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那小童便领着叶峰父子走了进去。进入习堂之后才发现原来里面也是非常大,沿着一条小道走去,小道上很干净,积雪早已被扫尽。小道上是由一颗颗的小青圆石头粘连在一起的,都泛着流光,大概是被踏的久了,倒显的古朴生熠。

  小道两旁栽种了一些树木和花草,不过那些花草树木上却没有沾住一片雪花,五颜六色的很是灵秀好看,散发着丝丝的蓬勃清香之气,轻轻呼吸,沁人心脾。

  沿着小道,是几间房子排列,每一间都是由青石筑成,且上面都雕刻着一些祥禽瑞兽,或翔或伏,很是威风。而且窗户上都刻画着祥云,如若升腾。

  他们终于停到了偏向一边的倒数第一间房子门前,那里很安静祥和,似是有着一股股非常柔和的气息在空中弥漫。

  行云舞字金额匾,石雕刻凰气恢宏。

  流光古道朴生熠,勃香腾云雅儒熏。

  小童让叶峰父子先在外等候,而后敲了敲门进去了。

  当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烟香从房内传出,闻起来是异常的清甜,小天冷闻着香烟不禁闭上眼睛陶醉了,好好闻。

  不多时,里面突然传出了一到苍老嘶哑的声音:“进来吧。”

  而后小天冷便随着叶峰进了里面,入门,香烟弥漫,气息香美。竟是从一个香炉之中飘出。屋子里干干净净,最引人瞩目的是在一侧有着好多的书本。还有一侧有着好多的或石刻,或木雕,总之好多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倒像是某一样东西。

  整个屋子都是无比的儒雅,庄重。

  “拜见儒师。”叶峰向前一拱手开口道。

  最上前方,一位白发看着坐于上方,一身的白衣如雪,手中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不停的拂着长长的白胡子,眯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看起来好像一位祥和的老者,浑身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辉。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充满了儒气之风范。

  “嗯,这就是你的儿子叶天冷吧?”那看着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对着叶峰说到,只是那只眼睛仍然眯着。而后看向旁边的小天冷。

  “是的,儒师。正是小儿叶天冷。”叶峰忙开口说到,语气很是恭敬尊重。又瞥向一旁的小天冷,没想到小天冷现正在四处乱望,心不在焉的样子,开口斥道“天冷,还不赶快拜见儒师。”

  现在的小天冷正在四处乱看,从小就没怎么出过家门的小天冷对什么都有着强烈的兴趣,看这看那,高兴的不亦乐乎。突然听到了叶峰的声音,赶忙回转了过来,“天冷拜见儒师”。

  这是叶峰在之前交代过的,这个老者是在习堂中教育孩子儒德道礼的,被村里的人尊称为儒师。

  “呵呵,和你当年一样啊,呵呵。”那看着突然微微一笑,看了看小天冷又看着叶峰说到。

  叶峰像是被说道自己的丑事一般,看到小天冷的样子,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那时候在面对这老者的时候不也是和小天冷这般一样吗,对什么东西都是无比的好奇,不由的尴尬一笑。

  接着,叶峰和那老者又是说了很多很多,而小天冷则对着四周又好奇起来,好多的东西自己都没有见到过,真想去好好看看摸摸。可是父亲来时曾吩咐过,要知书达理,懂得礼数。所以自己只好站在那里眼中充满着好奇四处乱看着。

  期间看到父亲叶峰还拿出了一小包像是装着碎石块一样的东西递给了那老者并且还对着老者恭敬客气的说道:“今后一年就麻烦儒师了。”

  而后没有多久小童便领着叶峰和小天冷退了出去。领着他们又去了另一处房子。还没走到那房子门前,便听见一些人打拳练脚的声音,一听人数好像还不算太少呢。

  推来房门,原来里面的人还真不少,只不过都是小孩子罢了,大约要有二十人左右吧,都在五六岁到十一二岁之间。

  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最前方指点着这些小孩子的动作,不时的厉声斥道动作不对,板着一张脸,看样子很是严厉。

  小童跑了过去向那中年男子说了些什么,一会儿就让叶峰领着小天冷走了过去,又是说了一些东西,那男子便看了看叶天冷,便让小天冷也加入了那群小孩子的练拳行列。

  而叶峰则又是叮嘱了一下小天冷,在这里要乖,听那中年男子与那个老者儒师的话,好好学习,和小朋友们要好好相处,等到下午再来接他。

  而那个中年男子被人们称之“堂教”,主要负责这里的修炼之道。这些在这之前叶峰都曾对小天冷说过的。

  这个房子很大,比刚才进入的房子要大上三四倍,很是宽敞。二十左右的小孩子都是在这里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叶天冷是知道的,以后得几年就要在这里度过了,好奇,兴奋,此时占据了他全部的心。

  放心吧,爹,娘,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出人头地,让你们过得更好的。

  酷\'匠$p网!正版d首发#x

  天上,阳光散着温和的气息,暖洋洋的,蓝天上,一朵白玉似是绽放出一张自信美丽的笑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