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中学在县城西北街,由于三中没有那么大的体育场,所以很多体队的同学都去一中,尤其是周末,从清晨一直到晚上,全是足球爱好者。

  我上中学时曾经踢过中场,对于足球并不陌生,那会儿小孩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小时候能有个足球篮球,绝对是孩子争相追逐的对象。

  为了拿下这场比赛,我特意要求几名高手,他们是住校生中的佼佼者,其实也和吕伟那伙人交过手,彼此不分上下。

  当天放学,我们匆匆吃过晚饭,迅速赶向一中。来之后操场空旷无人,大家做了些上场之前的热身运动,对于胜利,也是势在必得。

  大全站在场边,低头瞧看手表,嘴里不断嘀咕,“吕伟根本不重视咱们,待会我盯他,我让这孙子球都碰不到。”

  海龙皱皱眉,“吕伟该不会骗咱们,压根他们就不想比赛。”

  “我看不是骗,这小子没准还有阴招,该不会找人……找人揍咱们吧?”宇航插话。

  “他敢!”大全指着操场东北角,“看见那边草丛没,前几个星期我和老乡踢足球,有几个黄毛小子非要赶我们走,我老乡脾气更火爆,上去就要动手,后来为了防止那些人找麻烦,特意藏了些木棒,一会情况有变,大家就往那跑,玩起命来,我看谁不怕!”说完,引得大伙呵呵发笑。

  距离比赛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心里也七上八下,吕伟一伙人真能沉住气,难道他真要耍手段?

  就在我犹豫之际,从一中正门走进五个年轻人,我驻足瞧看,他们并不是吕伟这边的。

  为首的一个也就二十出头,头发染成绚丽紫,嘴里叼着小烟走向球场中心,他们极有可能是为了抢场地。

  绚丽紫停在我身前几米处,吐了口白烟,眯起眼角,问道:“谁是刘星?”

  我心里“咯噔”一下,海龙偷偷拽住我衣角,压低声音道:“别说,别说,这帮人是来找麻烦的。”

  这几天我除了得罪毕洪波,再就是吴晓露和吕伟,不过对面五人,我们十多人,真要动手也不一定吃亏,再说没有弄清事实之前,也不能妄下结论。

  “你找他什么事?”我反问。

  绚丽紫睁大小眼睛,将烟头扔到地面,“我问你谁是刘星,婆婆妈妈的都听不见吗?老子找个人还这么费劲!”

  “兄弟他去厕所了,你……找他有事?”大全说完跑到场边,从衣兜掏出一盒红塔山,点燃递过去。

  绚丽紫点点头,示意还是大全会办事,过了几分,绚丽紫直接问道:“他掉厕所了啊!告诉刘星,有人托我捎个话,让你们不要在一中比赛,非要比,就去光明中学!老子还有事,我是告诉完了,听不听是你们的。”

  “麻烦问下,捎话的是谁?”我急忙追问。

  绚丽紫突然表情严肃,很是恭敬的样子,“是谁你们管不到,不是看在她面子上,我才懒得过来,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哥几个走。”

  绚丽紫走了一半,回头补充一句,“你们不用担心,待会吕伟过来,我告诉他,你们在光明中学。”

  这件事发生的蹊跷,神秘人让我们临时换场地,换,还是不换?

  大全撇撇嘴,“他娘的今天不是黄道吉日啊,早知道就该算算,星子你社会上还认识神秘人?”

  我头摇晃的像拨浪鼓,回头扫了眼一中,四周高耸的护栏如同一排排站岗的金刚,让人感到压抑。

  “走,换!”我立刻催促大家,那时,我忽然蹦出一个想法,一中虽然场地大,但确实封闭,一个大门,只能进不能出;光明中学护栏不算高,并且前后左各有一扇大门,换句话说,就算跳围墙,也绰绰有余,我内心已经隐隐约约有一种不详预感。

  又折腾好一阵,就算比赛之前的小插曲。

  吕伟一伙人赶到光明中学,也累的满头大汗,双方没有交流几句,裁判一声哨响,各自在绿茵草上飞奔。

  比赛途中,双方肢体碰撞激烈,大全和吕伟相互较劲,好几次我在中场组织,给前锋两次单刀机会,可惜都有把握住,相反,吕伟那边毕竟是体育队出身,只用了一次禁区前沿定位球机会,就由一个傻大个顶进去个头球。

  失去比分后,我们加强了防守,时间也在推移,黄昏洒下片片金黄。

  就在下半结束之际,我方前锋用最后的体力长途奔袭,打入扳平比分的进球,那一刻,我高兴的仿佛国足进了世界杯。

  最终结果是一比一,我们捍卫了住校生的尊严,即使面对吕伟等人,也不落下风。

  可事情只用了几分钟,就迅速恶化。

  O更●新,、最0快5-上jL酷H匠网c

  吕伟精心策划了这场比赛,后来我才明白,这事彻彻底底的阴谋,他先是耗费我们所有人的体力,大招就在后面。

  就在散场之际,吕伟突然指着我,冷道:“就你还配和薛梓珊在一起,我呸!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

  吕伟扬起右臂,用力呼喊:“都出来!都出来!只揍刘星寝室的!”

  我大脑只用了零点零一秒的反映时间,转身猛喊:“兄弟们,快跑,从那边围墙跳出去!”

  话音刚落,光明中学正门冲进一批吕伟找来的人,我们玩了命的狂奔,只觉得这辈子再也不想跑。

  大全第一个冲上围墙,还回头骂道:“吕伟你二大爷的!你他吗真是老太太靠墙喝粥,卑鄙(背壁)无耻(无齿)下流,你等着!咱们没完!合计你想趁我们没有体力,往死弄!”

  冲出围墙,吕伟带着手下狗皮膏药一样追,我们跑的街道都是烟尘,由于天色渐黑,我始终没看清吕伟找的什么人,但不用多想,肯定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光明中学后身是居民区,两侧楼房并不利于隐藏,我们不约而同冲向平房。

  可是不熟悉那边的地理位置,跑着跑着又绕回来,只感觉吕伟越来越近,更要命的是冲进死胡同,再想翻墙,除非就是蜘蛛侠了。

  这事一场阴谋,我们成了瓮中之鳖,吕伟一伙喘着粗气堵住胡同,天,也彻底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