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得罪过何柳,同桌好几个月没想到她说出那样的话,搞不明白这个女人想些什么,信封明明被她扔出窗外。

  听到这,毕洪波瞪起眼角,上前几步再次揪住我的校服,他本身体格就壮,我像即将被宰杀的猎物。

  我感觉空气沉闷,教室里,走廊内,任何角落都有围观好事的同学,他们火辣辣的眼睛恨不得也把我吃掉。

  “砰”的一声!

  毕洪波挥拳砸在我胸口,顿时犹如竹签嵌入指甲的疼痛让我眉毛扭曲,我身体快速后退,趔趄躺在桌脚。

  这一拳,炸了锅。

  教室内传出杂乱喊叫,甚至有人再喊:打,再打,洪哥狠狠的打。

  事前显然出乎何柳意料,她确实不了解毕洪波,这人发起彪都敢动刀子,何况现在我就是他的出气筒。

  看热闹的人越多,毕洪波越来劲,拳头打的我瞬间懵掉,感觉回到历史课本中古罗马角斗场,可我,丝毫不敢还手。

  接下来,毕洪波跨腿将我骑住,我本能的护住脑袋。小时候大孩子说我是哑巴,我和他们打架,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我还用脑袋去磕人家的头,后来母亲将他们赶走,把我搂在怀中,生怕我被打傻。

  铁榔头的拳头击中我上半身,自从中学后,我没打过一次架,我只想学习,以此出人头地,我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好孩子。

  可好孩子就该被人欺负吗?被人无缘无故的欺负?被本地生像狗一样打?

  我咬紧牙关,握住拳头,头脑中的那个黑色魔鬼不断低语:打,打,还手打。

  我憋出一股劲生生将毕洪波翻开,毕洪波怔了几秒,嘟囔着:“呀,玛德还挺有劲,行,今天你废了!”说完还想冲过来。

  此刻,海龙和宇航,一人一个架住毕洪波左右胳膊。

  他俩都是我室友,铁哥们,那一刻,我决定这一辈子都交定了。

  “凭什么欺负我们住校生!”海龙质问。

  毕洪波被两人打乱节奏,甩着胳膊道:“住校生?住校生还敢在三中本地装比,一起上!”

  接着,毕洪波带来的小弟三下五除二把海龙宇航按到地面,我顺势右手死死抓住凳子。

  好一会,隐约中人群传来喊叫声,“大老牛来了,大老牛来了,快走!”

  大老牛是教导处主任,五大三粗的比毕洪波还要猛,何况她还是一个女人。

  只要让大老牛抓住,管你是谁,明天上午准保各种通报,在三中,大老牛就是一片天。

  毕洪波带着小弟火速翻过窗台,消失在围栏丁香花内,大老牛风风火火感到教室,只看到受伤的我们三,还有我拎起的凳子。

  ……

  这仇能报吗?我想报,自己没有能力,挨打也是白打,本想事件就这样过去了,可世事难料,这是掀起本地生与住校生之间较量的导火索,不,是为了尊严的火拼。

  第二天正常上早自习,看的出何柳眼中有愧意,我昨晚就发誓了,这种女人压根不是我的菜,永远不是我的菜,离得越远越好。

  何柳主动和我说话,我该干啥就干啥,当她不存在,闷头做卷子。

  何柳将一个小包裹放到面前,我愣了下,里面是些消毒化瘀的药,还有一张折好的信纸。

  一看到信纸,“蹭”的我就怒火中烧,你不是扔别人信纸让我挨揍吗?好,我扔你的信纸,反正你我不在同一世界。

  我抓起信纸,突然真的有拆开看的冲动,何柳紧紧注视,终于,我将信纸扔到何柳面前,用手掌拍了拍胸口,意思哥还能再挨几拳。

  离开教室后都不好意思去食堂吃早饭,没有任何颜面,寝室三人挂彩,课都不想去上。

  犹豫之际,赶上寝室大哥回来取东西。

  a/酷匠~%网l正P版、首:发

  大哥名叫孙茂真,我记得报到那天,大哥潇洒的拎着书包,坐在上铺,对我们几个父母说:“叔叔阿姨放心,我虽然不住寝室,但是从今以后,住203寝室的都是我兄弟,我罩着。”

  家长都以后大哥是三中教职工呢,哪想到是学生,还是高一,也难怪,大哥留级留的像倒带,长的又老,不过三中还有比大哥更牛逼的人,以后慢慢说。

  大哥进屋,看到我们三躺在床上,一人一个盖着被。

  “咋了?不去上课?”大哥问道。

  无声,不好意思说,“都起来。”大哥再说。

  我掀起被,护住脸角,“听说昨晚你们三挨揍了?”

  海龙带上眼镜点点头,大哥喝口水,淡定道:“我就是为了这事回来的,别人寝室我不管,打到203了,毕洪波小崽子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算了大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宇航回答。

  “星子你早就应该还手,住校生怎么了,本地生就这么牛逼?我早想找机会教训毕洪波了。”大哥走到门口,“星子,他打你多少拳,大哥让你加倍还。”

  我说好,但是头有点大,毕洪波倒是不可怕,可怕是他背后社会上的小混混,我不想事闹大,何况毕洪波没有再找我麻烦,想了会儿,跑出寝室,约大哥还有寝室哥们晚上去饭店吃饭,一咬牙一顿脚,大不了不吃早饭我省着点花。

  想的再多,课还要上。

  也没心情听六十多岁语文老师之乎者也的,这老爷子翻译文言文满嘴喷唾沫星,前面几排同学真要撑张伞,但是英语老师小英的课我拖着下巴听,小英是省城师范大学来三中实习的,那些都没用,说白了长的好看。

  第二节下课,要去广场做课间操,望着满眼紫白相间的校服,我没有看下去的任何欲望,那会,校服裤子是死角,勒的很紧,多数同学都去缝纫店改成平角,起码能把鞋盖住,否则脚大男生真像脚踏两只船。

  结束后,突然传来喇叭“吱吱”响声。

  我顿时有种不祥预感,声音是大老牛的,大老牛叽里呱啦的说了好一通,最后话题一转,提到昨晚高一八班打架斗殴事件。

  说完,我真想自燃成小行星,立刻,马上,炸毁教导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