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有个特点,寝室都是大屋子,足足能住十二人,一共五层楼,兄弟们知道今天要干大事,一个个摩拳擦掌,有大哥罩着,今天不把毕洪波打拉稀,都算我们没本事。

  我们早早来到录像厅,在二楼选了两个好房间,之所以说好,是因为房间对面都是情侣包间,泡妞约会必选之地,坐等着鱼上钩就可以。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大全实在闷的难受,在房间嘀咕,“那小子来不来,眼看都要天黑了,不行发困,要不我去找东西给大伙提提神?”

  海龙追问,“全哥,我肚子饿了,要不你去卖点吃的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等我给你找盘精神食粮。”大全不一会又上楼,拿了一盘光碟,上面的图案都被磨平了,可见这本碟受欢迎的程度,“看就行了啊,都小点声,大哥在隔壁,别让大哥笑话。”

  我闭眼睛都能猜出大全拿的是什么碟,各种男女激烈画面让兄弟们脸蛋发红,心脏哐哐跳,在这么下去没等毕洪波来,我们全都倒下了。

  我起身走向屋门,听到楼梯口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毕洪波,我看看手表,已经快夜里八点,这孙子,害得我们差点在录像厅整整待一天。

  我指了指门外,大全知道我意思,立刻关了电视,几个人准备好木棒原地不动。

  旁边房间也鸦雀无声,想必大哥也察觉毕洪波,又过半小时,海龙低声询问,“啥时候动手,是不是摔杯为号?”

  大全白白眼,“电视看多了吧你,满屋子哪还有杯,等大哥出现,你们就在后面看着就行,动手的事我来。”

  大哥带着他的兄弟走出房门,二十人几乎将走廊堵住,毕洪波房间也不知道放的什么片,也没准和小姑娘亲亲我我呢,传来一阵嬉笑打闹声。

  大全试着推门,大哥点头,好家伙,大全退后几步,加速接上飞腿,“哐当”一声将房门踹开。

  毕洪波在屋里正搂着小姑娘,只看见一扇门轰隆隆砸在屋内,瞬间吓得头发好悬立起来。

  反映几秒,毕洪波呆若木鸡,断断续续道:“茂……茂哥……”

  茂哥是大哥名字,大哥指向我说道:“茂哥也他吗是你叫的吗?认不认识他,这是203寝室的兄弟,你他吗长眼喘气,三中还由不得你出头,打到老子家了。”

  毕洪波外面认识的人是混社会的三钢子,三钢子前两天刚被大哥教训,具体原因我也没问,要说三钢子的能力和大哥不相上下,估是有人暗中帮助大哥。

  毕洪波强装镇定,“茂哥,都是自己人,误会误会……”

  酷《匠.-网唯G(一u正版,其(n他都Q是_V盗8版

  “误你奈奈的会,老子上了你的女人也是误会吗?”大全爆脾气,没等大哥发话,抬腿又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将毕洪波踢到窗台,大哥说:“星子,去,那天他怎么打你,你就怎么打他。”

  话音刚落,毕洪波“嗖”的起身,跨步抱住二楼管道,再往下顺,人可就要跑了。

  大哥冷静喊道:“所有人下去追,大全在上面盯着!”

  大全箭步蹦上床,毕洪波顺着管道向下窜,可能是怕大全,一不留神,直接从几米高窗台摔下去。

  大全愣住,喊道:“大哥你们快追!这王八蛋要跑!”

  我们也火速绕到后院,毕洪波满脸煤灰,迈开大步像导弹一样跑。

  不知怎么的,我猛然想到那个三姑,感觉毕洪波就是三姑,我双脚发力,紧紧追在后身。

  追了十分钟,毕洪波脚步放慢,翻着白眼仁停在原地,估计摔的够呛,我站在他身后,毕洪波摊手要说话。

  我过去就是一拳,毕洪波还想还手,我也不是没打过架,只是不想打,顺势用膝盖顶他后腰,“住校生怎么了?你他吗追女生让人家挫,拿我出气,哥就代表住校生,打你这个本地生。”

  我大脑一片空白,就当三姑站在面前,所有的怒火必须宣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开弓没有回头箭,打就一个字,毕洪波缩到墙角,喊什么说什么我不管不问。

  大哥一伙人追上来也要动手,被我拦住,我告诉毕洪波:做人最好低调点,你打我,我就打你,你再打我,老子就弄死你,你要是不服,尽管找人接着干。

  当晚那个酣畅,寝室兄弟晚自习也没去,大哥临走前对我们说,毕洪波要是再找麻烦,你们尽快通知,大全和准备一把小匕首,防止毕洪波这几天再闹事。

  为了安全起见,我也偷偷藏了一把水果刀,那时候年轻,血气方刚,抱着必死决心,准备第二天迎接毕洪波的挑战。

  可事情并不是我所想,几天下来毕洪波没有任何举动,右臂缠着绷带上课,我俩班挨着,下课总能在走廊遇到,我发现毕洪波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带着丝丝恐惧,但他怎么想的我不清楚,这也许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又过了两三天,没有不透风的墙,整个高一都谣传,说毕洪波被我凑了,尤其在住校生中间,他们看到我都带有崇拜的眼神,我无形中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我开始体会到“混子”的丝丝快感。

  更加意想不到的事也发生,我心目中的女神薛梓珊竟然主动和我打招呼,我心底埋藏的爱情萌芽要慢慢长大,不管怎么说,这是绝好的机会。

  那天上晚自习,薛梓珊是本地生,放学回家就可以,可她说找我有事,问我有什么时间,我赶紧说有。

  就这么,我俩做同桌,哪有心情看书,俩个人就拿出笔记本交流,她问我一句,我问她一回,我这人还算幽默,努力的表现自己想留个好印象。

  恋爱这方面我是没有经验,何况又是暗恋,我突然扭头盯着薛梓珊看,她留着到肩膀的短发,笑起来右脸颊有个深深小酒窝,瞬间我就醉了。

  薛梓珊指着笔记本,我回过神瞧看,原来她找我,是为了乔琪的事,这件事,也改变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