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一缕阳光洒下。唤醒了万物。新的一天将要开始,空气多么的清新,滋养着一切。

  天空落了一夜的雪花,院子中昨日扫出的一条小道又被雪花所覆盖。满院子都堆积着雪,昨日小男孩堆出的城门和雪人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样子。仿佛也厌倦了这冷寂的生活,沉迷在自己所幻想的梦想不愿醒来了。

  院子中四棵高低不一的树木头上顶着雪帽,似是也抵不过这天气的寒冷。这四棵树是叶峰一家所栽。其中两棵较为高大的树是在叶峰与田珂成为夫妇时所种,也是他们二人的一种见证吧。而那颗要小点的树木是叶峰从山上捡来叶天冷的时候所栽种的。除了这三棵树,还有一棵小树苗栽种在两棵大树的中央与那棵小树并排而立,而那棵小树苗则是为了叶天悯的出生而种。四棵树木立于这寒冷的天气中。两棵大树为其下的两棵小树遮住了大片的积雪,但仍然有很多的雪花堆积在了两棵小树上。

  在这片山脉之中生活,每天都要受着这冷峻的天气。生活确实的不宜。走出这片冰雪山脉是这里每个人的梦想,对于这恶劣的天气,人们都希望过上春暖花开幸福的日子,对于走出这里,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充满了向往。

  炊烟升起,屋子里弥漫着香喷喷的早饭气息。给这片寒冷的天气带来了一丝丝的暖意,将院子里的寒气一扫而没。

  “天冷,今天去习堂要乖啊。在那里好好的学习,和小朋友们要好好相处。知道吗?”叶峰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小天冷说道。那语气中充满着的爱溺和期望。

  “嗯,知道了爹。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小家伙嘴里填满了饭菜,呜呜的说着,小拳头攥的紧紧的。可是嘴里的饭菜太多,说话的时候差一点没有喷出来。那样子甚是滑稽可爱。只不过与他幼小的年龄动作不符的是,一双澄澈的眼睛里确是含着一股子坚定的信念。我会好好学习的,我一定会走出这片山脉,让你们过上幸福的日子的,相信我,爹,娘。心底里,小天冷非常明确自己的目标。

  “我儿子是最棒的,一定会出人头地,走出这片山脉的,哈哈。”虽然看着小天冷的动作有点滑稽,但是叶峰却给了小家伙一个加油的姿势。他相信小天冷会好好在习堂学习的。

  “好了,别光说话,快吃饭,不然饭都凉了。”一旁的田珂照顾好床上的小婴儿,也就是叶天冷的弟弟叶天悯。走过来看了看小天冷,笑了笑,给小天冷又添了一勺饭。

  “嗯,多吃点,只有吃饱饭,才会有强壮的身体。”叶峰深知在这到处冰雪的山脉里,没有一个强壮有力的身体是不行的。说着又给小家伙加了一筷子饭菜。

  “爹,娘,我都吃饱了,再吃的话就要撑了。”小家伙又是满嘴的饭菜,不过看到碗里又多起来的饭菜,一时担心的有点咽不下去。

  “冷儿乖,再吃完这些。”虽然看着小家伙都已经吃饱了,不过现在正是小家伙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当然发育的好。田珂开口哄着小家伙。

  早饭很香很浓。一家人的生活就是这般的平凡快乐。想想,人们所追求的生活是什么,会有这般简单平凡的快乐吗!

  吃过了早饭,叶峰便要领着小家伙去习堂了。

  “习堂”是小孩子学习的地方,一般只有五六岁到十岁之间的小孩。那是一个可以让这片冰雪山脉中的小村中人望子成龙,出人头地走出这片山脉的地方。对于此,那个地方变的圣洁而让人们异常的尊敬。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于此。经过无数代先人的探索常识,沉淀,人们终于通过不断地学习模仿,开创了一种可以让人类自身实力变的异常强大的修炼方法。修炼至极致,甚至可以拥有移山填海,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

  力量,是强者的象征,是每个人类都渴求得到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永远不会变的生存规则。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在世上更好的生活下去。

  面对着强大的凶禽猛兽和无法预知的自然天灾,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显得是如此的渺小,轻易的就被夺去了生存的权利。因此,人类在那种死亡的逼迫下终于创作了那种修炼方法。而自那之后,人类,终于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

  而那所谓的“习堂”,则就是可以有希望接触到那种修炼方法的地方。当然,只是对于一些偏僻的气候恶劣的小村子里。

  于是,习堂,就是成了一个特别让人尊敬的地方。

  山脉中多凶禽猛兽,由于常年冰雪,气候恶劣,要想走出这大山脉看看外面的世界变成了这里无数人们的梦想,但是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只能说是无稽之谈。

  而这个梦想,也是小天冷所向往的,看看外面的天空,呼吸外面的空气,好好感受一下外面的美丽生活。

  怀揣着好多好多的梦想,小天冷跟在叶峰的身后向往着习堂兴奋的跑着。

  路上的积雪很厚,根本就看不到什么路。村子很小也很大,整个村子还不到二百人,倒隔得好远才看的到一户人家。

  积雪被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很美妙。小天冷很不老实,对于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小家伙来说,一切都是好奇的,所以他左瞧瞧,右看看,真是不亦乐乎。

  路不算太长,时间都在小天冷的好奇中悄然而去。终于,他们来到了目的地。

  “习堂”两个鎏金大字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呈现在了二人的眼前,把整个额匾都映成的金色。字笔行云流水,宛若两条游龙一般。额匾高高悬挂于墙门之上,看起来气势无比。

  4`酷%#匠网,*正'版W首》0发◇

  人于那额匾的下方,却突然的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威压,莫名其妙的让人感觉到自己好像渺小的如海中的一滴水,大地中的一粒尘土。金色的光芒四处映射。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鎏金大字像是游龙眼中射出精光,让人惶惶而惊。不由得让人心中起敬拜服。

  小天冷被那种感觉深深的震撼,不由的看着那映成金色的额匾惊住了,好一会才过来。

  再看向四周,让小天冷更好奇的是那习堂的“院墙”。对小天冷来说那是很大很大的,至少比自己家的院子大了好几倍。院墙很高,要有五六个小天冷那么高。院墙都是由青岩石块堆砌而成,甚至连石块相连的地方都那么的平整,只有细细的一道线缝而已,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一个整体呢,真难想象,这是如何才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而门墙上则刻画着许多的祥禽瑞兽,或舞或伏,栩栩如生。如在人眼前一般。房檐之上则雕刻着龙与凤,龙飞凤舞,宛如升天,龙凤呈祥之意不言而明。

  门前栽种着两棵大树,枝繁叶茂,蒸蒸向阳。

  还有两边有两尊石刻的猛兽,如狮子一般蹲卧着,两颗铜铃般的眼睛摄人心弦,上下两对獠牙闪着寒光,面目狰狞,让人发惧。雕刻的如同真实存在一般,似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从石刻中朴出来。

  站在这里,气势恢宏,庄严肃穆之气不禁让人止步瞻首。

  叶峰上前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个小童,小童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很是俊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