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这无边无际的冰雪山脉之中充满着无数的危机,虽然人们可以在这严峻寒冷的天气中生活着,但是物竟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规则是亘古不变的。村子里的人们要想在冰雪山脉中生活,就要接受冰雪山脉的考验。只有自身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更好的生活,一切只不过是为了生活。

  可是生活不易,只有强者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生不易,活下去更是需要更多力量,只有自身的力量更硬,才能更好的生活,所以实力是决定因素。

  擎跃古瞻宇为生,择天应境和瑟鸣。

  千古一曲长生叹,也无风雨也无晴。

  “吼!”

  又是一声大吼,那如狮猛兽此时疯狂异常,对着村子里的人是四处赶杀,奈何村子里的人虽多,但是面对如此凶猛的猛兽,真的是束手无策。

  仅仅是几个瞬间,村子里的好几个人都被那凶兽打成了重伤。

  “咻…咻…咻……”

  村子里人们开始了对这猛兽的进攻,毕竟弱肉强食,不杀掉它,村子里就回有更多的村民会死。

  村子里打猎为生的人有很多,一支又一支的箭不停的射在那只猛兽的身上,箭虽然锋利,但是好像对那猛兽没有半丝的伤害,不知道那猛兽的兽皮竟然如此的坚硬,那可是由利石磨打成的箭尖,非常的锋利,平时村子里打猎都是用这种利箭。可是用这种箭好像对那猛兽没有什么作用。

  看到弓箭对那猛兽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人们不得不拿着手中的利器对付那猛兽,可是那猛兽真的是太强大了,一不小心,就死在它那巨大的脚掌下。

  猛兽不停的追杀着村子里的人,很是凶残,不少的人都受了很重的伤,那猛兽巨大的嘴巴张的很大,张口巨大獠牙见人就咬。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也许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眼睛射瞎了而发怒吧!巨大的脚掌下不知道踩扁了多少村子里的人,尤其是那条如同长鞭一样带着锋利鳞片的尾巴,简直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异常的灵活,那鳞片很是锋利,人们蹭着就伤,简直就是片片锋利的刀子。

  围攻的村民被打退,将那猛兽给围成了一圈。不过却没有再上前攻击那猛兽,毕竟那猛兽太强大了,先前的攻击虽然不能说对那猛兽没有半丝的伤害,但是伤害也不是很大,那家伙身上的兽皮简直就是刀枪不入,让村民无可奈何。

  村民们都很是担心,不知道这一关是否能过,那猛兽强大的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打败的。村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村民不攻击那猛兽,但是那猛兽可不会停下来不攻击村民。那猛兽昂着巨大的头颅,左眼上插着一支箭,血不停地从眼中流出,另一颗眼睛狠狠的瞪着村民们,两颗巨大的獠牙闪着渗人的寒光,狰狞的面孔,好像要将这里所有的村民一个一个的都残忍的吃掉。

  “吼!”

  那猛兽大吼一声接着又向着村民们扑去,村民们与那猛兽又展开了一番厮杀。

  不远处,由于村民们共同对着猛兽攻击,那些小孩子们也都没有了危险,而叶天冷也是躲过了一劫,看着父亲叶峰,叶天冷心里无比的温暖,恐惧不在,安全感因父亲的存在而回来。

  叶峰抱着小天冷,安慰着小天冷,毕竟小天冷才只是个七岁的孩子而已。

  “冷儿,别怕,爹在这里。别怕别怕。”叶峰轻轻摸着小天冷的头,心里很难受。“天冷,在这里好好等着,爹很快回来。”

  说完叶峰转身,加入了村民与猛兽的大战。只有杀了这只猛兽,村子才不会有危险。

  叶天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的,好难受。可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难受。一切都只不过为了生活,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好好的生存下去。是什么?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吧!

  天空,有一朵白云飘过,很美。可是此时的这片地方却在开放着血红的花朵。很红很鲜艳。

  “爹,小心。”

  突然小天冷忽然大喊,原来叶峰被那只猛兽的尾巴甩伤,被狠狠的甩出了很远倒在了地上,身上留下一道巨大的血印,看起来很是惨烈狼狈。

  叶天冷再不顾其他大跑了过去,扶着叶峰,可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天冷,快闪开。”可是叶峰这时更担心了,因为那猛兽已经扑了过来,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咬了下来。叶峰拉着叶天冷就要将他甩开。

  可是叶峰这一拉竟然没有拉动小天冷,心里突然很奇怪,自己一个成年人怎么会拉不动一个只有七岁左右的孩子呢!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看着那猛兽张着血盆大口就要将小天冷吞下去,叶峰使劲的推着小天冷,想要将小天冷给推开一旁,哪怕那猛兽将自己吞下去。可是自己怎么都推不动小天冷,生死忧关之际,急的叶峰是一身的冷汗。

  突然,叶天冷抓住了叶峰推开自己的那双手,稚嫩的小手此时却是像有些无穷的力量,任凭叶峰怎么推他,他都纹丝不动。

  酷iI匠☆网正$R版$(首g发

  一股逼人的寒气突然生起,叶峰心里不由的一冷,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天冷低着头,小手紧紧的攥着叶峰的手掌,意识好像突然模糊了起来,一双澄净黑眼睛突然变成了诡异的红色。一股仿佛出自九幽深渊的寒气蔓延,冰凉刺骨。

  就当那猛兽的血盆大口将要咬住叶天冷的时候,叶天冷猛然转头,一双诡异的血红眼睛闪着冰凉的寒光冷冷看着那只猛兽。无比的摄人心寒,四周的空气好像都被这冰冷诡异的目光冻住了。

  而那只猛兽也是不由的一颤,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好像他面前的再不是一个小孩子,而是一个魔煞,一个让它恐惧的恶魔。它的眼睛里充满了惧怕。

  面对着那双血红的双眼,那猛兽被吓住,不再继续攻击,可就在这一瞬间。

  “轰!”

  突然一个拳头带着破空之声狠狠的砸在了那只猛兽的头上。

  那猛兽本来被叶天冷一双血红的眼睛吓退,不知动作,猛的被一只大拳砸中,也不知道是人的拳头真的厉害,还是猛兽突然间的呆滞不动,那猛兽竟被砸倒在了一边。

  只看到那出拳的主人是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站在那猛兽原先的位置,一只大拳还停在空中,一脸无比的严肃。

  正是“习堂”中的“堂教”。

  村子里一片的狼籍,房屋都被那猛兽撞烂,到处的折木与茅草。尘土飞扬,久久不能散去,地上一个又一个的深坑,都是被那猛兽的脚掌所砸,这只猛兽的力量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超出了平常人的认知。不知道这个大家伙到底是什么种类的猛兽。

  这只猛兽三丈左右,看起来很是厚重凶猛,那两颗巨大的獠牙让人不禁胆寒,那狰狞的面孔让人害怕。尤其是那条粗长的尾巴上一颗颗有着些距离的鳞片闪着寒光,无比的锋利,人们擦着就伤。也不知道那鳞片竟是如此的厉害。

  那猛兽被突然出现的一只大拳猛的砸中,竟被砸倒在了一边,巨大的身体倒地,雪花飞溅,泥土翻飞。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嘶!”

  村子里的人们不由的感到不可思议,堂教的那一拳实在是太厉害了,村子里的男人们都出来了,至少也有六七十人,这么多的人都没有从那只猛兽身上讨得半点好处,反而还有不少村人受了重伤,甚至死在了那畜生之中。所以那畜生实在是太过强大了,那根本就不是人力就可以战胜得了的。对于堂教的那一拳,村子里的人们既惊讶又惊喜。

  虽然村子里的人是知道的,习堂是一个可以改变这冰雪山脉中村子里每一个人的命运的地方。都知道习堂中的堂教与儒师都是非长人也,他们除了教导村子里的孩子们外还负责村子里的安全,所以习堂对于村子来说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地方,而堂与儒师更是让村子里的人们敬重。

  可是那一拳就将那只猛兽打倒仍然让村人们感到不可思议,面对不是人力可敌的猛兽,堂教的那一拳似是超出了人类所知力量的极限。这就是孩子们要学习可以走出这冰雪山脉出人头地的“修练”所拥有的力量吗!

  村子里的人们都是知道的,在这个充满着危机的冰雪大山脉中,若是没有强大的依靠保护是根本就生存不下去的,而村子里的保障,就是习堂了。人们都知道习堂中的堂教是修练之人,实力无比的厉害,但是却不怎么见到过他真正的出过手。

  毕竟,他们能够生存在这里不被深山脉中的野怪凶兽所吞杀,肯定是被着某些保护的。而堂教的一身修练实力,更是最为本质的保护。

  只看到堂教黑袍站在那里,一脸严肃的看着那只凶猛的畜生,一身黑袍随风呼呼作响。随即将拳缓缓收回。一身风姿尽展无遗。

  这一刻,堂教在村人里的眼里显的好高大,人们一颗悬在心上的心中午放了下来,村子终于可以保下来了。毕竟在面对这么强大的猛兽,村子能够保存下来的机会是多么的渺茫。

  “童儿,你要仔细观察,看你师父是如何降了这畜生的?对你的修行是有好处的。”人群中自觉的闪出来一处空地,一位白衣老者样子很是和蔼祥和,对着一旁的一个俊逸的小童说道。

  “嗯,我知道的,儒师。我一定不会辜负师父与您对我的期望的,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修行的。”那俊逸的小童郑重的对着那白衣老者说道,稚嫩的小脸上却充满了坚毅自信的样子。

  那个小童不就是习堂中的那个小童吗!

  那者满意的看着小童,脸上微微一笑,便看向不远出猛兽所在的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