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那猛兽从地上站起,一声大吼,声音震天。眼睛瞪的溜圆,愤怒的看着那个将它打倒在地的黑衣堂教。身子向后成弓状,尾巴高高的翘起,其上的鳞片闪着寒光,甚至还有着未干的血迹。看那样子似是马上就要向着堂教发起攻击。

  “嘭……唰……”

  果然,那猛兽向着堂教扑去。其原先所在的位置留下了四个深深的脚掌深坑,可见其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只见那猛兽一头前扑而去,但其尾巴更是朝着堂教甩了过去,这是防止堂教躲避前扑而留下的后手,这畜生莫不是开了灵智,怎的这般聪明!

  “哼,孽畜,不自量力。”只听的堂教一声冷哼,左脚一踏地面,轻轻越起,几片雪花飞舞,恰好躲过了那猛兽的前扑。而后在空中一个翻身,正好躲过甩过来的长尾,闪到了一边。

  那猛兽的两招失效,没有打中堂教,继续扑上去,长长的獠牙带着血腥之气向着堂教咬去。

  可是还不待那猛兽的动作完成,只看到堂教一跃四五丈,抬起自己的拳臂就向着那只猛兽砸了过去。那猛兽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地面上留下巨大脚掌的滑痕。那被砸中的地方留下了一个拳头大的凹坑,鲜血染红了兽皮上的毛发。

  真的是不可思议,一跃竟然有三四丈之高,锋利的石箭和尖叉都不能对那猛兽有半丝的伤害,可是竟然被堂教一拳打的出血,这真的是人所拥有的力量吗?那一拳的力量只怕至少有千斤,不对,恐怕有万斤之重。难道那就是“修练”所得到的力量吗?

  “吼!”

  那猛兽吃同,大吼一声,几乎在被堂教砸中的同时,一条粗长的尾巴狠狠的甩向堂教。

  堂教忙是躲闪,可是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虽然躲了过去,但是仍然被那猛兽尾巴上的鳞片所擦伤,几滴鲜血将身上的衣袖沾湿。

  “孽畜!”

  堂教大喝一声,抢先对着那猛兽发动了攻击,在空中高高的跃起,尽然跳到了那猛兽的身上,左手抓住猛兽身上的毛皮,右手狠狠的向着猛兽的身上砸去。

  堂教的每一拳都很是厉害,那猛兽身上的血越来越多。猛兽被砸的吃痛,奋力的挣扎,尾巴朝着在身上的堂教甩去,堂教不得不被逼了下来。不过在下来之前,狠狠的一脚,将那畜生给踢的倒在了地上,又砸出了一个大坑。

  接着那猛兽站起,身上的毛皮都被打烂,鲜血不断的流出。它大吼一声,朝着堂教扑去。

  一旁,小天冷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中的血色早已经消失,此刻,他的眼睛中冲满了震惊,力量,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实力,是多么的重要。

  叶峰就在他身旁,也是静静地看着场中。不知何时,田珂也来到了小天冷的身旁,满脸心疼的看着小天冷。村子里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女人一般是不会出来的,毕竟男人才是保护村子的力量,女人还可能要拖人们的后腿。

  田珂怀里抱着弟弟叶天悯,脸上带着眼泪看着叶天冷,心里面很是心疼,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他没有办法好好的保护小天冷,他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但是作为母亲的他,宁愿自己受伤也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受到半丝的伤害。可是,却是无能为力。

  “嘭……”

  场中,雪花飞舞,地上大小不一的深坑,预示着大战的激烈。

  此时堂教身上的衣服破烂,很多的伤口都流着鲜血,看起来很是狼狈。不过,那只猛兽更是严重,鲜血染红了身上的皮毛,血肉翻起,看起来很是渗人。

  “儒师,师傅他不会有事吧?”一旁,那个俊逸白净的小童脸上很是着急,面带担忧的朝着一旁的白衣老者说道。

  “呵呵,无妨事,没有想到你师傅的肉身力量已经这么的强大了。放心就可以了,他还不至于被一只魔兽打败,好好看着你师傅如何伏兽。”那白衣老者微微一笑,用手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白衣飘飘,一点担心的样子都没有。

  “哦,知道了,儒师。”小童虽然听儒师那样说,但心里仍然是无比的担忧。

  “畜牲,力气倒真是不小,下面就不陪你玩了。”儒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双手紧紧的握拳。脸上的严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似是他本就如此是的。

  “咻!”

  他说完之后,猛的朝着那猛兽冲去,速度犹如一只离弦的箭,比之前的动作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速度如风,带着破空声急速向前冲去。

  这种速度已经不是常人可以预计中的速度了,比速度早已经超出了人们的视线,场中只留下一道残影,残影不断的消散,最终汇合在了一起,不过这最后的残影却是出现在那只猛兽的身前。

  “看好,这才是你师傅真正的本事。”白衣老着儒师满意的一笑,对着一旁的小童说道。

  “嗯,是,儒师。”小童眼中虽然仍然担忧,但是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师傅与之前气势明显的不同了,此时的堂教气势更强盛了,实力好像更厉害了一样,犹如一只被困住的猛虎解除了禁止一般。

  “轰”

  那猛兽还来不及躲闪,就被堂教的这一拳狠狠的砸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雪花和着泥土纷飞,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深坑。

  其实不是那猛兽的速度慢,来不及躲闪,实在是堂教的那个速度太快了,人们的眼睛都看不出来他是如何出拳击中那只猛兽的。

  “没有想到你师傅竟然将‘裂山拳’与‘影行步’练到了这种程度!呵呵,不错,不错啊,哈哈哈。”那白衣老者儒师似是自言自语,手捋胡须,一脸的欣慰。

  ‘裂山拳’,‘影行步’?虽然自己知道师傅与儒师都不是常人,但是这听起来倒是很厉害的样子,可能是那所修行的厉害功法吧?也许是自己的修行还不够,所以师傅才没有教自己吧!小童摸了摸自己的头,想不通就不想。继续看着场中。

  “吼……”

  那猛兽其实早已经是遍体鳞伤,此时被堂教那重重的一拳砸的飞了出去,身上被砸中的地方深深的出现了一个凹坑。只怕那处身上的骨头早已被砸碎了。此时的它早已是强弩之末,声嘶痛吼着。

  那只猛兽在地上痛苦的嘶鸣挣扎着,身上的伤口随着挣扎的动作不断的泳出鲜红的血液,那血液那么的粘稠,粘连着那猛兽的皮毛一滴一滴的滑落在地上。

  那猛兽痛苦的挣扎着,身上简直可以用破烂不堪来形容,那巨大的伤口看的村里人都不忍直视,太残忍了。一颗善良怜悯的心在村民们的身上不停的跳动,看着那猛兽如此的痛苦可怜,人们很不忍心。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这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强大的实力,有的就只有灭亡。

  应该说不存在着善良怜悯,一切都只不过站在了‘实力’的角度上,没我强大的实力只能成为别人手中的亡灵,没有人会怜悯任何人,你若可怜别人,就要做好成为被别人可怜的那个人的准备。

  小天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睛从始至终就没有眨过,鲜血的血液刺激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像是被那血液映红了一般,黑色慢慢的正在向着红色转变。幼小的身体里好像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只要他下达一个命令,好像那力量就可以被他所使用,那种强大的力量让小天冷不禁把握不住,伸手想要抓住那力量。

  可是前方却是无尽的血色深渊,那里森寒无比,血色成云。模糊的景象让小天冷陷入了一个癫狂的世界,残暴冷血充斥着他幼小的心灵,嗜血占据了他的内心,他渴望得到那种强大的力量,他渴望站在高处,渴望‘杀戮’。

  寒气从小天冷的身上散发,犹如来自九幽深渊一样的森然可怕。

  叶峰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回头摸了一下小天冷的头,由于是站在小天冷的一旁,而小天冷是低着头看着场中的一切,所以叶峰没有看到小天冷那双血红的眼睛,一切都没有异常,一切都没有注意到小天冷的异样。

  小天冷想要得到那种力量,模糊意识景象中的他想要向前迈上一步抓住那强大的力量。他重重的向前迈了一步,可是,迈出的角停留在了空中没有踏下去,像是有着某种禁锢一般,他没有踏下那一步。

  突然一双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好温暖,那模糊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了过来。那双诡异血红的眼睛终于转为了正常。

  一切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他的身上尽是冷汗,虽然不知道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才的景象是不是真的?可是小天冷真的感觉到一种可怕,似乎感觉到有某种力量把他从走向死亡的脚下拉回,他暗暗打了一个冷颤,可是身体像是紧绷了很久似的僵硬的难以活动。

  “滴答…滴答……”

  此刻,这里很是安静,只有那只猛兽身上滴血的身音,看着那只猛兽,简直是惨不忍睹。

  那只猛兽声音低沉的嘶吼着,最终从地上挣扎了起来,可是摇摇晃晃的站的不是很牢,恐怕真的是快不行了。

  鲜红的血液将那一片地方上的泥土个白雪都染的鲜红,让人看的很是渗人。那翻起的肉皮,还有那被砸出的森白兽骨让人头皮发麻。

  村子里的大人们紧紧的捂住那些小孩子的眼睛,但是这一幕仍然让那些小孩子们所看到。这一幕被深深的刻在了小孩子的心里深处。

  n=看,正4_版}章{r节上。*酷"V匠网"p

  当然,最为深刻的,恐怕要数叶天冷了吧!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残酷,要么强大站在实力之上不被别人或是其他的生灵威胁,要么就是在最底层没有实力认人捏杀,要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简直就是妄谈。

  一步九幽深渊朝,千魂万骨血云漂。

  天悯命终悲几落?

  意非风雨吹笛寞。

  天,阴沉着,乌云在飘。地上的血色展露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实力,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基本的准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