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升的老高,阳光带着温暖的气息洒在大地上的每一处地方,好温暖。天边,几朵白云飘飘,鸟儿的叫声那么的悦耳动听,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带着激动,带着兴奋,小天冷和落斌一起下山了。

  天聆悦和朝升寂,鸟语清香花望阳。

  曦露柔光折境鉴,堪限极畴化云崇。

  下了山,吃过饭。继续上习堂。

  这一次,在习堂中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对于堂教所教导的事情,小天冷他们两个绝对的是积极完成。现在他们已经是堂教的徒弟了。

  落斌这个大嘴巴更是遮不住话,来到习堂中可是将吹牛的本事给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把习堂中的那群小孩子们给羡慕的不得了。小孩们都围着他,可是将落斌给乐坏了,那可是一顿吹啊!

  境界堂教所知的有‘凝曦’,‘练虚’,以及‘蕴灵’三大境界。即便堂教只有修炼之始的‘凝曦’境,亦是超出了人类能力极限的范畴。只有打破自身的极限才会能够获得强大的实力。所以无论如何小天冷都是要打破自身极限的。

  所以,今天小天冷可是认真了起来,堂教所教导的东西,他都是非常认真的学习。

  下午是由儒师来教导孩子们,学识亦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学习文字,礼仪品德,诗词文化。对于大多数的小孩子们来说,下午儒师教导的东西太过枯燥乏味了,毕竟那些东西都是死记硬背没有一点乐趣,但是对于小天冷来说,那些学识上的东西,小天冷可是非常喜欢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文学文字,那每一个字符,每一句优美的诗词,都能够将小天冷带入一种奇妙的世界中,那里安静恬美,山水秀色,让他很是痴醉。

  不知不觉中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习后回家。

  “爹,娘。我回来了”还没有进门,小天冷就喊了起来。

  家里,母亲田珂儿正在照顾弟弟叶天悯。听到喊声,高兴的抱着弟弟走了出来。“冷儿回来了。”

  “嗯,娘,弟弟什么时候长大啊?回到家都没有人陪我玩。”到底还只是个小孩子。小天冷对着田珂儿说道。嘟着一张小嘴,那样子甚是可爱。

  看着小天冷可爱的样子,田珂儿微微一笑,爱溺的抚摸了一下小天冷的头,温柔的说道:“悯儿还小,大了就可以和你玩耍了。”

  “哦”小天冷低声说了一声,然后又问道:“娘,爹还没有回来吗?”

  “嗯,看这个时辰,你爹也快回来了······”话音还没有落,就听到“吱呀”一声,院门被打开了。

  “爹”小天冷高兴的大喊,跑着就扑上前去,看来他们父子很是亲昵的。

  看到小天冷扑了过来,叶峰伸开双手,满心的高兴。

  “哎呀”小天冷刚刚碰到叶峰的胳膊,只听到叶峰吃痛一声,才发现,原来叶峰的胳膊上受伤了,裹着一张布,鲜红的血液浸湿了包扎得布,将布染得鲜红。原来叶峰受伤了。

  “爹,你怎么了啊?快点让娘给你看看。”小天冷拉着叶峰的另一只胳膊就朝着田珂儿跑去,那动作很是慌张急切。生怕叶峰会出项什么危险。

  田珂儿看到后也是忙跑过来,关心的抓住叶峰的手,那眼睛里是柔情似水却弥漫这淡淡的伤痛。

  叶峰反手抓住田珂儿的手。安慰道:“没事的,不小心被一头猛兽伤着了,只是一些皮外伤,没事的。”

  母亲田珂儿将叶峰拉到一旁,将伤口上的血步撕开,看到那到伤口很大,好像是被什么猛兽的利爪所伤,现在都还淌着鲜血,母亲用一些粘稠的草药糊在了伤口上,很是见效,血立即就被止住了。

  母亲田珂儿其实对草药的见解很多,对治疗一些刀伤皮外伤之类的,她都是可以治疗的,父亲去打猎经常会受伤,每一次都是母亲治疗。但是每一次受伤,小天冷都是会非常的但心。自从上次的那一次的事件后,见到了那只猛兽的实力如此的强大,小天冷更加的担心了。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冒着危险获得食物。

  天边,夕阳落下。夜,很快就黑了下来。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晚饭。饭桌上。

  “爹,娘,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成为堂教的徒弟了,以后,我也会拥有像堂教一样强大的实力。再也不让父亲为了这个家而受伤了,以后,我保护你们。”小天冷小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红红的脸蛋上很是可爱。但是,那眯着的眼睛中却有着一种坚定自信执着的信念。我一定会做到的。

  “什么?冷儿,这是真的吗?”叶峰竟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眼看着小天冷。

  “嗯,是真的啊。怎么了啊?爹。”小天冷问到,没有想到爹会有这么大的反映。

  确认了一下,叶峰的脸上落处了欣慰的笑容。“哈哈,好好好。”

  叶峰紧紧地握了握手,竟然连着说了三声好。他看了看一眼田珂儿,但是田珂儿没有说什么,脸上也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很是平静吃着桌上的饭菜。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叶峰坐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这顿饭吃的没有想象中的哪呢高兴,隐隐约约的小天冷知道,父母好像有着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不过无论是什么事情,你们都放心,因为你们的儿子一定会成为一个男子汉的,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这个‘家’的。一定。

  入夜,小天冷躺在床上,仔细的思考堂教所说的话语。

  “‘凝曦’,以超越自身的极限所获得强大的实力,‘凝曦凝曦’一凝一习之力······”伴着这些不动的话语,小天冷沉沉的睡去。

  曦光照耀,缕缕的柔芒透过万空照射在这座冰雪山脉之上。

  地上到处白雪折射的晶光闪闪,好不漂亮。绿葱葱的树木泛着蓬勃的生命绿枝,,虽然枝头都挂着一条条的冰串,但是你却给这个有白雪冰封的国度添上一种无比奇迷的色彩。枝上,几只鸟儿啼叫,清新的空气让它们痴迷陶醉的欢笑吸吐着。

  清晨,一切都是那么的清静。

  山顶上,两个小孩盘坐于一块大石之上,眼睛微闭,双手相合平于两腿之上,一动不动成打坐的姿势,像是在感悟着什么!

  旁边,一黑衣中年男子迎阳而立,寒风将他黑发吹起,他只是凝望着那初升的朝阳,脸上的表情严肃无比,一双眼睛中充满迷离的色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似是在那里盘坐的久了,其中一个小孩突然动力一动,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哼,废物,这点耐力都没有吗?仔细感悟,‘凝曦’境之所以叫做‘凝曦’境,就是要以初阳曦光之力为引,以初生自然之力使之更易感悟打破自身身体极限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要明白‘凝曦’二字的含义。”一旁的黑衣中年男子大声厉道。

  那名中年男子正是堂教,而那两个小孩子则是叶天冷与落斌,堂教呵斥的正是落斌。

  听到堂教的喝声,落斌立马摆正了自身的姿势,继续感悟着空中的曦光之力。

  虽然是在感悟,可是却感悟不到什么曦光的奥秘,小天冷只是感觉到那阳光打在脸上,很舒服,很温暖,至于其他的,则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感悟出‘凝曦’境的奥秘了。也是,毕竟要感悟的是超出人类极限的力量,岂是说感悟就可以感悟的了的!

  旁边堂教嘴中不断的说着什么,那是在为他们讲解着什么。可是堂教所说的话语却让他们两个迷糊,根本就听不懂,简直是比枯燥的文字还难以理解。

  直到太阳升的好高好高,这种如此折磨人的打坐感悟才结束。曦光之力只有在太阳初升之时才会出现的。

  接下来,便是教他们一些奇怪的动作招式,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那种招式是与平时在习堂中不一样的招式,这种招式更加的复杂繁琐,每一招每一式都奇奥无比,似是连贯,但又似单独的一式,几遍,小天冷都没有将其记住,不过好在落斌的资质还不错,也算是记下来了。

  吩咐了一下,堂教下山了,只留下小天冷与落斌在山上继续练着那繁奥复杂的动作招式。由于上午‘习堂’是由堂教教导,所以上午他们是可以不去习堂的。不过,堂教吩咐了下午由儒师教导的东西对他们也是很有用出,必须得去。

  好长时间。“天冷,我们下山吧?你听,我的肚子都不听话的叫了都。嘻嘻。”一旁落斌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那样子真没事憨态可掬。虽然在小孩子里面算是强壮的了,但是仍然是下孩子,样子真是可爱。

  酷匠网“永`~久r免r‘费.看)3小。说

  正在练习招式的小天冷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竟然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嗯,下山吧,我也是饿了呢。呵呵。”

  下山,在村口小天冷与落斌就分开了,两家的路不同,村子不大,那是对大人们说的,对小孩子们来说,村子其实是很大的,需要走好长的时间才可以到家。

  一路上,小天冷的脑子里都是‘凝曦’二字。似是有着强大的魔力,堂教当时所展现的那种强大的实力充斥这小天冷的内心。

  不知不觉中,小天冷来到了自家的门前,太阳早已经升的好高,今天会来的晚了。看样子,这个时辰早就应该吃完早饭了才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小天冷高兴的跑进去了,这里是‘家’,一个温暖的归宿。

  还没有走进门,就听到屋子里面正在说话的声音,其中好像还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