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内没有路灯,只有对面照过来的昏黄光线,寝室兄弟们停在原地,慢慢转身。

  我没有太多想法,社会就像动物世界,永远都是弱肉强食,从小我就明白,你越怕事,来的麻烦就越多,你越懦弱,欺负你的人就越狠。

  #酷匠`《网p首发

  十指扣住掌心,我将双拳掐的不能再硬,同时察觉对方人数。

  眼前一共十多人,我们有六个,还有打的资本,我内心有点疑惑:吕伟要找人,也不会这么少吧,难道后援还没有赶到,也难怪,我们跑的太快,体力不好的,还真跟不上。

  吕伟身边有个家伙,轻声低语,吕伟听完抬起头,“刘星,你还太嫩,你一个住校生,你狂什么狂,你也配和我抢女朋友?今天你认输服软,以后离梓珊远远的,我还能轻点揍你。”

  我盯着吕伟,他说这话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如果一个男人,都不敢靠近自己喜欢的女人,被人威胁成这样,还有什么活下去的资本?

  “不可能!”我低沉回应。

  吕伟挠挠头,身边有个大个子像头公牛,快速冲来,我甚至感受到拳头掀起的凉风。

  我顺势后闪,大个子站稳回身就是一脚,身后的垃圾桶瞬间飞出四五米远。

  打不过也要试试,我起码能利用身体灵活性,正在我转身之际,大全不知什么时候从地面捡起垃圾桶,“砰”一声砸在大个子头顶。

  这一下,把吕伟都吓傻了。

  大个子轰然栽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哭,大全拎起垃圾桶,狠道:“下一个是谁,来!来啊!来啊!”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撂倒,大全下马威成功了,吕伟咧着嘴半天没说话,可是他们这伙人一直堵在胡同口,我心里干着急,想寻找机会冲出去。

  我和大全暗中使个眼色,俩人心领神会,大全右手偷偷指向垃圾桶,示意将它扔出去,大伙能冲出去几个就是几个,果真成功,吕伟一伙也会乱了阵脚。

  可计划还没有实施,情况突然发生变化。

  吕伟身边有个小弟叽叽咕咕,说完扭头跑向身后,我只听见有人吹口哨,有人唱歌,甚至还有木头棒子划水泥地的声音。

  人,越聚越多,我心里算是凉透了,吕伟的援军到了,今晚我们寝室兄弟插翅难飞。

  吕伟请来的人外号“掌心刀”,是县城加工厂一代的混子,听说他曾经打架,被片刀贯穿掌心,因此手上留个疤痕,有点像封神榜中比干长大手中的眼睛,看起来挺吓人的,也有人说那都是谣传,就是小时候被烧水壶烫的,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打人不看人的主,吕伟也是下了血本。

  掌心刀足足带了二十多人,天太黑,胡同口漆压压围得水泄不通,海龙宇航还有其他兄弟完全目瞪口呆,大全也掌心冒汗,轻声嘀咕,“星子……待会他们动手,你可护住裤裆,打哪都行,千万不能把那玩意打坏了啊……”

  吕伟站在掌心刀右侧,指着我喊道:“掌哥,就是他,就是这小子抢了我女朋友!替我出口恶气!”

  我这个憋屈,玛德,还是那句话,真抢了我啥话不说,可老子压根八字没一撇,连薛梓珊一根汗毛都没碰,结果,被吕伟今晚堵在胡同,此乃天意。

  掌心刀向地面吐了口痰,冷道:“小猫崽子,我教训教训就好了,来,你过来!”

  我怔了几秒,大全示意别过去,可男人要有担当,何况吕伟冲着我来的,我不能连累兄弟们。

  我慢慢走过去,低声道:“要打,就打我一个人,与他们无关。”

  “小子还挺仗义,那好,冤有头债有主,拿人手短,给我揍!”掌心刀话毕,突然追问一句,“你叫什么名?”

  我用断续的声音,不是害怕,而是搅心的窝火,喊道:“刘……星!我叫刘星!来啊,你们一起上,有种今晚就打死我!来啊,都来!”

  人群鱼贯而出,瞬间将我围到中央,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看到爸爸出现在胡同口,看到妈妈冲出房间,将我深深护住。

  就在此刻,人群后侧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叫,一刹那,即遥远,又清晰。

  “都住手!刘星?哪个刘星?让我看看!”

  人群被女人声震住,我立刻抬头,是乔琪,乔琪站在面前,她是我没有血缘关系,三姑的女儿。

  “你们谁他吗都打?刘星,刘星是我弟弟!谁敢动一个手指头试试,我乔琪劈了他!”乔琪像头发了狂的母狮子,转身对掌心刀说道:“你行,让我看热闹,原来拿我弟弟开刀,你狠!”

  掌心刀彻底懵圈,挤了挤眼角,糊涂道:“你……你……你弟弟?真的假的?这小子是你弟弟。”

  “我有必要骗你吗?”乔琪反问。

  发现问题的吕伟,不可思议的呆若木鸡,不过还是回过神,在掌心刀耳畔低语。

  掌心刀现在骑虎难下,不用说,他一方面收了钱,一方面和乔琪有点关系,否则怎么能带乔琪看热闹。

  僵持之下,掌心刀锁紧眉头,对吕伟说道:“我看不如这样,让这小子给你赔礼道歉,事就过去了。”

  吕伟张着嘴,回应,“就……赔礼道歉?掌哥,我女朋友啊!何况你还收……”

  乔琪拦在我身前,“被人抢了女友是你自己没本事,不看看你长的熊样!”

  吕伟没有说话,掌心刀考虑再三,狠下心道:“他即使是你弟弟,也必须赔礼道歉,我也有苦衷,你知道的。”说完,掌心刀要拽我过来。

  乔琪立刻上前几步,将我扯到另一侧,掌心刀扑了空,加上那么多小弟瞧着,突然发力推开乔琪。

  这股寸劲,让乔琪立即失去平衡,退后几步脚下没站稳,狠狠栽倒。

  乔琪一动不动了,现场所有人死死盯着看,掌心刀火速下蹲,发现乔琪后脑碰到一块石头,血,在漆黑的月色下,更加殷红。

  我推开慌乱的掌心刀,抱起乔琪冲出人群,又跑了十几米,拦住出租车飞奔县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