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水,过的如此之快。指尖划过的沙,总是握不住,随风而逝。轻听,那脚步声,留不住,渐渐远去。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叶天冷每天都去习堂。对叶天冷来说,去习堂学习已经是他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了。对于此,叶峰夫妇很是欣慰。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的乖戾上进,当然是无比高兴了。

  对于自己的遗憾,叶峰真的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像自己一样一辈子平平庸庸,碌碌无为。他希望叶天冷以后可以出人头地,走出这片冰雪山脉,看看外面的世界,过上更好的生活。

  而叶天冷的母亲田珂则认为只要叶天冷以后过的幸福就好。望子成龙当然是她所希望的,可是,事事不由人,命运,这个东西又岂是人们可以琢磨的呢。

  小天冷很懂事,与自己的年龄一点都不相符,这一点叶峰与田珂儿都看在眼中,对此很是欣慰。

  月下,叶峰陪着田珂在门口看月。

  岁月催人老,母亲田珂的鬓发间似是有着几根白发,不过怀里抱着小天冷的弟弟,看着小天冷乖乖的样子,还有叶峰温情的目光,她很高兴。

  月满光华,流水吹沙,白了年华。

  轻拾一片落叶,谁堪,忆起昨日鬓发花。

  拈一支花,嗅以残香,最终东逝。

  痴笑,痴笑,余音亦渐消。

  月亮很圆,撒下洁白的光华。繁星点缀着夜空,勾勒出很多美丽的东西,天空很亮,很美。静静地看着,突然感觉到,时间如果只停留在这一刻,那会是多么的美好。可以不去想任何的事情,就这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多么的轻松。在这一刻的风景,胜过了万千的美景良辰。

  习堂,上午是由“堂教”也就是那个看起来很严厉的中年男子,来教小天冷他们的,对于小天冷来说,一上午都是讲了一些非常新奇的东西,并且还让他们做着一些动作,并且说着可以通过这种招式动作可以打的过比自己强壮甚至是好几倍的人或是猛兽。

  对于此,小天冷非常的感兴趣,可是那些招式动作对于小天冷来说真的是好难,不过他相信,只要自己够努力,就一定会有成就的。对于新来的小天冷,堂教还特意说了句“修炼,离你们真的很远”。

  酷o匠H网正版\8首@发

  而下午则是由“儒师”也就是那个老者来教导他们学习,不过下午学的就与上午学的完全的不同了,下午是学习文学的,注重内修己身,礼仪仁德,品行兼修。

  总之,讲了好多好多的大道理,听的那些小孩子们枯燥无味,昏昏欲睡。不过对于没有怎么出过门的小天冷来说,好像对什么都是感兴趣的,不过最先学的还是认识文字。

  似是,那些字很美妙的感觉,每一笔,每一画都是那样的惹他入迷。每一次,他都听的如痴如醉,并且不断的练习。

  来习堂学习已经好长时间了,小天冷还是很开心的,这里有很多的小孩子,小天冷终于是有玩伴了,每天迫不及待的来习堂。

  “呜呜,天冷哥哥,有人欺负我,你帮帮我好不好啊?呜呜。”一个小女孩,双手擦着眼睛跑到了小天冷的身边,带着哭声拉着小天冷的袖子呜咽的说到,好像是受到了欺负似的。

  “怎么了?潘虹妹妹。”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小天冷开口说道。

  其实这个小女孩与小天冷还是有点关系的,父亲叶峰与这个小女孩潘红的父亲关系挺好,小女孩曾经去过小天冷家,所以是认识的。

  习堂中是有很多的自由时间的,小孩子一直学习也是很累的,所以习堂就安排有自由的时间。虽说来的时间不算太长,叶天冷对于习堂的一切也都是熟悉的了。叶天冷也是很喜欢在这里自由的时间,毕竟小孩子的心性就是玩吗。

  “是落斌,他把我的泥偶娃娃抢走了,你帮我要过来好不好?天冷哥哥。呜呜!”话刚刚说完,便又哭了起来。

  “别哭,潘红妹妹,我给你要过来不就是了,如果你再哭的话,我就不给你要了泥偶娃娃了。”听到小女孩又哭了起来,叶天冷的头都要大了,不过好在自己说的这句话有用,这不小女孩听到这句话之后果然就不哭了。

  “天冷哥哥,虹儿乖,虹儿不哭了,天冷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将我的泥偶要过来啊?”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转眼间,小女孩就不再哭了,拉着叶天冷的胳膊说道。

  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的小女孩,一张精致的小脸上,甚至脸上还有着没有被擦干的泪水,叶天冷倒表现的有点成熟老道。无奈的摇了摇头,被小女孩给拉走了。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小泥偶在给周围的小孩子们炫耀着,四周的小孩子都围绕着他,好像都对那小泥偶挺感兴趣的样子,很新奇,不时地摸上一下。

  “就是他,天冷哥哥,你要帮我要过来啊。”小女孩潘虹看到许多的小孩子都在摸着自己心爱的小泥偶,小脸上又露出了不愉快,样子娇滴滴的,似是又快要哭了出来,一双小手拉着叶天冷的小胳膊左摇右甩的,样子倒有点像是在撒娇一样。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潘虹妹妹,一定会将你的泥偶给要过来的。”无奈,胳膊都快要被摇下来了,叶天冷连忙说道。

  看着那个小男孩,那小男孩就是落斌,浑身都被兽皮包裹着,比小天冷要大上两三岁,个头比小天冷要高上一个头,身体像一个小牛犊似的,很是强壮。

  “落斌,那个泥偶不是你的吧,你还是把那泥偶还给潘虹妹妹吧。”叶天冷止步,对着小男孩落斌说道。

  “凭什么,你让我还我就还啊!你算老几,我还没玩够呢,等我玩够了在给你们吧。”只听到那小男孩轻蔑霸道的说着,手上的泥偶不时的被他抛起来,每到快要落地的时候才被他接住。

  “呜呜,天冷哥哥,他坏,他坏,呜呜。”他这一扔不要紧,可把小女孩潘虹给吓坏了,生怕他一不小心没有接住自己心爱的小泥偶,给摔碎了。直接就把小女孩潘虹给吓哭了。

  “落斌,这小泥偶本身就是潘虹妹妹的,你说凭什么?你还是赶紧将那个泥偶还给潘虹妹妹,不然……”看到小女孩又哭了,小天冷很是气愤,这落斌也太坏了,简直就是蛮不讲理,本身就是潘虹妹妹的,还说玩够了再给。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然怎样?告诉堂教我欺负你们吗?我说叶天冷,你们除了会给堂教说还会干什么啊?真是个胆小鬼,有种我们单挑,赢了我的话我就把泥偶还给你们,你敢吗?”那小男孩落斌突然打断了叶天冷的话,一脸看不起小天冷的样子对着叶天冷说道。

  看着落斌那一脸瞧不起自己的样子,叶天冷很是气愤,不就是自己长得瘦弱一点吗,没有他长的要壮要高,有什么了不起的。尤其是他的那副嘴脸,让叶天冷感觉特别的生气。

  “单挑就单挑,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说怎么单挑?赢了可不许赖账啊?”叶天冷心里非常的生气,随口就说了出来。

  对于落斌的那副嘴脸,叶天冷真的是看烦了。不过看着落斌长的这么壮,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忧,自己随他单挑,赢的几率真的不是那么大,不过那也不能弱了自己的志气。

  落斌个子长的又高又壮,在习堂中也很难找出几个像他这么壮的小孩子了。在习堂之中更是像个小霸王似的,许多的小孩子都很害怕他。虽然在习堂中,堂教不允许小孩子们打打闹闹,弄许多的矛盾。可是也没有明确的说小孩子们不许私下的解决一些小矛盾。

  “好,叶天冷,这可是你说的,今天习后我们村头树林决斗,如果你不来的话,泥偶可就没了。另外,那样的话,你,就是一个胆小鬼。哈哈。”落斌抓住落下的泥偶,对着叶天冷呵呵一笑说道。

  “哼。”

  冷哼一声,叶天冷没有再说什么。看来今天习后免不了要和落斌决斗了,可惜潘虹妹妹的泥偶也没有给要过来。

  “天冷哥哥,虹儿不要泥偶了,我们不理落斌这个大坏蛋了,我们还是走吧。”听到落斌要与叶天冷决斗,再看落斌长的比天冷哥哥又高又壮的,小女孩潘虹很担心天冷哥哥会吃亏。

  “哈哈,这么快就要做胆小鬼了吗?”一旁落斌听到后更是大笑一下,样子真是可恨。

  “哼,谁是胆小鬼,习后我一定会到。”真的是很生气,叶天冷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虽然知道自己与落斌决斗赢得几率很小,但是自己的尊严是不容任何人践踏的。人要活的有尊严有志气,如果被别人叫成胆小鬼的话,就真的是没有尊严了。这是父亲叶峰从小就教育自己的,所以无论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输志。

  由于这是自由时间,许多小孩子都在玩耍,不过却由于这件事情都围了起来,都想看看热闹,甚至还有一些小孩子在起哄。

  “干什么干什么?都站在那里干什么吗?我教你们的那些招式不需要练习了啊,真是些没用的家伙,就凭你们这样还想修炼!我看你们永远都都走不出这片山脉,哼,不成器的家伙。”突然,一声严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这时的小孩子们听到这句后全都被吓住了似的,犹如老鼠见到猫一样,慌慌张张的全都跑到各自所在的位置去了。当然叶天冷与落斌也不意外,都对这个堂教很是惧怕。

  只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了门口,一身的黑色衣袍,那衣服不是兽皮衣服,不过看起来那衣服倒很是贵重,很是滑腻保暖,只是不知道是由什么材料制作的。一脸的严肃对着习堂中的这些小孩子吼道。这不正是习堂的“堂教”吗!

  虽然堂教看起来很严肃,其实对任何事情也都非常严肃。教起小孩子们时也是非常的认真负责。好像希望能从这些小孩子中发现一个真正可以修炼的宝贝似的。可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