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飘落着点点雪花,像夜中的精灵从空中起舞而落。落花纷纷雪,把这处天地点缀的如此的美幻。

  夜,天气异常寒冷。一处山脉,冰封的雪层冻住了这片天地,晶莹的冰没有根,随眼而望蔓延无边无际。这里,宛如冰封的国度。

  寒冷天气的夜空,没有月,只有几颗残星。只有寂寥无声的漆黑色彩。不过,下方的这处山脉由于冰封亦或是其它的原因,晶莹剔透,整片山脉都是淡淡的冰蓝之色。

  说也奇怪,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这里的花草树木不像想象中的早已落叶枯萎,而是犹如初春一般散发着蓬勃的生命气息,铮铮向荣。只不过在那叶片上都覆盖着一些积雪,有的甚至在枝头结成了一道道的冰串。

  这片山脉很大,大到若是用眼睛去望的话,根本就望不到边际。从空中望去,一层层的树木头顶雪帽,一排排一列列的站在山脉上方,一丝丝的绿色生机与环境不符的弥漫在那每一棵每一株的花草树木间。天蓝色的冰川随着河流像是有着这处山脉的律动一般逶迤蔓延至山脉深处。

  寂月冷星夜空灵,封冰残雪叶峥嵘。

  逶迤河川古难变,破吟九天始称雄。

  寂静的夜中,好像所有的生灵都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这片冰蓝的山脉在这飘雪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安静。

  “轰隆隆……”

  突然,巨响隆隆。天地轻微的动荡了一下。

  在那漆黑的夜空中,天际像是裂开了一般,一道耀眼的光芒撕开了空间,如同一道闪亮的雷电,那裂痕清晰可见,仿佛天要崩开了一般。

  那道光芒好像打开了天际的一扇门一样,那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天际的另一端射入进来的一样。

  漆黑的夜在这一刻被点亮,那道光芒太亮了,仅仅一瞬间,世界如同白天一样明亮,光芒刺眼的如同太阳般。大地上的每一处都被照亮。

  伴随着那道刺眼的光芒,滚滚而来的天地威压四处铺散开来,莫名的压抑此时出现在了每一个生灵的心上。几乎所有的生灵在这一刻都好像感觉到惊惧。

  在那莫名出现的光芒下,这片被冰雪所覆盖的大山脉被照映的晶光闪闪,极其美丽。正在飘落的雪花,眨着亮丽的眼睛扑入这如画的冰雪大片脉。

  天际突然响起的轰隆巨响,震醒了熟睡休息的人们。那声音实在是太响了,震的大地好像都振动了一般。人们惊醒,忙跑出房间,看向天际。

  “啊,那是什么?天…要裂开了吗!”有人震惊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谁大晚上的没事干……”有人刚从自己的房间中走出来,显然,非常生气的被那巨响与莫名的压抑气息所吵醒,可是话说了一半,看到了天际的景象却被惊呆了。

  “天啊!那道光芒这么亮啊,和白天都差不多了。天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哇,好亮啊……”

  …………………………

  天际出现的光芒惊动了所有的人,人们都出来议论着天际边的异象。人们不解,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世界的不同地方都可以看到天际的异象。震惊,疑惑。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天降异象,难道又有绝世人物或是什么惊世宝物要出世了吗?那个时间又快要到了,还是……”低声语到,某一处洞府前,一位白衣老者静静的看着天际,未说完,一双沧桑浑浊的眼睛中突然闪现出异样的光彩。

  “如此现象,是祥瑞还是祸乱将起?不平凡,三千年,又是一番的轮转。古老的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唉。”一山门山,一老者叹着气开口说道。

  “哼哼,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阻挡我的路,无上不朽之路,没有路我也要踏出一条路来。”这是一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人说的,嘴角上扬,对于自己的实力,他无比的自信。他不相信所谓的天降异样就会出现什么绝世的天才来和他争霸无上的不朽之路。

  “师傅,怎么样?您算出来了吗?那天上的异象到底是什么啊?”一名弟子迫不及待的对着前方盘坐着的一位老者问到。

  “天机混沌,祥或祸,不可测,不可言。”那老者开口说道。而后双手背后而立,看着天际不再言语。

  ……在这一刻时间,不少人物都看着天际,说着些让人难以琢磨的话语,深奥莫测,就像知道一些什么秘密一样。

  天际,那道光芒不曾消失,横列在空中的裂纹白芒使人惊怕,这到底要发生什么,不是要毁天灭地世界末日了吧。看着天空的异象没有要消失的样子,还有那突然从心底莫名出现的压抑气息,普通的人们心里不由的一寒这样想到。

  没有多久,天际的那道光芒正在慢慢的收缩减小,将要消失。

  “轰……”

  又是一道巨响,天际那道将要消失的光芒突然又一下涨大了一圈,并且从中迸裂出一点像火星一样的光芒。

  VI更新最8t快上K3酷匠网15

  不过那点像火星一样的光芒一闪而没,脱离了那道光芒消失在了无尽的夜中。由于天际的光芒太亮了,没有人观看到那粒微小的火星光芒。

  “吾儿,父不能佑你,盼好好成长,代父仇。”没有人知道天际的那道光芒到底是什么,在那光芒里,一道非常模糊霸气威严的声音传出,伴着不舍与期望。当然,那道声音细微的如同蚊子嗡嗡一般,没有人会听的到。

  “孩子,娘不在你的身边,你要好好成长。希望…呵…不知能不能逃过此难。”这是一位女子所说的,呜咽的哭泣声里藏着她无尽的伤心难过,到最后却有言却止。当然,这道声音也和那道霸气威严的声音一样出现在天际那道光芒的另一端,在这一端微声如蚊淹没在那天际的轰鸣声里了。

  天际那道光芒的另一端,没有人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天际外,还有像这个世界一样的另一个世界吗?

  四周光芒开始再次的模糊,像是有无数火点的光芒从那道光芒中四处迸射,不过,那只是将要崩散的现象,并不是有火点的光芒要从那道光芒中迸裂出来,而是那道光芒真的要消散了。

  “轰……”

  天地好像再次轻微的动荡了一下,像是关上了一扇沉重的门,那道刺眼的光芒被隐没进去消失不见。世界重新回到了一片漆黑之中。夜,残星几颗,无人理解他们的感伤与寂寞。

  “咻……”

  同一时间,一颗头颅大小的东西如同陨石一般划过了天际重重的落向那片到处满是冰雪的山脉之中。

  奇怪的是,那东西周围像是有着什么气体环绕,遮住了其本身的光芒,融入了黑夜,在这漆黑的夜中悄无声息的降落。

  “嘭……”

  一声清响,那东西砸进了厚厚的雪中,溅起大片的雪花。

  那东西被自身所带的气体所掩盖着,黑气环绕着,根本就看不到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咔嚓……”

  一声很清脆的裂痕声突然从那东西身上传出,接着那东西像是裂开了一样,其上布满了一道道的裂痕,而从那裂痕中射出了彩色的光芒,迸散了周围那黑色的气体,露出了其本身的样子。

  那东西头颅般的大小,看起来如同一块陨石一样,灰黑的色彩,上面凹凸不平,极其的不规则,像是受到过什么攻击一般。

  不过此时,那如陨石般的石头裂纹横列,像是将要碎裂开来。从那裂缝中,缕缕的彩芒射出,异常美丽。

  “咔嚓…咔嚓……”

  清脆的响声不断,那陨石般石头上的裂纹也逐渐的增多,从中射出的彩芒也是越来越多,彩芒氤氲,几乎覆盖了其本身。但最终没能碎裂。

  “咚咚…咚咚……”

  接着,那东西如同一颗心脏一样竟然在不停的跳动,就连那开裂的裂纹也都随之起伏,那彩芒不停的闪烁,显得异常的诡秘。

  漆黑的夜,那彩芒就如同一粒微芒毫不起眼。一叶扁舟,游于汪洋大海,激不起丝毫的波浪。

  清晨,山腰处,遍地冰雪,寒冷异常。一块低凹的雪白冰石之上,一块头颅大小的灰色石头满是裂痕显得与自然环境不符。

  这正是那块从天而降的石头,微光曦曦,竟然不断的从那裂痕中没入。此时,那东西早已没有了彩芒,灰色的毫无光泽,而且裂纹横布,看起来就是一块破石头一样。不过有一点非常的不寻常,不断的起伏跳动如同心脏一般,好像在孕育着什么东西一样。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每一天清晨,最为清澈的曦光,每天夜晚,最为纯净的星月微光,都会被那东西顺着裂缝吸入其中。

  它每天都在采集天地精华,吸食日月之力。

  时间漫漫,转眼已经三个月过去了。那石头般的东西每日都经受着天地日月的洗礼,变得也越来越圆润了,周围的气息也变的越来越浓郁了起来,只不过其表面上的裂缝却越来越大了,随着那东西心脏般跳动但却最终没能碎裂。

  这一日,太阳升起,悬于空中,散发着微微曦光。那东西依旧在吸食天地曦光之力,不过却不像前些时日那般,现在吸食的速度却是缓慢无比,像是吸食饱了一般,且不停的在跳动着,一起一伏。

  表面上的裂纹竟然越来越大,好像真的要碎裂开来了。

  “咔嚓!”

  终于,那陨石般石头的东西终于是碎裂了开来。顺着那裂痕四分五裂,表面石皮般的碎石散落在那低凹的雪白冰石上。

  但是在那里却出现了一小团彩芒,正是那东西碎裂开的结果。虽然只有很小的一团,但是却散发着很自然的气息并且弥漫着一股极其恐怖霸气的力量。

  “吸——”

  轻轻一声吸气的声音,只见那一团彩芒被其中包裹的东西毫无遗留的全部吸食了进去。

  彩芒消失,竟然露出了一个婴儿,白嫩的肌肤,瞪着一双闪闪的眼睛迷茫的看着天空。轻轻的吮了一下小嘴巴,好像是终于吃饱了一样,很是可爱。

  在这冰天雪地里,天空依旧散落着晶莹的小雪花,寒冷,虽然冰冻了这处无边无际大山脉的天气,但却冰封不了那生长在这里的花草树木的蓬勃生机。

  一个刚出生的小生命就这样诞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镖说:

来自天外,未知的一个空间,他的身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