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狂热

  此时的天空又下起了雪花,一片一片从空中缓缓而落,在空中旋旋跳起的舞姿,那么的优美,轻轻的打在了那只猛兽的身上,可是转眼就消融了,化作一滴晶莹的水珠从那只猛兽的毛发上滑落。

  “啪”

  一滴轻响,那滴水落在了那只猛兽身下的血泊之中,雪与水都混合在了一起,激起一小片轻微的涟漪。那浓稠的鲜血腥味刺鼻,弥漫在这片空气里,刺激着人们。

  那只猛兽挣扎的从血泊中站起,一身的皮毛都沾染着血渍,皮肉都被砸的绽开了一朵花,可是却是痛苦之花,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上开出的花,那花是那么的鲜艳,那么的好看,最能够体现出这个世界的规则。

  没有实力,只能够被淘汰,只有死亡。

  “吼”

  那只猛兽低吟痛吼,鲜血不停的从它巨大的身上流下,拍打着地上的血水。

  它吃劲的向后挪了一步,看着它身前的堂教,眼睛里面充满了惧怕,它身子弓着,不停的向后挪动着身子,地上留下了一条的血道,那么的鲜艳,那么的残酷。这只猛兽早已是强弩之末,内心深处的恐惧不断的侵袭着他。

  看到猛兽不断向后退,堂教一步一步向前逼去,此时的堂教身上也是破烂不堪,身上的黑袍被撕的破碎,几道巨大的伤口在他背上显得残酷可怕,只不过此时的堂教精力无比的强盛,寒风捶打着他身上破碎的黑袍猎猎作响,此时的堂教可谓是风姿意发,强悍无比。

  “咯吱…咯吱……”

  堂教一步一步的向着那猛兽走过去,脚下踩着雪花咯吱直响,那猛兽则不断的向后挪动。

  被堂教紧逼,那猛兽心中无比的恐惧,它不停的向后退,退了好几步,终于它惧怕的扭过去头,竟然向后跑去,它想要逃跑。

  “哼,孽畜,哪里跑”

  看到那只猛兽想要逃跑,堂教大吼一声,脚步向后一蹬,冲天而起,一跳好高,冲着那只猛兽就追了上去。

  “嘭”

  一声大响,那只猛兽倒飞了出去,由于那猛兽本来就得堂教打的受了很严重的伤,已是强弩之,逃跑的速度自然就很慢,再加上现在堂教才是使出了真正的本事,堂教跳到了那猛兽的前方,狠狠地将那只猛兽踢得翻飞了出去。

  这一次,堂教绝对没有任何的保留,绝对的是用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因为那种气势太强盛了,村子里的村民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气势,带着强烈的破空声,狠狠的朝着那只猛兽踢了过去。

  空中,溅起一道粗粗的血柱。

  那猛兽被踢飞倒在地上,嘴中涌出一股股的猩红的鲜血。痛苦地呻吟声慢慢的变弱。巨大的眼睛也慢慢的开始失去光彩,抽搐的身体慢慢的减弱直至不动。

  终于,那只猛兽死了。

  村子里的人们终于放下心来,不用再担心了,人们都在欢呼,庆祝那只猛兽终于死了。

  这一刻,堂教是村子里的英雄。

  可是还有些人在伤心难过,因为他们的家人死在了那只猛兽的掌下。

  小天冷亲眼目睹着这一切,对于只有七岁的小天冷来说,这场面太过于血腥了,叶峰没有阻止小天冷看到这个场面,因为叶峰知道要想更好的生存下去,就必须要经历这种血腥的过程的,更可况,叶峰不希望小天冷像自己一样碌碌无为的生活一辈子。

  在堂教展示出他那惊人的实力后你,在场的看到堂教伏兽的那些小孩子心里出现一种激动狂热之情,那是对实力的一种狂热之情,那是对强者的一种向往。当然,这种狂热的心情在小天冷的心中更是激起了火花,一定要成为像堂教一样如此厉害的人。

  莫说这些小孩子,就连村子里的大人们也是激动不已。可惜,他们都明白,能够成为像堂教一样如此强大厉害的人,简直是太难了,数百人之中还不一定有上一个呢!因为在他们小的时候也曾上过习堂,深知练就一身如此强大的本事,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场的小孩子眼放精光,看着堂教,那是对强者实力的向往。要不是有着大人们拦着,恐怕这些小孩子都要扑上去了。

  那只猛兽巨大的兽身三丈大小,村子里的人都围了上去,都挺痛恨那只猛兽,虽然那猛兽已经死了,但是村人们仍然有点想冲上去再踹它几脚的冲动,毕竟有村人是被那只猛兽给杀死了。

  可是,堂教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村里的人也都把那愤恨的怒火给压下了,没有上前对那只猛兽的尸体做什么。

  堂教朝着那只猛兽的尸体走了过去,那猛兽的尸体如此之大,堂教多走了几步,在那只猛兽的狰狞的头颅旁边停了下来,虽然那只猛兽已经死了,可是那两颗巨大的獠牙仍然泛着寒光,双眼没有一丝的光彩,但是仍然的狰狞可怕。

  只看到堂教右拳猛的朝着猛兽尸体的头颅砸去,出拳迅速猛烈。像是有着破空的声音丝丝作响,可以知道这一拳的劲道是多么的强烈。

  “嘭”

  鲜血飞溅,迸出好远。那巨大的头颅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堂教的拳头则停在了那头颅之中没有出来,那猛兽的身体刀枪不入,曾经村子里的人用锋利的石器都没有破开它身上的毛皮,可是堂教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所表现的实力简直是非同凡人,因为堂教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极限了。

  堂教的手在那头颅之中没有拔出,来回的摆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突然,那一直都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欣慰,接着他的手从那猛兽的头颅中拔了出来,可是手中却多出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有拳头般大小,呈椭圆状,浑体都是淡淡的透明色,可是周围像是有着一团气体环绕包围着它一样,狂躁霸道的气息在空中胜过了血腥的气息在这空中开始弥漫。透过那团气体看向那个东西,在那透明的东西中,有着一丝丝的水柱状的东西不断的在里面游动,有千万丝之多。那种狂躁霸道的气息倒显得更加的浓郁。

  这时白衣老者儒师走了前去,脸上亦是露出兴奋之色。

  “呵呵,有了这‘鞭尾狮’的‘魔核’,看来童儿悟境会更容易的,童儿天资不凡,村子里的后代怕是都不如他,你可要好好的教导他。”白衣老者儒师对着堂教说道,身后的那个白净小童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脸上的兴奋之色更浓。

  “嗯,放心吧,师···儒师。童儿是我的徒弟,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堂教的话突然终止,像是有着什么话没有说出来似的。不过仅仅是停留了一息,却又说了起来,看了看一旁的小童,眼里尽是充满了期望。

  “师傅,儒师,童儿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的,童儿一定会好好的努力修行,成为一名正真的强者。”那稚嫩的脸上带着坚毅,说出的话那么的自信有力。

  “好了,村子里的事也算是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那鞭尾狮的尾巴不错,拿回去吧。至于还有它身上的毛皮也很是坚固,就留给村子里的人吧,防身还是不错的。”白衣老者儒师看了一眼那只猛兽的尸体,对着堂教说道。

  tb酷匠w网`r首发

  “嗯”

  堂教嗯了一声,走上前去,出掌如风,斩断了那条有手臂粗细的尾巴。

  “此事已毕,大家都回去吧。至于这孽畜的身体就留给村子里了,那皮毛甚是坚固,我想如果是给你们防身的话应该效果不错,就留给你们吧,我们也该回去了。”堂教转身对着村子里人们说道。虽然是一脸的严肃,可是却深受人们尊敬。

  接下来,堂教和儒师还有那小童走了,只剩下村子里的人们了。他们在考虑如何分配那只猛兽的尸体,毕竟村子里多数都是打猎为生,这只猛兽这么的厉害,味道一定不会错的,还有那身上的皮毛,那么的坚固,作为猎人,防身的话将会多出来几分安全。

  村子里的人家二百人左右,也就是四十多户的人家。那只猛兽那么大,倒也是可以分的过来,每一家都应该可以分些兽肉与那兽皮。

  对于将那只猛兽斩杀,村人们虽然痛快,可是仍然高兴不起来,毕竟有人死在了那只猛兽的嘴里。死去的人的家人们陷入了悲伤,那一颗颗的泪珠是对亲人的爱,可是却要天人两隔了。

  亲情,爱,就这样,永远的陷入悲伤。

  “珂儿,我们也回去吧。”叶峰对着田珂开口说道,身上几处伤口还在留着鲜血。但是看到不远处村子里人们那悲痛的样子,心里面倒挺是欣慰的,毕竟自己一家人都没有出事,一脸慈爱的看着妻儿。

  “嗯,走吧,我们回去吧。”田珂一手抱着婴儿叶天悯,一只手心疼的轻轻的抚摸着叶峰的伤口处,眼睛里闪着泪花又看向叶天冷。

  “走了,冷儿。我们回家去。”叶峰摸了摸小天冷的头,呵呵一笑。

  七岁,小天冷现在只有七岁而已,可是这一次,小天冷深深的记在了心里面,眼睛里充满着狂热,那是对强者的一种崇敬之情。他要变强,变得像堂教一样强大。

  七岁,应该是个玩孩,什么都不懂才是,但是小天冷却是个异类吧,不知为什么,他的思想很是成熟,太懂事了。

  对于堂教所表现的非凡实力,不仅仅小天冷心中激动狂热,村子中的小孩子也是非常的激动,那是对实力的一种渴望。

  此时,天色已晚,天边挂起一弯明月,几颗繁星闪烁着光芒,从习后遇到那只猛兽的攻击直到堂教前来将那猛兽击杀到现在,叶天冷明白了一个道理,等待弱者的只有死亡,只有强者才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月光照耀在小天冷的身上,在那幼小的身体上散发着一种光辉,那种对实力狂热的一种光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