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里喝的烂醉如泥,第二天听姑父说,我是被大厨抬到侧房,浑身就像炸的香嫩鸡柳,简直没有一块骨头。

  还好三姑在医院,早上头痛的厉害,我躺在床上回想三姑夫昨晚说得话,一,我既没杀人又没犯法,是吕伟想害我;二,该赔的钱一分没少,姑父全额赔偿;三,我是不能退学的,寝室还有等着我的兄弟们,大好的青春,我不能就此荒废,我暗暗发誓:再回三中,我要转变,我要变成另外一个刘星。

  下午感觉身体好些,我离开饭店,三中看大门的老大爷远远看到我,平时上课时间,没有当堂老师的假条,你根本别想进出,今天却出乎意料,大爷早早开门,如同迎接贵宾。

  我进入走廊,在门口犹豫好久,想等下去再回教室,可空荡荡的教学楼,我总不能跑厕所躲起来,再说了,我躲什么。

  推开门的一刹那,全班同学顷刻鸦雀无声,空气大约凝固一分钟,大全突然拍桌子喊道:“次奥!星子!你回来了!”

  气的英语老师小英喊道:“你!上后面给我站着听!”

  下课以后,同学蜂拥而至,有得说星子你咋出来的,派出所没给你判刑吗?有得说星子你出名了,你太牛逼了,你现在就是高一的扛把子;有得说星子,你是三中历史上第一个,用物理原理实验酒瓶子的学生,那些本地生还有谁不服。

  人群叽叽喳喳,我脑袋都要炸了,没想到被逼无奈的举动,让我彻底火了,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还有同学说,哪哪班级的女生要找我谈恋爱。

  我只能强颜欢笑,寝室兄弟们知道我所做一切,如果不把吕伟打服,整个寝室都要遭殃,而其中受到的痛苦与三姑的侮辱,只能我一个人默默承受,同时,吕家人狮子大开口,三姑夫又赔了不少钱,这些我都即在心里,我有计划,要一步一步实施。

  何柳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她就像金庸笔下小龙女与赵敏的结合体,有时候她冰冷如山,有时候她神出鬼没,有时候她贵如千金,何柳一句话没说,把这两天所有老师留下的卷子交给我。

  其实我想对何柳说感谢两个字,因为学校对于这次事件,尤其是我,并没有采取极端措施,一来是吕伟动手在先,二来政教处主任大老牛也没找我麻烦,自从上次何柳说能处理大老牛的事,我对她神秘莫测的能力,充满好奇甚至畏惧。

  消息如同水中涟漪,教室门口汇聚了好多围观看热闹的同学,其中有几个高一出了名的混子生,在学校,一届压着一届,像我这种直接一酒瓶子抡倒高二话题人物的,自然成了众人眼中焦点,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带有不可思议的惊讶与佩服,甚至高一里面的几朵班花,也在人群中叽叽喳喳,探起脚尖看看我到底长什么样。

  这是天壤之别的变化,我走到哪,无论食堂,小卖部,寝室,似乎都有认识我的人,而我要做的,就是时刻保持清醒与冷静,知道你的人越多,藏在暗地的威胁就会越大。

  寝室晚上十点熄灯,大全这家伙是寝室中的大泥鳅,总喜欢熄灯之后去别人被窝干偷偷摸摸的事,不是摸摸他的肩膀,就是搂搂别人腰,害得大家睡都睡不好,用大全话说,这叫娱乐,是在培养我们有女友之后的必然套路。

  幸亏我在上铺,这几天也够累的,倒下一会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呼喊我的名字,我有种尿崩,甚至即将尿床的强忍刺痛感,猛然睁开眼,大全拿着手电筒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上铺,吓的我好悬咬到舌头,低声道:“你要吓死人啊!”

  “星子我睡不着。”大全回答。

  “你睡不着,也不能跑我这睡啊,要不你去海龙宇航被窝。”我揉揉眼睛。

  大全拿出一包卷纸,“走陪我去蹲个大号,正好我有事和你说。”

  被大全这么一折腾,我是有种上厕所的欲望,两人推门走进水房,水房内侧是洗手间,后半夜空无一人。

  大全点了只烟,舒气道:“兄弟们都担心你,要给你凑钱,我都准备好给家里打电话了,没想到你小子出来了。”

  这句话听的我很感动,回道,“我也没有办法,吕伟抓着咱们不放,不这样会连累兄弟们,多亏我三姑夫,哎……”我叹口气。

  “没事你别有压力,事都过去了,钱的事回头我给你想办法,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大全说完沉默十几秒。

  “找我什么事,不会又看上哪班的美女了吧?”我询问。

  大全摇摇头,真被我猜中了,不过这次看上的不是别人,是住校女生中出了名的徐子晴。

  不得不说徐子晴很风骚,连我都这么认为,离子烫的长发,有一双勾魂眼,再加上淡红色的唇膏,是青春期的男生都有一种雄性荷尔蒙的冲动,尤其胸部和屁股特别大,这点完全符合大全胃口。

  可是徐子晴处过好几个男朋友,有学霸有混子有校外的还有形形色色之她接触的,想接触她的人,大全除了家里有点钱和身体强壮是优势,剩下没什么能拿得出手,要追徐子晴可不是说笑的。

  “你有计划没,我听说她很难搞。”我问着大全。

  更新}最:快&上c酷匠网

  “越是这样,我才有强烈的欲望,兄弟,这事非你不可。”大全态度十分肯定。

  “非我?怎么?”我疑惑道。

  “你不是暗恋薛梓珊吗,我看就趁着现在,干脆表白算了,你也是高一八班牛逼人物,又是全校轰动的名人,再说,小伙一表人才,薛梓珊不可能不同意。”

  我还没有做好追薛梓珊的打算,现在我没有丝毫成功把握,再说,追她与徐子晴有什么关联。

  大全探着脑袋,“我都观察好了,徐子晴和薛梓珊关系不错,你没看俩人中午总去学校对面的书店和超市嘛,我是这么想的,我想让你接近薛梓珊,如果你成功拿下她,那么徐子晴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闺蜜说话,百分百好使,呵呵,咱俩的幸福就靠你了。”

  我倒是没在意薛梓珊日常细节,嘀咕了一句,“她俩有多亲密?”

  “如胶似漆,女生你还不知道,我估计都能住一被窝,像咱俩一样。”大全随便回答。

  我突然想到外面传言,说薛梓珊是女同,我靠,该不会是真的吧,“糟了!”

  “怎么了?”大全追问。

  “没准她俩在一起了?”

  “在一起?”大全愣住。

  “恩,新危机,我必须出手,看看薛梓珊到底是不是女同!”

  “哎,我次奥!真他吗恶心”大全惨叫出声,吓得我一哆嗦,“怎么了?”

  “玛德!纸被我扣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