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冷饮厅,薛梓珊告诉我,吴晓露这人很刁,凡是得罪过她的女生,几乎都挨过揍,吴家在教育局有关系,学校拿她也没有办法,人家天天不学习,也能保送重点大学。

  这事我有点冲动,假如吴是男的还好办,我总不能和一个女混子大打出手吧,这要是传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凡事小心为妙,我也不想再惹麻烦,但也绝不能再无缘无故让人欺负。

  下午连着上了两节英语课,课间休息,我坐在椅子上,有些走神。

  我现在与何柳几乎不怎么说话,外来人找何柳的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一连开进学校好几辆高级轿车,听说前段时间何柳过生日,选在县城最好酒店,光红包就收了十多万,当然,真假我不清楚,但何柳给我的那种神秘感愈发强烈,我甚至再想,她是不是那个部门的特工卧底,这种人,为什么选择三中。

  我不经意抬头,目光恰好与何柳眼神相对,何柳面无表情,说道:“听说你中午去约会了,现在都谈恋爱,你还能考上名牌大学吗?”

  我强装镇定,进冷饮厅之前,我有意左顾右盼,就是怕被人发现,不是我多出名,而是薛梓珊出名,何柳怎么知道的?见了鬼了。

  “谁告诉你的?”我反问。

  “不需要谁告诉我,我说当时我也在场,你信吗?”何柳毫不经意的笑了笑,我点点头。

  “这你都信!幼稚!”何柳无奈摇摇头,拿出圆珠笔,在白纸上写上一段话:吴晓露,要找你麻烦,你小心点,是他前男友那伙人。

  这句话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安静,吴晓露前男友,也就是追过薛梓珊的,名叫吕伟,是高二本地生,也是校足球队出了名的公子哥。

  除了人长得帅,球技也不错,泡过数不过来的女生,关键吕伟认识高三几个混子,那些人平时在一起打篮球踢足球,没事再出去约约妹子,关系很铁。

  学校对高三生也管不过来,一旦高考结束,毕业证到手,高三混子生一个个恨不得将三中一把火烧了,每年夏天,隔着寝室玻璃,都能听见高三生在深夜马路,鬼哭狼嚎的绝唱,不是摔酒瓶子,就是点火烧教材,我心想:这有多大的仇恨,有这意识,早就把宝岛收复,华夏统一了。

  我第一时间把中午发生在冷饮厅的事告诉寝室兄弟,海龙和宇航撇撇嘴,说一个鸭子也是赶,一群鸭子也是轰,管他什么吕伟吕不韦的,他要是敢动咱们,咱们就和他干。

  大全想了想,回道:“你可长点心吧,吕伟你们不了解他,我有几个高三老乡,说吕伟认识的高三生都是炮子,甚至还有人进过局子,你说说咱们怎么打,这是考验智商的时候。”

  如果吕伟真要找我麻烦,躲是躲不掉的,再说,往哪多,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总会来,我早已下定决定,似乎脑袋里的黑色小恶魔,正逐步将我引向边缘化。

  “吕伟要是动手,我就和他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态度坚定。

  “要不把这事告诉大哥?”海龙问道。

  我摇摇头,这事与大哥无关,万不得已,不能告诉他,我又仔仔细细品味了何柳给我写得纸条,假如何柳知道吴晓露吕伟找我麻烦,按理来说,她应该告诉我事情的严重性,于情于理何柳应该站到我这边,但是何柳没说具体动作,换而言之,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

  但何柳总是出其不意,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寝室兄弟还有其他几个住校生决定这几天集体行动。

  晚上放学,正巧是饭口时间,我们十多人去大食堂,刚刚取完餐盘,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

  我警觉回头,围在窗口的同学慢慢后退,一群人前后拥挤,我隔着很远就听见吴晓露喊我名字。

  我原地不动,死死攥紧餐盘,吴晓露左侧正式吕伟,这家伙差不多一米八五,肌肉健壮。

  此刻食堂形成两道战线,一面是我们在校生,一人手里握着一个餐盘;一面是校体队的本地生,横在餐桌正前方。

  D{酷w匠网首发》

  吕伟直勾勾走到我身前,我神经绷紧,大全他们眼神犀利,似乎战火一触即发。

  吕伟看了我几眼,冷道:“刘星,知道我……是谁吗?”他故意将声音拉长。

  “你是谁,与我无关。”我回答。

  吕伟蹙起眼角盯住我,眼神中带有股股杀气,恨不得将我吓趴在地上。

  我真想一餐盘削他脑袋上,要打就打,不打在这墨墨迹迹,有完没完。

  “你就是薛梓珊男朋友?”吕伟叹口气。

  我那会突然脑袋一热,心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都误会了,直接回答:“是,怎么了?”

  吕伟没有说话,转身坐上餐桌,冷笑道:“瞧给你们吓得,我知道你们寝室茂哥,我怎么能动手,你应该清楚我也追过薛梓珊,梓珊就要同意了,想不到让你小子横插一刀,那好,你敢不敢,和我约架!”

  吕伟也是脸大不害臊,梓珊同意?听到这,我差点笑出声,心说到头来不还是打一场。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干脆回答:“说吧,时间地点,我奉陪到底。”

  “那好。”吕伟起身,“后天放学,去第一中学体育场,我们约一场足球比赛,看看住校生厉害,还是我们牛逼。”

  “次奥!”大全按着餐盘脱口而出,我也跟着暗暗骂道:尼玛的,这么大排场,合计约比赛啊,真尼玛逗比。

  这事算是定下来,并没有发生恶劣事件。

  上晚自习之前,何柳问我,“你答应吕伟去比赛了?”

  我点头,“他话都说那份上了,是在挑衅,是男人必须去。”我顿了几秒,低声问:“你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

  何柳没有回答,而是慢慢抿了抿唇角,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之后拍拍我肩膀,说好好保重,明天见吧。

  我又不是真去战场,搞得如此凝重,可事实呢,已经严重超出想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