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摇了摇头,瞪了落斌一眼。自从小天冷在那‘鞭尾狮’的脚下救了落斌之后,落斌就从来没有欺负过小天冷,而且对小天冷是非常的好。从那后他们只是成为了一对好朋友。

  “哎,天冷,你说堂教是什么意思?今天早晨在山顶也没有见到堂教啊!”小女孩走后,落斌问小天冷,对于堂教的意思,还真是搞不懂。

  对于堂教那般强大的实力,小孩子们可是无比的崇敬拜服,成为堂教的徒弟,是他们最最希望的事情,可是······"我也不知道堂教到底是什么意思,大概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堂教可能在考练我们的毅力吧?”堂教的意思是不是这,小天冷也很难说出来,毕竟堂教的意思这群小孩子又怎么能够理解的了的呢,也许真的是考练这群小孩子的毅力的吧。

  “嗯,考验就考验吧,我一定要成为堂教的徒弟。不过那两桶水实在是太重了点,还不知道堂教的考验什么时候才结束呢!”有点失落,落斌说道。

  “好了好了,还是赶紧练你的招式吧。我们听堂教的话,就一直坚持,我相信堂教一定会被我们的毅力打动,收我们为徒弟的。”小天冷也非常希望能够成为堂教的徒弟,可是要想成为堂教的徒弟,可确实是不容易的。

  一天,整整的一天将要过去,堂教没有提及收徒的事情,习堂中早晨提水上山的六个小孩子也没有敢问堂教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样,一天的时间终于过去了。

  时间总是手中握不住的沙,一天天的时间过去。其间有的小孩子又问堂教,可是堂教只是难得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这更加的让人难以寻味。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小天冷就已经起来了,提着水桶向着‘分灵河’走去。他要坚持住,他相信堂教一定会被自己的真心打动的。在‘分水河’旁就遇见了落斌,真的有默契,落斌也是一根筋,坚信堂教一定会被他们的真心所感动的。

  奇怪的是这一次竟然遇到了潘虹妹妹,可是,可把小天冷和落斌给累坏了,好长的时间终于帮小女孩潘虹来到了山顶,本身提着两桶沉甸甸的‘分灵河’中的水就已经是够累的了,现在又要帮助小女孩潘虹,着实将小天冷与落斌给累的不轻。

  第二天,来到山顶的人依然是六个不,只是前一天六个中有一个人没有来,多出的一个是小女孩潘虹。可是依然没有遇到堂教,也不知道堂教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堂教真的是在磨练他们的毅力?

  “啊!,天边···那里好美丽啊!”小女孩一脸的陶醉,被天边日出的美景深深的所陶醉。

  当小女孩潘虹看向东方天际的美景时也是被那美景所震惊,那美丽的景象是在是太漂亮了,那种景象简直是人间至美的景象,惹人陶醉不知归处。

  第三天,提水到山顶的只有三个人,除叶天冷与落斌之外,还有一个小男孩。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从一开始的六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只有小天冷与落斌一直在坚持提水上山,也只有这两个执着的笨蛋在坚持着,可是一直都没有在山上见到堂教的影子。

  其间,小女孩潘虹也是来了几次,可是却没有提水,只是为了看那美丽的景色而已。蹦蹦跳跳的很是可爱。

  S3看;正C版{章@!节●上酷@;匠b网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只有小天冷与落斌还一直在坚信堂教一定会被自己的毅力所打动受自己为徒的,他们为了心中的希望而坚持,为了心中的成为堂教的徒弟而不放弃。一颗坚毅的心,他们相信一定可以打动唐教的,一定会成为堂教的徒弟的。

  一颗幼小坚毅的心时时提醒着他们,一定要成为堂教的徒弟。

  日转离落始归重,彩霞红芒映天虹。

  一念成终奔无复,势为功就气不休。

  “天冷,快点,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这么慢啊?快点,快点。”山顶上,一个小男孩,将手中的水桶放下,对着下方说道。正是落斌,提着手中的水桶健步如飞终于爬上了山顶,丝毫没有像一开始提水爬山时的那种费力。

  “这不就上来了吗!看你走的这么快,都不等等我。”说着又一个小男孩也是提着两个水桶爬了上来。最终不停地埋怨道。这不正是叶天冷!

  此时天上还挂着星星月亮,天边那种蒙蒙的夜色散发着柔和的微光,在这出山顶显得格外的静谧。在此处山顶上,一切都显得安静而美丽。

  就是随着两句话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来人正是叶天冷与落斌,他们每天天不亮就提着水桶爬山,到现在已经都六个月了,整整的半年了。半年里,小天冷与落斌每一天都坚持提水上山,他们一直坚信堂教会被他们的决心所打动,可是一天天过去,时间像沙无情的从指尖滑过。堂教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堂教一直没有出现,从一开始的六个人终于变成了现在的两个人,只剩下了叶天冷与落斌。这么长的时间,堂教一直不出现,早就打破了那几个小孩子的耐心。他们对拜堂教为徒已经失去了希望,在他们看来,只有叶天冷和落斌这两个笨蛋一直坚持提水上山是多么一件愚蠢的事情。

  天边,夜将要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新的一天的晨曦之光。

  红色的光晕开始映红整个天际,新出的朝阳红似火花,每一处都散发着柔和的红芒,好美丽。远望,群山都被映成了红色。高山树木迎着朝阳,背后托起长长的影子,他们争先恐后的朝着朝阳,一缕缕的曦光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漫过了他们身上,照亮每一处地方。

  如此美丽的景象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有的时候天气不好的情况下是根本就看不到这种美丽的景色的。即使小天冷与落斌每天都提着水来到山上,看了无数次这种美丽的景象,到这种美丽的景象再次来临时,他们仍然是陶醉不已,流连于那种美丽欣然的感觉之中不能自拔。

  朝阳升起,红晕变淡,朝阳开始变成白芒,刺眼的光芒开始散发,一缕耀眼的白色光芒从中射出,接着,万霞光照,千丝万缕的耀眼曦光似是得到了指令一样,从朝阳中一涌而出。

  一缕曦光穿过了万空,照耀在了小天冷的脸上,好温暖,极其的舒服。被这柔和的曦光照耀,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轻轻的握拳,好像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将要苏醒的力量像是可以给小天冷无穷的力量一般。每一次被这最先出现的曦光之力照射,小天冷都会出现这种模糊的感觉,是真实又似虚幻。

  模糊的意识中,小天冷体内的东西苏醒,握有强大的力量,开天破地只是挥手即可做到。他渴望得到那种力量,此时的他,嘴角轻轻上扬。虽然身穿着厚厚的兽皮衣服又是显得如此的幼小,但是仍然难以遮掩他那霸绝天下,雄奇伟岸的风姿。仿佛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曦光之力越来越浓,一丝丝的没入到小天冷的身体内。

  感觉过了好长的时间,其实只不过是一小会的时间而已。小天冷便从那种世间我有的感觉中醒转了过来。转眼,看到落斌一脸享受的对着朝阳,曦光越来越亮照耀在他的脸上,不过散发出来的却不在是柔和的曦光了,而是温度有点偏高的阳光了。

  “哎,落斌,走了,太阳都升的老高了。再不走去习堂就要迟到了。”看到落斌还没有从那种陶醉的感觉中回转过来。小天冷推了推落斌开口说道。

  落斌睁了睁眼睛,不过随即就又闭上了眼睛,一脸无比的享受面向朝阳,贪婪的吸着清新的空气。“慌什么啊!这么美丽的景色都不知道好好享受一下,再说了只不过是两桶水,现在凭我们的力气,这两桶水还不是小意思,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提下山去。”

  说这话倒也是真的,毕竟每天都是提着这两桶水上山,都这么长的时间了,身上的力气倒也是增加了不少,再不像头一次提水时那般的费力了。

  “哎呀,快点走了,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堂教可不喜欢迟到的小孩子,当心堂教一怒之下不收我们为徒了,那我们提这么长时间的水不就白提了吗?”看到落斌还不准备走,小天冷吓唬落斌道。

  “呀,是啊!快走快走,可不能迟到了,不然就就成不了堂教的徒弟了。走,快走!”落斌猛地睁开了眼,慌慌张张的抓着水桶就要朝山下跑去。

  “呵呵。”小天冷呵呵一笑,这一招真是百试不爽,每一次都能让落斌快点下山。

  “等等。”

  落斌这就要迈开自己的步子朝着山下走去,可是却被一道声音喊住,已经迈开的右脚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中。这道声音很严肃,很威严,好像很熟悉,从哪里听到过一般。

  落斌缓缓地扭过头来,接着便是一脸的激动狂热。

  “扑通”

  落斌猛地跪地磕头。“请求堂教收我为徒。”

  原来那道声音的主人是堂教啊,难怪落斌的声音会是如此的激动。落斌激动的看着堂教,不过看到叶天冷仍然没有跪下恳求堂教收徒,不由得急道:“天冷,,你不想拜堂教为徒了吗?还不跪下?”

  小天冷曾经救过自己的性命,而且这半年来和他一块提水上山,他的心中早就当小天冷为兄弟了,感情无比的亲溺,他很希望自己和小天冷能够一起拜堂教为徒。但看到小天冷没有恳求拜堂教为徒,落斌心里非常的着急。

  “你难道不想拜我为师吗?”堂教撇了一眼小天冷,看到小天冷没有跪下的意思,堂教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仍然一脸严肃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