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天冷都没有说话,他低着头,在那被猛兽追击面对死亡的时候,那个时候确实是有一种恐惧袭上心头,那是死亡带来的恐惧,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刻上了不可磨灭的一段经历。

  但是在看到堂教出现将那只猛兽给击杀所表现出的那种强大实力,他就知道,实力,强者,就是他所要追寻的。并且,他,一定要变强。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爹娘和弟弟。

  入夜,小天冷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睡不着觉,他的脑海中一直回放着白天堂教伏兽的画面。堂教的那种伟岸强大的身躯,还有那出手的风姿,一遍遍的在叶天冷的脑海中出现。

  夜深,画面在小天冷的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中终于在疲劳中昏昏睡去。

  月光凝芷幂若华,繁星千语影风沙。

  万峰颠顶谁堪重?

  不及穿云一狂情。

  第二天上午,习堂。

  每一个小孩子都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恭恭敬敬的听着前方的堂教在讲解着各种招式动作,虽然听的不是太懂,但是照往常来说要认真的多了。

  小孩子,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希望像堂教一样,拥有强大的实力,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的家,保护好村庄,甚至走出这个大山脉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眼中都闪着狂热,数十道目光都汇集在堂教的身上。

  那种对堂教的尊重,那种对实力的狂热。

  雪如花,狂热似火融化。

  骄阳似火,但在这片封寂的冰雪山脉之中却不显得怎么样,人们依然是穿着厚厚的兽皮衣服。这里的气候冷峻异常,烈阳所散发的温度毕竟抵不上这里的寒冷。常年都是冰雪,到处都是寒冷的白色。

  此时的习堂里与往时的平静安和大不相同,真的是热闹非凡啊。

  “哼哼哈嘿···哼···哈······”

  习堂里的小孩子嘴里喊着,叽叽喳喳的声音都乱作了一团。听着倒是挺卖力气的。

  可以看到习堂中,所有的小孩子都在院子里,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服,兽皮外衣全都脱了去,可是身上的汗水仍然不停的从脸上滑落。身上的唯一一件衣服都被汗水沾湿连在身上,如果拧一下的话肯定会出不少水的。他们好像是在做着打拳的动作似的,可是这群小孩子都不高,幼小的身子打起拳来扭来扭去的,倒挺可爱的。

  “天冷,你说我们两个这么好学认真,堂教一定会收我们为徒的。反正现在堂教不在,我们先休息一下吧?”一个高个强壮的男孩停下手中的动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左右看了看四周,那个样子就像是一个贼似的。向旁边一个个子要矮上一些的小孩说道,正是叶天冷。

  而那个说话的高个男孩则是落斌。自从叶天冷从那只猛兽的脚下救了落斌一次,落斌非常的感激小天冷,不过感谢过多的话也没有多说,大恩不言谢,落斌在习堂中虽然很是霸道,但是他的性格还是不错的。这不,自那之后,与小天冷成为了好朋友。

  “落斌,刚你还说好学认真呢!怎么现在就要休息啊?堂教不在,我们也要自律啊!再说了,这遍招式我还没有练熟悉呢!”小天冷没有停下来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可是说道最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感觉很不好意思。那个招式自己练了很久可还是没有练熟悉,自己实在是太笨了,说出来都有点不好意思。

  “唉,光这个样子练也没啥作用,堂教教的那些招式我都练熟悉了啊,可是我感觉我的实力与力量也没有什么增加啊!你说堂教是怎么变得这么强大的啊?我一定要拜他为师,成为像他那样强大的人。”落斌无奈的叹了一声,看向天边,一脸的憧憬向往。

  小天冷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又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他也非常希望能够成为堂教的徒弟,成为像堂教那般强大的人物。

  “都练得怎么样了啊?都熟悉了吗?”一声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那人一脸严肃,一身黑衣,正是堂教回来了。

  满身汗水的小孩子们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一脸崇拜的看着堂教,眼睛里闪着激动的色彩。就是从上次堂教伏兽,堂教的威猛高达的形象就深深的烙印在了这群小孩子的心里,无不希望能够拥有像堂教那般强大的实力。

  “堂教,您教我们的那些招式我都练熟悉了,可是我没有感觉到实力有所增加啊?堂教,您就收我为徒吧?传授我真正的本事吧?”看到堂教回来,一个小孩子连忙向前磕头跪倒,一脸诚恳的对着堂教说道。说完又朝着地上磕了几个头。

  “堂教,我也练熟悉了,请您收我为徒吧······”

  “我也是,我也练的熟练了,堂教,您就收我为徒吧!我一定不会辱没了您的威名的。”

  “请收我为徒吧······”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小孩子都跪了下来,磕头长拜,恳求堂教收为徒弟。几乎都顾不上擦一下身上的汗水,那是证明他们刚才认真练习的标志。

  堂教听到后,脸上严肃更浓,眉头一皱,似是要发怒了一般。“都给我安静,如此喧哗,成何体统,儒师教导你们的都忘记了吗?习堂内怎可如此吵闹!”

  其实在听到这群小孩子想要拜自己为师的话,堂教也不由的一阵头疼,故此,脸上更加严肃的大声说道。因为这群小孩子里面没有一个资质好的,也就是适合修炼的体质。而自己那天伏兽所展现的实力,那正是是自己修炼得来的。

  可是这群小孩子也真是够执着的,从那天之后就不停的要拜堂教为师,天天缠着堂教。故此,堂教也是无比的头疼,不忍心拒绝,可是要真收他们为徒后那哪有时间和经历一个个的好好教导!再说了,要想拥有那种超越普通人极限的力量,没有一颗强大坚毅的决心是不能够成功的,还有,需要的资源又是一个大问题,这些因素决定这他要不要收徒!

  要想一个办法才行,不是堂教不愿意收这群小孩子为徒,实在是里面的问题因素太多了。

  前方的那群小孩子都跪了下来,都在恳求堂教收为徒弟,但是有一个小孩子却没有跪下来,是叶天冷,汗渍粘连着身上的衣服,他没有去整理一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堂教。其他的小孩子都跪了下来,只有他自己站在小孩子群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不过此时却感觉着有些不协调。

  跪师傅乃是应当,虽然堂教教了自己这么多东西,自己也想要成为他的徒弟,可是,现在都不知道堂教会不会收自己为徒,自己是不会跪下的。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有,心里似是有种高傲的意志在领导着他一般,那种高傲让他此时屈膝不下去。

  “好了,都给我起来,跪在这里成何体统,让想让我收你们为徒也可以。”虽然看到小天冷站着没有跪下,但是也没有生气,只是多看了几眼,反倒有些好奇。堂教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这群小孩子,真是有点调人胃口。

  停了一下,堂教接着说道:“只要你们每天早晨从‘分灵河’中提两桶水到山上去就可以了。记住,在每天的日出时分必须要赶到山上,然后再从山上来习堂。”

  听到堂教不这般说法,这群小孩子们眼中都露出狂热激动之色,恨不得现在就提上两桶水上山,不就是提两桶水,这还不容易?

  他们的村子就在山下,要上山还不容易,只不过是提上两桶水罢了。至于从‘分灵河’中提水,‘分灵河’离村子不过一里多地的距离,也不算远。

  古老的传说,曾经这座冰雪山脉是没有河流,没有流水的,到处都是冰封白雪。直到有一天,现在居住在山脉里的人的祖先来到了这里,当时祖先们的实力无比的强大,说可以开山裂地亦不为过。其中的族长用自己的大能力硬生生的将这座山脉给劈出了一条裂缝,绵延至山脉深处不知将有多么远。

  说也奇怪,那裂缝之下似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浓郁的气息让人们舒爽无比,接着裂缝中涌出了水来,灵秀无比,而且那水在那裂缝中是温和的,并且在这如此寒冷的天气下从来都未曾结过冰,而此裂缝也被人们称之为‘分灵河’。

  自此,‘分灵河’变成了人们吃水的母河,但经过时间更替,万古过去,‘分灵河’演变为一条主干横通冰雪大山脉,这支主干中的水是温的。而又有好多的分流也慢慢的演变出来,但是分流中的水却是凉的,有时候还会结冰。照着那条主流来说,那些分流不过是海中的一道小峡湾,微末之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祖先们强大的实力慢慢的开始变的弱了起来,人们开始从主流中食水到变成从分流中吃水了。

  堂教说完之后变离开了,提两桶水似乎很简单啊!

  “天冷,堂教说的我没有听错吧?只需要提两桶水就可以了?这么简单?对了,你不想拜堂教为师吗?堂教来了你都不跪拜恳求堂教收徒?”落斌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像很是疑惑的朝着小天冷问道。

  小天冷听的一阵头大,你这是问了几个问题啊?不过对于后一个问题,叶天冷也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

  *!酷@匠网首发!

  虽然也觉得堂教说的有点简单,难道堂教是想要收他们为徒弟吗?不过仔细一想开口说到:“不是只有两桶水,而是每一天都是两桶水,而且什么时候收我们为徒还不知道呢?”

  “啊!每一天啊?还不知道要提到什么时候?不对不对,堂教肯定是考练我们的意志,看是不是能够坚持的下去。哈哈,我实在是太聪明了,天冷,你说我聪明不?堂教的意思我都明白了,哈哈哈”落斌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着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也忘记了问叶天冷为什么不跪拜堂教收徒了。其他的小孩子突然听到他的大笑声,还以为他是一个神经病呢!

  小天冷一阵无语,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练自己的招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