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姑家的事我懒得管,甚至听到三姑名字,我心里都犯恶心,再者,我就是想管也没有那种能力,可薛梓珊不清楚我与三姑家的关系,她认为我和乔琪是表兄妹,应该有说话的分量。

  我再三考虑,还是答应下来,晚自习结束,我被薛梓珊叫到门外,寝室的几个哥们,还有班里的女同学一直盯着我看。

  薛梓珊也是三中公认的几大校花,通常校花分两种,一种是温文尔雅,学习型的女学霸,那种女生油盐不进,就是有再多男生追,她们也不放在眼里,人家还想努力学习,考个清华北大啥的;另一种是高高在上,泡了所有帅哥的冷美女,在我眼里,她们处对象就找家里有钱的,那种女生也挺骚的。

  薛梓珊是另一种,追她的男生包括整个高一高二甚至还有即将毕业的高三生,可我没见到过薛梓珊和谁处在一起,有传言说她是女同,反正打死我也不相信,老子暗恋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女同,只不过是不同人不同性格罢了。

  薛梓珊和我说了几句话,她说乔琪想离家出走,原来三姑管的严,可就是这么管,家里这么有钱,乔琪反而更叛逆,喝酒抽烟,玩男人打架,所有混子做的事,乔琪一样没落下,三姑夫根本管不了,三姑忙生意,要管也是揍,乔琪也厌倦了家里的生活,想去省城转转。

  听到这,我心里嘀咕,离家出走才好,我看这个三姑什么反映,但又想想,三姑虽然人品不好,但是三姑夫对我不错,像父亲说得,对你好的人,你要记一辈子,要懂得感恩。还有另一个点,乔琪和我虽然话不多,但她不排斥我,尤其我的身份,所以我点点头,与薛梓珊约好,第二天中午去冷饮厅见面。

  我清楚记得当天乔琪穿了一件深蓝色,带蕾丝花边的小衫,头发烫的大波浪,挎着一个黑色牛皮包,乍一看就是社会人。

  乔琪看到我没有惊讶,靠在椅子上,点了一只红塔山,深深吸几口,说道:“小珊不是你约我吗?怎么刘星也过来了,刚介绍完,你俩就在一起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为了避免尴尬,我急忙摇摇头,乔琪呵呵发笑,“星子你不是外人,我告诉你个秘密,小珊还是个处。”

  “滚蛋!今天不讨论我,刘星找你有话说。”薛梓珊见怪不怪,话题一转。

  我舒了口气,说道:“别去省城了,姑父在家也不容易,再说,你一个女孩去省城多不安全。”

  “安全?没事,省城我也有男朋友,天底下哪有安全的,社会就是这样,只有不安全,才是最大的安全。”乔琪吐了口烟圈。

  我怔了几秒,心说这句话听起来有些道理,那边薛梓珊不停用脚踢我,示意我在说点什么。

  想了半天,我没有蹦出一个字,人要是真下决心,天王老子拦都拦不住。

  气氛多少有点尴尬,乔琪突然指着桌上单子,发笑,“你俩随便点,今天我请客,我就是说说,我怎么能说走就走,不过小珊就你对我好,这么有心,来来来,点,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就这样,三人在包间点了满桌子冷饮,薛梓珊和乔琪聊天,我也插不上话,不过我在暗暗盘算:无论如何,通过这次,我和薛梓珊的关系起码又进一步,万事开头难,况且是追暗恋的女生。

  又过了二十分钟,乔琪有事要先离开,临走时还嘱咐我俩好好聊,男男女女,聊着聊着就能在一起,还说附近就有小旅店,听的我心里直痒痒。

  我像个木头桩子愣在原地,就知道吃冷饮,不是不想聊,是真不知道聊什么。

  最后还是薛梓珊圆场,说下午要上课了,早点回学校,于是两人从包间走出,我想上前开门,哪想到门开之后一下子撞到了外面路人。

  撞到一位女生,确切说是三中出了名的女混子,她就是高二三班的吴晓露。

  =~更新最d,快上@S酷9P匠、网

  吴晓露靠到门后头都不抬骂道:“谁啊,长眼喘气的吗?是不是瞎?”

  我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吴晓露抬头,瞪圆眼睛,左右看了我几秒,点着食指说道:“你,是不是揍了毕洪波的高一住校生?”

  我差点没笑出声,哥什么时候这么出名,消息传的可真快,我没有回答吴晓露。

  吴晓露有一群姐妹,只要谁惹到她们,就是打,要说女生打架,真是母老虎下山,母蛟龙出海,男生打是快活,三下五除二完事,女生打是体力活持久战,据说吴晓露高一时,把对方女生头发都拽了下来,血淋淋的,那个女生住了几个月医院,要不是仗着家里有关系,吴晓露早被开除。

  我看吴晓露没反应,再说她也没被撞坏,转身刚想离开,突然听到吴晓露指着薛梓珊,发狠道:“原来是你,你在这,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又换男人了?我呸!三八!”

  “你再骂一句试试?”薛梓珊回应。

  “呦呦,我提你名道你姓了,你还捡骂?”吴晓露哼了声。

  我瞬间明白俩人有瓜葛,要说她俩的实力,在女生中有得一拼,可这会儿,我体内迸发的雄性荷尔蒙火线飙升,仿佛雄鸟挥动翅膀,保护母鸟。

  “有没有素质,你说谁呢?”我冷声说道。

  吴晓露摇摇头,叹气道:“哎我去,都开始护着了,你俩要合伙欺负我?老娘告诉你,不服就来,熊样。”

  薛梓珊冷笑,一句话让吴晓露鸦雀无声,“你喜欢的男人,天天追我,像哈巴狗一样,我根本就瞧不起,哎,你说贱不贱,你还在这装什么装。”

  吴晓露气的牙根都发酸,换作旁人,这几个女人早就乱战,但对方毕竟是薛梓珊,吴晓露不敢随便动手。

  通过对话,我也缕顺清楚,无非就是吴的男人又去倒追薛梓珊,这件事梓珊根本没当回事,可是吴早早将薛梓珊当作了仇敌,但是我惨啊,我是无辜的,我为了维护男人尊严,无形中又得罪了女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