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姑家在学校后身,那边都是大大小小的饭馆,除了固定回头客办婚宴的,就剩下我们这些包伙食的住校生。

  包伙食比学校食堂便宜,午饭晚饭加起来一个月才一百多,一百元放到现在什么都不是,那会儿我每月生活费只有三百。

  每次出去吃饭,我都有意绕开三姑家门面,倒是遇到过乔琪几次,乔琪打扮的很性感,很多次走起路都摇晃,喝的微醉。

  乔琪性格像三姑夫,她对我没太多意见,再说我俩根本形同陌路,三姑夫也不算排斥我,但是三姑当家,三姑夫只能听她的。

  中午来到饭店,三姑夫楞住,问我爸,要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又拿这么多东西,你家里也不容易,还是攒钱供小星上大学吧。

  三姑从楼梯走下来,扫了眼我们三,父亲和母亲笑着点头,三姑看了看山货,“去给他们找个屋待会,现在客人多,找个小屋就行。”我心说要不是看在山货面子上,八成都不让我们进屋。

  上楼之后,我陪着父母在小屋待着,三姑夫拿了些瓜子和矿泉水,说店里忙,让我们休息会。

  隔着门还能听见包间酒客喊叫声,我上前要把门关紧,透过门缝看到乔琪聊天。

  再一看,对面正是薛梓珊,也不知怎么的,我心跳加快,这时三姑夫上楼,对乔琪说:“你叔和婶子在屋里,过去打个招呼。”

  “哪个……叔?”乔琪追问。

  “刘星他爸。”三姑夫推开门,我差点被塞到门缝,乔琪,薛梓珊一同向屋里看。

  那一刻我不知犯了什么邪,我觉得自己很丢人,我开始嫌弃父母穿着,尤其是薛梓珊诧异目光。

  乔琪指着我说,“梓……珊,认识吗?”

  薛梓珊怔了几秒,她一定想不到我与乔琪还是亲戚,“知道。”薛梓珊回答。

  乔琪脸上泛着红光,站到好远都能闻到酒气,乔琪上前几步,“我弟弟,只不过不……不熟,从今开始,你俩就……就算认识了。”

  我幻想过一万次与薛梓珊相识的画面,但从没想过此刻场景,薛梓珊点点头,搂着乔琪回到包间。

  一个小时后,三姑夫让厨师作了几道好菜,又拿出好酒给我爸倒满,我实在不想吃这顿饭,但出于礼貌,只能硬坐着不能离开。

  酒过三巡,父亲和三姑夫聊的天南海北,三姑推开门,看到浑身酒气的姑父,还有那瓶好酒,顿时说道:“找你半天,还在这喝,出去帮忙。”

  我心里嘀咕,真是越有钱越抠门,钱还能留着在地下花?

  三姑夫借着酒劲,“一起……坐,聊……聊小时候的事呢,那时小琪才这么高,你……记不记得去林场……爬……爬山。”

  三姑深挑几眼姑父,又望向我,我没有任何表情,父亲让我向三姑问好,我没有说话。

  “就知道喝喝喝,我叫你出去帮忙,你听见了吗?”三姑抬高声音。

  姑父继续与父亲碰杯,三姑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将姑父酒杯夺来,将酒撒满地。

  姑父一时间有些慌乱,“三姑你这是做什么,姑父也没有错。”我替姑父抱不平。

  %+更p新L最:B快h&上◇酷ym匠‘Z网=%

  “我家的事用你管,不喜欢在这,你就出去!”三姑一句话把我噎住。

  “怎么说话呢?小星是外人吗?”姑父站起身。

  “哼外人?他不是外人吗?他根本不是老刘家的人!”三姑盯着我看。

  我指甲扣住掌心,甚至感觉指甲盖嵌入皮肤,无论我生身父母是谁,但是现在的爹娘把握养大,在我心中,他们就是亲生。

  我不想沾光,不想沾三姑一点点光,你至于如此对我吗?我强忍住怒火,起身要走。

  母亲将我拽住,三姑哼了哼,“让他走,能有什么出息,你俩别攒钱了,又不是亲生的,留着自己花。”

  听到这,我再也压抑不住愤怒,“砰”一拳砸在桌面,指着三姑说道:“今天你说的我都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谁也没拦住我,我推门而出,三姑那句话如同耳光,狠狠扇在面们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孤独,绝望,为什么我是这样的命?我暗暗告诉自己,将来一定做个有钱人,我要用钱把三姑的饭店买下来,然后再把房子拆了,还她这记耳光。

  焦头烂额的事还在后面,下午父母就要见教导处主任大老牛,我一个头两个大,寻思去之间把实情告诉父亲,现在来看打架是小事,就怕大老牛背后给我穿小鞋,再说些难听的话,让父母受罪。

  犯难之际,寝室看门大爷敲着房门,说外面有一个女生找我,我问大爷是不是弄错了,大爷说没错,点名就找你。

  我出去一看,原来是何柳,何柳开门见山,告诉我不用担心大老牛这方面,她不会说任何一句关于我的坏话,我半信半疑,不知道何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事到如今,我别无它法,看着何柳认真样子,我暂且相信,只是何柳这个忙不是白帮,她让我答应做一件事,事情具体内容没说,需要我的时候自然告诉我。

  我合计这事起因是她,现在帮忙也是她,有没有点谱,但事已经发生,男人不能拘于小节,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我都答应,何柳离开后,我寻思她身份到底是啥,看来三中内部,有她认识的人,能管住大老牛,估计也就是陈校长了。

  悬着的心终于落地,父母从教导处离开,我询问主任说什么了,大老牛竟然破天荒的表扬我,态度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我对何柳,多少有点小恐惧了。

  送父母去火车站,父亲叮嘱,说姑父给我赔礼道歉了,三姑就是这样人,叫我别忘心里去,以后多去饭店坐坐,姑父给我做好吃的,我装作没事,将父母送上火车。

  当天夜里,我辗转难眠,在家里被三姑瞧不起,在学校又被毕洪波无缘无故揍了一顿,积压在我心头的怒气已经到了极致,既然学校的人认识了我,那就再见识见识,看看我刘星是不是好欺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