻再长些时间。

  “好好照顾好悯儿,等着我和冷儿回来。”分离的时刻,叶峰看了看还在床上熟睡的小天悯,转身,走出了屋子。

  看着叶峰那厚实的背影,田珂儿的眼睛中湿润了。就这样看着叶峰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冷儿,爹这就来找你,千万不要出事啊!

  虽然堂教已经第一时间出去寻找小天冷,但是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小天冷的任何消息,而且正好是灾难突发的时间,无论是叶峰还是田珂儿,他们都是无比担心小天冷的安危,毕竟小天冷只是一个不过刚刚十岁的孩子而已。

  小天冷真的会安全吗?是否真的躲过了那场灾难呢?叶峰与田珂儿实在是不敢相信小天冷出事,他们不敢相信那样的结果,他们也承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就是这样,他们必须要尝试一下,无论小天冷是否还真正的活着!

  天,飘落着雪花,任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出事。

  “童儿,你确定就是在这里你们走散的?”一座折断的山峰面前,一位黑衣中年人对着一旁的一个白净小童模样的少年问道。

  “是的,师傅,我们就是在这里与天冷师弟分散的,但是灾难突发,许多的山禽猛兽都在逃命,这里的场面也是混乱不堪,落斌师弟的实力较低,当时只顾照顾落斌师弟了,不小心与天冷师弟走散,请师傅责罚徒儿吧!”一旁,那白净的小童自责的开口说道。

  这二人不正是堂教与白童吗?而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不正是小天冷与落斌白童他们飞散的地方吗!只是这里早已不是当时的样子了,现在的这里满是乱石,而且地面上遍布着一道道巨大的裂缝。

  这一切都是那场巨大的灾难所造成的。

  “此事不怪你,那场灾难突发,你能顾的落斌平安已是不错。”只听到堂教开口说道。

  “只是我们已将这里周围的百里尽寻了遍,周围的村落我们也都已经打听过了,可是仍然没有你师弟的下落。”堂教接着开口说道。

  其实堂教和白童在这里的周边百里的范围内寻找了好几遍了,也向周围的村落打听过,可是就是没有发现小天冷的踪迹,“师傅,天冷师弟该不会是······”寻找几次都无果,白童忍不住小声的问道。

  虽然没有具体说出,但是那种意思不言而喻,是不是小师弟已经遇到了危险,毕竟小天冷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虽然是堂教的徒弟,非比常人,实力更是大增,但是在这冰雪山脉之中,到处都是凶禽猛兽,每一处都是危险至极,莫说小天冷不是凝曦境的修炼之人,即使小天冷成为了凝曦境的修炼之人,没有在这里生存的经验,在这冰雪山脉之中也是很危险的,更何况那场灾难实在是很大!

  听到白童这般说道,堂教的一只手上扬,示意自己明白不必再说。接着开口问道:“童儿,你说当时天冷的实力大增,竟然有点像是入境凝曦的迹象?”

  “是的,师傅,天冷师弟的资质真的是很好,实力每一次都是一次质的飞跃,童儿都真是自愧不如。当时最后一次出得冰坑,天冷师弟所爆发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那种强悍的气势就如同凝曦境强者爆发出的气势一般,童儿当时就认为天冷师弟是踏入凝曦境了。”白童在一旁回答到,显然对小天冷的资质很是夸赞。

  “嗯,看来是我看走眼了,两个都看走眼了。”堂教自言自语的说道,声音很小。

  由于堂教本来就不是说给白童听的,所以白童根本就没有听到堂教是在说什么。

  “走,再随我找找看。”堂教开口说道,他不甘心自己的徒弟就此夭折1于是堂教与白童又开始寻找起小天冷,毕竟小天冷是他堂教的徒弟,再说了小天冷的资质若真像白童所说,那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

  堂教的心中还存在着一丝希望,无论小天冷的资质如何,他毕竟是自己的徒弟。自己要付出做人师傅的责任。再说了,天冷的实力不是大增吗!可能已经是凝曦境的修炼之人了,凝曦境的实力可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了的。这样,小天冷平安的几率就会大大的增加了。

  小天冷的家里,叶峰走后,田珂儿在家里照顾着小天悯,每一天都过的很是悲凉,自己的儿子生死不知,难道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

  “叶大婶,我来帮你提水。”院子里,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说着拿起水桶就去提水去了。

  那个小孩长得可真是装入牛犊一般,看起来年龄不大,但是身高像是一个成年人的身高一般了,不是落斌又是谁。

  “落斌,不用了,大婶一会自己提水就可以了,你快去玩吧,小伙伴们都等着你呢。”田珂儿正在照顾小天悯,看到落斌跑来帮自己家提水,于是开口说道。嘴中还不断的挂着:“落斌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啊。”

  “没事的,落斌有的是力气,叶大婶,你就让他提水就行。”这时,潘虹跑了过来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对对对,我身上满是力气,正好还可以练练肌肉呢。嘻嘻,我和天冷可是好哥们。”落斌说着还比划了一下,本来长得就壮的他,肩膀上的肌肉鼓起,蛮是有几分子力气似的。

  听到落斌说起小天冷,田珂不由沉默,心中担忧,天冷现在怎么样了?天气这么冷,身上是否穿的暖和?叶峰出去寻找天冷已经有些时间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找到天冷了没有!

  “那好吧,一会过来吃糕点啊,大婶做了些好吃的糕点。”现在只能希望天冷平平安安无事才好,田珂儿对着落斌与潘虹说道。

  空中依旧飘落着点点的雪花,天气依然是那样的寒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